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2章 妖艳果实
    ,!

    原本宛若精铁铠甲般的鳞片这次没有了先前的刀枪不入,长剑所及,直接摧枯拉朽,在蛟躯上留下一道恐怖的剑伤,也几乎将蛟龙拦腰砍断。

    蛟龙发出一声凄厉宛若龙吟的啸声,庞大的身躯因为巨痛而痛苦的痉挛,原本奄奄一息的巨猿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抓住时机双手奋力的挣脱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蛟龙,口鼻喷血的冲了出来,一把抓住蛟龙那处几乎被切开骨头的伤口,粗壮的五指死死的扣入血肉之中,更是让蛟龙吃痛的咆哮连连。

    不过这次蛟龙没有反击巨猿,而是在那一瞬间,凶残的嘴吻狠狠的冲向持剑而立的苏灿,几乎同时,原本争对蛟龙的巨猿同样庞大的身子一跃,刁钻矛头向着苏灿的退路封去。

    双方似乎在一瞬间达成了默契,同时争对苏灿,让苏灿脸色也是大变,这两头原本争的你死我活的一猿一蛟居然在转息之间将矛头指向了自己。

    苏灿几乎来不及细想,身子飞快的一退,堪堪避开蛟龙的巨吻,只是此刻巨猿庞大的身躯已经杀到。

    苏灿手中长剑一扬,迎向了巨猿的腰腹,想要一阻对方。

    只是让苏灿没有想到的是面对长剑,那巨猿居然丝毫没有要躲避的意思,完全悍不畏死的从来,那张丑陋的脸上此刻只有令人心悸的狰狞之色。

    剑刃没有丝毫阻隔的刺入巨猿的小腹,鲜血狂涌,长剑几乎没柄而入,而此刻的苏灿脸色难看起来,自己的长剑虽然看似重伤了巨猿,但是也拉进了双方的距离,此刻几乎是贴身肉搏。

    苏灿想到没有想,就松剑而逃,只是还是晚了,巨猿的大手已经狠狠的扫来……

    苏灿根本来不及躲避,半边身子再次被扫中,那一刻的他就感觉自己如同败絮一般被扫的凌空飞起,天地都在颠倒旋转,而五脏六腑那种如同撕裂了般的巨痛,让他闷哼的同时,口鼻血涌,而此时人在空中,那蛟龙的长尾已经如同长鞭一般卷来。

    双方的配合妙到毫巅,而人在空中的苏灿强忍着五脏六腑爆碎了一般的巨痛,身子在空中强制一滞,堪堪避开那恐怖的长尾的同时,身子狼狈的摔落在地。

    而他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停顿,拖着几乎残废的身躯一个翻滚,拼了命一般的冲入身后的这片密林之中。

    “吼!”

    身后巨吼连连,耳边传来的是巨树倒折的恐怖声音,苏灿不敢往身后看,只是不管不顾的往前跑。

    虽然他一想到可能要待在这个鬼地方六十年就绝望,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他还不想死,就算是死也不想死在这两头凶兽的手中,不用想也知道下场铁定凄惨。

    最后是疾风行救了自己一命,最终他还是拖着几乎残废的身躯从那一猿一蛟眼皮子底下逃脱。

    ……

    夜已深,这是一处凶兽栖居的山洞,此时铺着干软枯草的窝里,苏灿脸色煞白的盘坐,而在他一旁,这处洞穴的主人,一头不知名的凶兽已经死在当场。

    一声压抑的轻咳,鲜血再次抑制不住的从嘴角溢出,而带动体内撕心裂肺的巨痛,让苏灿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宛若死灰。

    苏灿以前并不是没有遭遇过如此重伤,当初逃出国内,在国外佣兵界带着几个兄弟混的时候,受伤是家常便饭,甚至有一次被炸弹碎片击中,差点儿横死国外。

    只是那时,他身边有兄弟,而此刻这天地间却只有自己一个人。

    那种悲凉无助,让他心生绝望。

    一想到自己六十年后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想到自己离开后,那时候自己的女儿恐怕都已经是一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想想自己跟蔓婷木槿他们都是垂垂老矣……只是想想都让他觉得恐惧。

    一定会有办法,一定的!

    对了,那座宫殿遗迹!

    或许自己可以在那里找到蛛丝马迹!

    毕竟那里曾经生活着人类,而那些人类肯定会留下什么线索。

    苏灿原本绝望的眼中再次涌起一丝丝生机,不过自己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先让自己活下去。

    苏灿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只是这次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被那巨猿两次攻击,他感觉自己半边身子的骨头都要碎了一般,如果不是危机关头从自己脑海中那第六幅图纹流转出来的生机反哺,他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不过哪怕是那生的力量也只能维持自己的苟延残喘而已,想要恢复,恐怕也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而这期间,自己只能期望别被那两头凶兽,以及他们的眼线发现。

    苏灿吃力的挪动一下身子,却在这时,从身上的口袋中跌出一物,一瞬间整个山洞弥漫着一股清香,赫然是那被自己存在玉盒之中的那枚从蛟龙口中夺来的果实。

    那玉盒显然在先前的激烈冲突中受损了,此刻跌落在地瞬间支离破碎,露出其中的那枚果实闪动着妖艳的红芒,宛若一枚红宝石一般。

    那种诱人的香气让苏灿无法抗拒,特别是他从被那些凶兽追堵之后,已经有几天滴水未进了,虽然先前宰了这窝里的原主人,但是害怕引来那些那些追堵自己的凶兽也不敢生活,茹毛饮血他又做不到,此刻看到这枚‘水果’,那原本麻木的胃,此刻向主人传达着渴望的念头。

    苏灿一伸手,那枚跌落在地的果实已经落入手中,此刻更是满手诱人芬芳。

    苏灿狠狠的吞咽口水,却又有些犹豫,毕竟常识告诉自己,越是妖艳的东西,越有可能有剧毒,比如丛林中那些色彩斑斓的蘑菇……不过……小吃一点儿,试验一下,应该问题不大吧?

    苏灿宽慰自己,最后还是忍不住那股诱香,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一瞬间,一股难以形容的美妙在口腔间绽放,在味蕾上弥漫。

    苏灿自认自己吃过无数水果,但是没有一种水果有如此绝美的味道。

    这东西绝对没有毒。

    这是苏灿的第一感觉。

    而且……就算有毒,也没有人可以拒绝这种美味。

    这是苏灿第二个念头。

    苏灿这念头刚飘落,突兀的,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在口鼻之间弥漫开来,那是一种无比精纯的真元!

    苏灿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大,而此刻那果实已经划入喉咙,那庞大的精元在四肢百骸弥漫开来,也在那一瞬间,脑海中原本似有些寂静的六幅符纹宛若受到了刺激一般,光芒大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