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0章 绝望
    ,!

    巨猿吧宛若岩石一般的肌肉被那蛟龙缠绕的挤压变形,特别是蛟龙身上长出的利爪,居然在巨猿身上留下一道道恐怖的宛若利刃滑过的伤痕,皮肉翻转,血流如注。

    巨猿发出一声暴怒的巨吼,一双有力的巨手疯狂的撕扯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蛟龙利爪。

    只听着咔嚓一声,那如刀帮锋利的鹰爪居然背后活生生从蛟龙的身躯之上被撕扯下来,场面血腥而惨烈。

    蛟龙吃痛,缠绕在巨猿身上的身躯愈发的收拢,那恐怖的力道让巨猿浑身也是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骨骼挤压的吱呀声,而此时狰狞的三角巨头已经凌厉如风般的向着巨猿的脖颈咬落,而张开的血盆大口间,锋利的牙齿宛若弯刀,闪动着森寒的锋芒。

    巨猿来不及撕扯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蛇躯,一支巨手已经电光火石之间狠狠的钳住蛟龙的脖颈,另一只手狠狠的握拳砸向蛟龙的三角巨头。

    而几乎同时,蛟龙的鹰爪已经在巨猿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腹部一道伤更是几乎要将巨猿开膛破肚。

    这血腥的死拼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深深的震撼着依旧‘挂’在树上的苏灿,而下方,原本凶神恶煞的那群兽,哪怕是领头的那几尊庞然大物,此刻都在簌簌而抖,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凶煞。

    苏灿看着这一猿一蛟翻滚撕扯,打的难解难分,所过之处,更是巨树倒折,心也是活络起来,而目光看着下方那已经显得越发不稳的通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苏灿顾不上浑身撕裂的巨痛,咬牙从树干的人形‘巨坑’中爬出来,而后跳跃下来,落地的瞬间一个前翻滚,你通道已经尽在眼前。

    苏灿心中暗喜,然而就在他准备冲进通道时,一声巨吼,原本跟蛟龙打的难解难分的巨猿居然抽出空,一只巨手一把抓住身侧一头早就被吓傻了的凶兽,如同一个皮球一般,狠狠的砸向自己这边。

    苏灿狼狈的躲开,眼睁睁的看着那‘皮球’砸在了通道上。

    想象中这‘皮球’消失的画面没有出现,反而那凶兽半个身子被砸入通道之后,就歇斯底里的挥舞着手爪挣扎着从那通道出来,苏灿才发现那没入通道的身躯居然已经是森森白骨,好似在那一瞬间,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给啃食了一般。

    而这画面对苏灿而言,何其的熟悉?

    当初他们进入这片秘境通道时,就有人想要浑水摸鱼的进来,结果就是如此下场。

    而紧接着,苏灿眉头皱起,也就是说这群兽没法通过这通道离开这秘境。

    隐隐间,苏灿似抓住了重点,脑中灵光一闪,而也在这时,凌厉的破空声再次传来,这次不是那巨猿抓起的凶兽当武器砸向自己,而是缠绕巨猿的那头蛟龙摆尾间,一只宛若鹰爪一般的爪子向着自己抓来……

    那如刀芒一般的爪子好似能撕裂虚空,让苏灿也是头破发麻。

    要知道这爪子对付那巨猿时,那巨猿钢铁般的身板,在这爪子之下,都如同破布袋似的被割裂,几乎被开膛破肚了,自己**凡胎怎么挡得住?

    苏灿几乎是想都没想,身子一个狼狈的倒地翻滚,堪堪避开了那偷袭的利爪。

    只是如此一来,他所处的位置分明远离了那通道,特别是此刻那通道光芒明灭不定,随时有关闭的可能,这让苏灿也是暗暗心急,他可不想被困在这个秘境之中。

    苏灿发了狠,再次一头扎向那通道,只是他刚刚靠近,那边又有一头倒霉的凶兽被巨猿随手抓着砸了过来,而那蛟龙甚至都暂且停下了和巨猿的拼杀,一条巨尾向着自己这边扫来。

    苏灿头皮发麻,最后还是只能狼狈的躲避开来。

    苏灿心中郁闷的想死,这两头凶兽不是在打架嘛,你丫的好好的打架,为毛分心来盯着自己!

    看着苏灿狼狈的躲开那处通道,巨猿那张丑陋的脸上分明露出了狰狞的杀意,张嘴连连发出咆哮声中,那些原本匍匐在地,簌簌而抖的兽群居然向着苏灿这边涌来,而那几头领头的凶兽更是隐隐阻在了苏灿和那通道之间。

    苏灿急的直冒火,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分明是那巨猿铁了心的要留下自己,如果自己无法离开,自己在对方的地头,自己肯定也活不成了。

    嗡!

    空气一阵波荡,按通道愈发的不稳,好似随时泯灭,苏灿也是急了眼,凶狠的冲向那几头挡住自己前路上的凶兽。

    混战在通道之前展开,事关自己的生死,苏灿也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手中的长剑横劈竖刺,此刻剑身嗡鸣,上面似乎有符文泯灭,每一剑落在挡路的凶兽身上,都会溅起道道雪花,可是这几头凶兽哪怕浑身喷血,可是依旧悍不畏死的阻挡在通道之前。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空气中一声震荡,只见那明灭不定的通道在苏灿绝望的目光中,宛若一面镜子一般碎裂开来,最后化作点点光斑飘散……

    横冲直撞的苏灿呆住了,看着那光点消散的了无踪迹,心瞬间沉入谷底。

    这通道还是消失了……

    一股火焰在苏灿心头沸腾,此刻的他双目充斥着愤怒的盯着眼前这几头凶兽。

    该死,这些怪物都该死!

    苏灿发狂,接着悍不畏死的挥出手中的长剑。

    那长剑剑身那繁复的符文在闪烁,那长剑再次如同活过来一般,好似感受到主人那种滔天的愤怒和无尽的绝望,剑身发出阵阵嗡鸣,紧接着化作一道寒芒锋利无匹的冲向了眼前一头长的像花豹的怪物。

    长剑根本没有任何的受阻,径直破开了那凶兽的脖颈,鲜血如泉涌,知道此事那目光中依旧还残留着凶厉。

    长剑飞回,苏灿一把抓在手中,此刻的他双目猩红,不管不顾的对着那几头凶兽就是发狂的狂劈。

    这凶恶的凶兽在长剑之下,宛若砍瓜切菜,那场面就如同游戏怒切水果一般,每一刀都飞起肉块血雨,不过转瞬之间,那几头原先阻挠苏灿的凶兽已经横尸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