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2章 富贵险中求
    ,!

    这居然是一条大的离奇的巨蟒,看着那庞大的躯体盘绕如同一座肉山一般,简直比电影狂蟒之灾中的巨蟒还要恐怖夸张。

    那盘绕的身躯上,宛若盔甲一般的鳞片,在阴暗月光下闪动着幽暗精铁一般的光芒,而在那肉山之上,一个三角巨头就那样耷拉在其上,头角狰狞……

    虽然闭着眼眸,但是仅仅那庞大身躯的压迫,都让苏灿有种被一道闪电劈中的感觉,从头凉到脚,甚至浑身的血液都好似凝固了一般,让他的身躯僵滞当场,难以挪动分毫。

    许久许久之后,苏灿才好似神魂归位,再次拥有了对身体的掌控。

    苏灿大气都不敢喘,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深怕惊醒了这恐怖的肉山。

    直到躲在一块山石之后,看不到那庞大的肉山,苏灿才深深的吸一口气,以平复心头的心悸……

    老鼠为什么怕猫?难道是因为猫天生克老鼠?

    并不是!

    任何生物见到体型比自己庞大的生物,都会有一种天生的畏惧,并不存在谁克谁这种定律。

    那种食物链顶端的压迫让苏灿许久之后才平复下心头的心悸。

    他在考虑趁着这东西没有苏醒,赶紧撤退,可是鼻端飘来的那缕异香,却让苏灿抬不起脚步。

    这香味简直有毒,毒入骨髓,让他根本难以抗拒。

    苏灿又小心翼翼的伸出脑袋,透过石头的缝隙,目光再次不受控制的落到那枚果实上,最后才不情愿的落到那庞大的肉山之上。

    这肉山明显是守着这枚果实,虽然他没见过这果实,但是就算是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这不是普通的东西,肯定是了不得的天材地宝。

    会不会那些凶兽混斗就是为了这东西?

    苏灿不清楚,不过看着那近在咫尺的果实,他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苏灿计算了一下自己到那棵树的距离,再看了一眼那此刻一直都一动不动的肉山,心中衡量了许久,最终一脸凶狠的咬了咬牙。

    干!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自己如果今天撤退了,以后一定会后悔。

    现在只希望自己的疾风行关键时刻别掉链子。

    苏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此刻的他精神高度集中,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颗透着异香的果实。

    紧接着,躲在假山石后的苏灿身子化作一道幻影,飞速的向着那颗果实掠去……

    近了!

    他甚至已经可以看到那闪动着妖艳红芒的果实表面华丽的斑纹。

    苏灿心中无比激动,而也在这时,那原本如同陷入沉睡的肉山顶那狰狞的头颅上,一对宛若从九幽深处透出的眼眸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睁开……

    苏灿心头一颤,暗道不好,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苏灿一咬牙,依旧没有丝毫停顿的扑向那枚果实!

    “吼!”

    熟悉的吼声震人心魄,这绝对不是蛇类该有的丝丝声。

    而也在这心惊肉跳间,苏灿的手终于抓住了那枚果实,没有任何犹豫的摘下,苏灿之后转身就溜。

    “吼!”

    那凶兽显然没有想到马上就要到嘴的宝贝居然丢了,这让它发狂,腥风呼啸间,一条巨尾撕裂虚空,狠狠的向着化作一道虚影的苏灿抽去。

    苏灿心头一凛,如果被这足要两人合围的尾巴扫中,自己估计会被砸成一滩肉泥吧?

    苏灿凌空而起,堪堪躲开了那横扫而来的巨尾,不过还没有等他松一口气,那黑暗中,突兀的一只鹰爪凌厉的向着他的身子抓来,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如刀芒一般锋利的利爪!

    居然还有凶兽藏在附近偷袭?

    苏灿起先一凛,不过当他看到那利爪的主人时,脸色却是赫然大变。

    因为那居然是那头自己眼中的‘巨蟒’腹部长出来的!

    一瞬间,一道灵光在脑海深处炸开。

    这哪里是巨蟒,这分明是修炼成精的蛟!

    蛟,龙属,无角曰蛟!

    眼看着那鹰爪就要将自己撕裂,苏灿此时可谓是使出了浑身的结束,随手打出一连串迟滞法阵的同时……

    让苏灿松一口气的是自己的迟滞法阵没有让自己失望,哪怕眼前这凶兽恐怖无比,但是那一瞬间,那凌厉的手爪还是出现了停滞。

    苏灿暗喜,哪怕只是一息之间的停滞,足以让苏灿抓会逃脱。

    而也就在苏灿摆脱那巨爪的同时,那鹰爪上的迟滞效果果然只是转息消失,那巨爪凌厉的抓拢,苏灿甚至可以感觉得到那如刀般锋利的爪子撕裂空气发出的音爆声。

    苏灿可谓心惊肉跳,头皮发麻,要知道自己现在的迟滞法阵的效果,哪怕是用在那个龙一老道身上,自问也可以坚持十几息,结果用在这凶兽身上,真的只是转息时间。

    这更是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东西的何其恐怖。

    苏灿此时哪里还敢有丝毫的停顿,头也不回的没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它近乎偷袭的一招居然被夺过了,而那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溜了,而且它的宝贝居然也没了,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令它狂吼连连,那庞大的身子宛若腾云驾雾一般,在这片近乎废墟的宫殿之间横冲直撞,所过之处如同被犁过的地一般,一片狼藉。

    苏灿在宫殿群间逃窜,身后是一片宫殿倒塌的巨响,不过哪怕是那蛟龙气急败坏的咆哮,最起码此刻没有追上来,这让苏灿也是狠狠的松一口气。

    刚才那交手虽然转瞬之间,但是其中的危险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他差点儿就被撕成肉末了。

    不过好在死里逃生,最后貌似收获不菲!

    咆哮声还在继续,逃窜中的苏灿完全可以从那咆哮声中听出愤怒和抓狂,让苏灿莫名的有种快意涌上心头,想到此刻怀里那枚果实,苏灿更是喜上心头。

    而随着这蛟龙的发狂,在这宫殿群的四面,接连响起了阵阵咆哮,而且那咆哮声在飞快的靠近。

    这让苏灿又是心惊肉跳,自己这是捅了马蜂窝了?难道自己怀里这枚果实就是那群凶兽争斗的根源?

    苏灿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可谓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疾风行更是使到了极致……

    而在身后那宫殿群深处,那几头凶兽最终并没有来追他,而混斗没有丝毫征兆的爆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