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进化?
    ,!

    苏灿的突然出现,特别是看着他头也不回的扎向那如同的虚空,原本激斗的一猿一蛟瞬间暴怒,咆哮着向着苏灿冲去。

    双方近在咫尺,一猿一蛟转瞬即到,让原本准备趁虚而入的苏灿脸色也是一变再变。

    看着已经触手可及的那如同的虚空,苏灿最后还是咬咬牙,拧身避开了巨猿那凌厉的一拳。

    他可是不止一次的见识过这巨猿蛮横的拳劲,先前那洪思成更是几乎被这巨猿一拳头给打爆了,让苏灿也不敢直撄其锋。

    “嗡!”

    又是一声嗡鸣,虚空震荡,宛若波浪一般四散开来,而远远避开的苏灿眼角余光只看到那虚空通道彻底凝形。

    苏灿愈发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让他心头火热,但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此刻在他身前不远处,一猿一蛟正相互戒备,同时又神色不善的盯着苏灿这边。

    一时间,

    一猿一蛟一人三方各自占据不同的角度,相互戒备却同时也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这让苏灿心中焦急,因为他不知道这通道会持续多久,万一转瞬即逝,那自己岂不是又要错过这唯一一次离开这秘境的机会?

    不行,他要打破这三方僵滞的平衡!

    苏灿目光闪烁的打量着一猿一蛟,让他惊喜的是在这个巨猿的背后还扛着一把对它而言如同牙签一般的长剑,赫然是自己那日失手的长剑。

    苏灿心念一动,立马感应到了那若即若离的链接,这让他松一口气,心中更是有了几分胜算,不过却没有轻举妄动,眼前这虽然是两头牲口,但是从相互交手这么久来看,都是修炼成精的存在,不可小视对方的智商。

    苏灿努力的让自己静下心来,观察着眼前这一猿一蛟,那巨猿现在承受了那蛟龙的一爪,几乎被开膛破肚,而且身上还有先前跟自己激斗是留下的旧伤没有复原,看着无比惨烈,再看看那蛟龙,庞大的身躯上,被撕下利爪的部位依旧有着碗口大的豁口,鲜血直流,在身躯处,自己先前的一剑几乎将它尾部斩断,此时也没有恢复。

    一猿一蛟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过看起来这一蛟似乎更加的强势。

    而那巨猿完全是靠着蛮力在拼,看似强势,细细算来,这一路上那蛟龙看似被那巨猿时不时的扯住脖子乱砸,但是关键时刻,总会给巨猿造成伤害,反倒是蛟龙,除了丢掉两只爪子和尾部的剑伤,似乎看不出什么内伤。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这奸诈的蛟龙,肯定有所保留!

    干!

    就挑这蛟龙下手,谁让丫的处于优势!

    不过苏灿没有直接动手,眼珠子微转间,疾风行运转,如同一道风一般的冲向了那道通道。

    而几乎在苏灿动的一瞬间,平衡瞬间被打破,那一旁的巨猿也咆哮的冲来,同时那蛟龙阴冷的目光缩动中,蛇躯也是呼啸着向自己这边而来。

    混战瞬间爆发,而混乱中,苏灿瞳孔微缩,接着故作狼狈的连连躲避,不忘顺便时不时的受个小伤,示敌以弱。

    战团焦灼,而在混战中,苏灿有意识的攻击着那蛟龙,招招阴狠,惹来那蛟龙咆哮连连。

    巨猿显然也看出了这蛟龙的威胁,至于苏灿,这个蝼蚁一般的存在,虽然滑溜,但是根本不足为据,因为在这战团中,他分明是最弱的存在,这娇弱的身板根本禁不住自己一拳头。

    于是,混乱变成了有意识的合作,一猿一人合力向着蛟龙冲杀而去,巨猿杀在前,苏灿在后补着阴招。

    苏灿心中暗喜,这正是自己想要看到的,这巨猿虽然不傻,但是毕竟不如人类这灵长动物之首……

    而原本混战中还游刃有余的蛟龙显然也没有想到会被两方合力围攻,一时间暴怒连连,不过终究是落了下风。

    “吼!”

    巨猿咆哮,一双巨手一把抓住了蛟龙的尾巴,强忍着蛟龙那巨吻落在自己肩头,厉牙穿透血肉的巨痛,奋力撕扯……

    噗!

    “嗷!”

    血肉撕裂的声音夹杂着蛟龙的宛若龙吟一般的声音传来,下阴招的苏灿看到蛟龙那节被自己长剑所伤的尾巴,在巨猿的暴力之下,居然活生生被撕下,那鲜血喷涌的画面,看着无比的惨烈,而蛟龙失去了尾巴,明显速度和平衡受阻。

    至于巨猿也好不到哪里去,那肩膀在蛟龙如刀般的利齿撕咬下血肉模糊,那条臂膀已经无力的耷拉下来。

    两败俱伤!

    这正是苏灿想要看到的,此刻的他立马双手并指,一招斩天诀落在蛟龙的身上,再次在那蛟龙身上留下一道豁口。

    蛟龙吃痛咆哮连连,而巨猿也已经被打出了血性,一看有机可乘,不管不顾的再次扑向蛟龙,那拳头净往蛟龙的伤口上招呼。

    蛟龙想要回转抵抗,却被这边的苏灿牵制,一时间根本没有抵挡之力。

    苏灿暗喜,下手愈发的阴损,不过下一刻,苏灿心头莫名一颤,一种危险的气息笼上心头,这一刻,苏灿分明看到那蛟龙化作慌乱的目光中,化作了愤怒的决绝。

    一种说不出来的气息在这片虚空凝聚,苏灿敏锐的感觉到那股堪称庞大的气息再向蛟龙的身躯涌去,原本虚弱的蛟龙在一瞬间气息大涨……

    这让苏灿脸色微变,原本冲向蛟龙的身子一折,已经远远的避开,几乎同时,一声龙吟撕裂虚空!

    那震耳欲聋的龙吟声中,一股庞大的能量以蛟龙为中心,震颤开来……

    苏灿还是躲避不及,被那余波扫中,不由一声闷哼,脸色瞬间一白,而原本跟那蛟龙撕扯在一起的巨猿,更是如同皮球一般,被震得远远滚开,狼狈的砸下祭坛。

    而此刻的蛟龙,似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在钮动着身躯,而在它的身躯周围,浓郁的能量在聚集,到最后更是如同雾化了一般,让蛟龙那庞大的身躯若隐若现,显得神秘莫测。

    看着这一切,已经退到边缘的苏灿心头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那龙吟变的愈发的清冽而有穿透力,同时,苏灿努力睁大的双目中,那雾化了的能量团内,挣扎着的蛟龙身上似乎有鳞片在褪下,这让苏灿心惊肉跳,蛇蜕皮是为了生长,而这东西蜕皮分明是在……进化……

    自己就说这鬼东西肯定藏有一手,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能进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