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平衡!
    ,!

    群兽都被苏灿的凶残血腥所摄,面对比他们‘头领’还要恐怖的存在,此时群兽中没有一头凶兽敢撄其锋,那一双双原本透着凶残的双目看向尸堆里的苏灿时,已经透着惊惧和动物世界面对强者那种本能的臣服。

    苏灿没有在意周围气氛的变化,此时双目死死的盯着依旧缠打在一起的一猿一蛟。

    这两头凶兽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因为这两凶兽的阻挠,他也不至于到通道消失最后无法离开。

    苏灿一张俊脸因为愤怒而扭曲,提着剑不管不顾的冲向了两头凶兽,对着那巨猿提剑就砍。

    叮!

    宛若金铁交鸣的声响,那长剑面对先前的几头凶兽可以跟砍瓜切菜一般无往不利,可是落在巨猿的手臂上,居然只留下一道白痕,以及几根粗毛断裂,上面甚至连一丝伤口都没有出现。

    不过即便是没有受伤,但是巨猿还是暴怒,毕竟在它眼中不过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敢对它下手,这是对它的挑衅。

    此刻巨猿发出一声怒吼,一把奋力的挣脱了那蛟龙的纠缠,一只巨手一把拎着蛟龙的脖颈,而后居然把巨大的蛟龙当长鞭一般,狠狠的砸向苏灿。

    苏灿愕然,而后飞快的举剑迎向对方砸来的蛟躯……

    叮!

    又是一声金铁交鸣声,那布满蛟躯的鳞片宛若精铁一般,根本难以破开分毫,这次更是连一丝白痕都没有留下,反而蛟身传来一股难以抗衡的距离,砸的苏灿倒飞而起。

    苏灿脸色微微发白,而人在空中,那被当成‘长鞭’的蛟躯再次向着空中的自己砸来。

    苏灿脸色一凝,接着人在空中身子一扭,疾风行运转,一个诡异的转折,身子堪堪避开了蛟躯,而目光中,只见那蛟躯去势不减,狠狠的砸在一侧那些需要数人合抱的巨树之上。

    那数人合抱的巨树宛若朽木一般,居然被砸的拦腰而断,丛林一片狼藉,而被捏住七寸的蛟龙吃痛的爆吼连连,仅剩的两只爪子发狂的向着巨猿抓去,在巨猿岩石一般的肌肉上留下一道道恐怖的伤痕,但是依旧难以从巨猿的手上挣脱出来。

    血腥气在空中弥漫,此刻四周的兽群早已经远远的散开,而包围圈中,苏灿身子已经落在一处树杈之间,看着下方如同泼皮一般扭打在一起的一猿一蛟。

    巨猿明显占上风,虽然浑身伤痕密闭,但是那蛟却被生生撕扯掉了两只爪子,而且还被那巨猿当成长鞭使。

    这一猿一蛟都威胁着自己的生命,毕竟自己偷了那蛟龙的那枚果实,并且宰了那疑似巨猿儿子的那头猿猴,不过此刻那蛟龙明显处于弱势,出于利益考量,敌人的敌人就是就是朋友原则,苏灿毫不犹豫的把攻击目标定在了巨猿身上,而不是那蛟龙,决不能让巨猿弄死了蛟龙,不然自己也要完,当然,也不能弄死巨猿,不然那蛟龙显然也不会放过自己。

    平衡才是王道。

    只是自己怎么样才能让那巨猿‘痛’一把?

    苏灿目光落向手中的这把得至那习武堂的长剑,此刻的长剑如同复苏了一般,剑身符文流转,神秘莫测。

    甚至体内真元丝丝缕缕的涌入剑身,再从剑身流转己身,那种跟自己气息相连的神秘感觉再次浮上心头,只是还是弱了。

    即便这样,长剑依旧无法劈开那巨猿的血肉。

    既然如此,自己可否加大‘剂量’?

    苏灿意念控制着体内的真元向着剑身涌去,一瞬间,剑身原本闪动着荧荧之光的符文光芒大绽,长剑似乎更加锋芒毕露了。

    苏灿脸上一喜,这样果然有用。

    苏灿冷笑着看向那头巨猿,此刻再次被那蛟龙缠绕,简直机不可失。

    苏灿没有任何犹豫,脚尖一点树干,身子已经凌空飞扑向那巨猿,同时手中长剑根本不讲究章法的砍向对方的臂膀。

    嗤……

    宛若长剑滑过布匹的声响,让苏灿一喜,只见长剑这次在巨猿身上终于留下了伤口,虽然只是浅浅的一道伤,但是最起码自己想的没错,自己这把手中的长剑还有潜力可挖。

    “吼。”巨猿吃痛咆哮,一只手带着呼呼风声,向着苏灿抓来。

    那蛟龙显然也看出了此刻的处境,居然一甩巨尾,并没有攻击苏灿,而是挡住了那巨猿砸向苏灿的那只巨手。

    苏灿一喜,看样子这畜生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在跟自己临时结成同盟。

    苏灿翻身滚开老远,体内的真元更是源源不断的涌向长剑,长剑剑身光芒更甚,简直如同是一节荧光灯一般。

    苏灿正准备再冲上去砍,却在这时,脑海深处突然一声嗡鸣。

    只是一瞬间,脑海深处那静滞的符文在这一刻足一亮起,而后似受到了召唤,一缕缕真元源源不断的流转而出,而后涌入长剑。

    这一刻,原本宛若荧光灯一般的长剑赫然剑芒吞吐,好似已经脱剑而出,而苏灿感觉从剑身上传来一股无匹的感觉。

    苏灿先是愕然,接着毫不犹豫的冲上前,长剑再次劈出……

    噗!

    相比先前利刃撕破布匹的声音,此刻这声音就如同长剑劈开麻袋的声响,而此刻长剑过处,巨猿那胸膛之上一道数尺长的伤口宛若犁地一般,白肉翻转,血水滚涌,而期间依稀已经露出了森白的肋骨……

    “嗷!”巨猿发出震天的咆哮,那一张脸愤怒的扭曲,而双目之中此刻居然已经带上了一丝惊惧之色。

    苏灿一击得力,心中狂喜,长剑再次砍向巨猿。

    长剑如同切麻袋一般,摧枯拉朽般滑过巨猿的臂膀,再次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巨猿无比暴躁,却难以挣脱身上蛟龙的缠绕。

    “嘎嘣!”

    这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蛟龙身躯的收紧中,巨猿的胸膛开始变形,原本强壮无匹的巨猿一瞬间丑陋的大脸都扭曲成一团……

    而同时,那蛟龙终于从巨猿的手中挣脱出来,那三角巨头张开血盆大口,凶狠的落在巨猿的脖颈之上,那如刀一般的獠牙宛若吸血鬼一般,狠狠的刺入巨猿的脖颈。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只是一瞬间,形势逆转,原本占强势上锋的巨猿瞬间处于劣势,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苏灿没有上去补刀,巨猿死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如果巨猿死了,那蛟龙不用说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苏灿眼珠子一转,原本砍向巨猿的长剑一转,狠狠的砸在那蛟龙比水桶还要粗的身躯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