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化龙失败
    ,!

    随着那龙吟声愈发的清冽,那氤氲之气中,蛟龙升腾,那狰狞的头颅也在变化,越发的像传说中那鹿角驼头驴嘴龟眼牛耳的龙。

    而且苏灿还注意到,腹部那原本被巨猿生生撕下一对利爪的伤口处,再次长出了更加狰狞的鹰爪……

    这蛟龙此刻分明是在化龙!

    一股庞大的气势在蛟龙身上扩散开来,不过苏灿也敏锐的感应到,那股气势中透着一丝不正常的紊乱……

    苏灿眉头皱起,凝重的眼底闪过一丝狐疑,而也在这时,一声咆哮震耳欲聋,眼角余光中,只见那原本被砸下祭坛的巨猿凌空跃起,那庞大的身躯带着不可匹敌的气势,狠狠的砸向那氤氲之气笼罩着的蛟龙。

    混战就这样一触而发,那巨猿显然是察觉到了此刻蛟龙带来的威胁,此刻下手根本不管不顾。

    氤氲之气中,蛟龙惊怒,虽然在巨猿身上留下一道道恐怖的伤痕,不过自己也吃痛的怒吼连连,特别是那刚长出来的一对利爪,再次被巨猿生生撕扯下来,血腥异常。

    而这完全就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虽然血腥异常,不过却正是苏灿想要看到的。

    蛟龙化龙的进程被巨猿硬生生打断,氤氲之气散去,留下的是一头蛟不像蛟,龙不像龙的怪物。

    而随着那氤氲之气散去,原本从蛟龙身上透出的那种无匹的气势,也在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去……

    很显然,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化龙还是失败了,与其说是被巨猿硬生生打断,不若说是本身就没有在最好的时机,在身体最好的状态下进行,失败是必然。

    而此刻,那蛟龙发狂,化龙的希望断绝,让它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巨猿身上,此刻虽然蛟龙的气势甚至不如化龙之前,不过巨猿更加狼狈,浑身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面对蛟龙发狂了一般的攻击,也唯有节节败退,最后更是被一尾巴抽的临空而起,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砸在那汉白玉铺成的地面之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巨猿本来的形状。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苏灿想要趁机出手时,那暴怒中的蛟龙已经呼啸着向着自己这边冲来。

    这完全是杀红了眼的神情,让苏灿也有些头皮发麻,此时哪里还敢有所保留,狼狈的躲开蛟龙的攻击的同时,伸手只是一招,那原本在巨猿身上的长剑终是一声嗡鸣,转瞬之间回到了苏灿的手中。

    长剑在手,苏灿心中也多了一丝底气,接着一招斩天诀向着蛟龙斩去。

    有了长剑,斩天诀简直如虎添翼,剑身符文流转,长剑剑芒吞吐,还未落在蛟龙身上,依旧刺破对方宛若铠甲般的鳞片,而随着长剑及身,更是在对方身上留下豁口,皮肉翻转中,鲜血如注。

    这蛟龙虽然发狂暴怒,但是从先前的化龙过程中被硬生生的打落境界,此刻的气势甚至不如先前化龙之前,苏灿虽然还不敢硬撼,但是借着疾风行的灵动,配合着斩天诀,让蛟龙挂彩还是轻而易举的。

    蛟龙暴怒连连,显然没有想到在它眼中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给它造成如此伤害。

    苏灿面对暴怒中的蛟龙,哪怕有疾风行,此刻也是心惊肉跳,特别是看着那如同的虚空中,那通道似乎开始变得不稳起来,这让他心头更是焦急。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次可以离开的机会,他一定要抓住!

    苏灿咬咬牙,接着一脸豁出去的抛下蛟龙,径直头也不回的冲向那通道。

    蛟龙显然豁出去了,哪怕那通道关闭,它离不开,也不放过苏灿。

    看到苏灿冲向那通道,巨尾直接凌厉的横扫而来,让原本冲向通道的苏灿避无可避,只能咬牙抗下了那砸来的巨力,让原本冲向通道的苏灿身子凌空飞起。

    而在半空中,苏灿身子一折,再次坚韧的冲向通道。

    “嗷!”

    一声龙吟裂天,看着苏灿再次冲向通道,蛟龙巨头狠狠的向着苏灿砸来。

    苏灿暗恼,长剑劈向对方狰狞的头颅,剑芒吞吐,透着危险的光芒。

    原本冲向苏灿的蛟龙终是感觉到了危险,最后关头巨头一偏,长剑去势不减的滑过蛟龙头顶的一对龙角。

    噗的一声轻响,一对龙角径直飞起,吃痛中的蛟龙再次一声咆哮,那尾巴居然如影随形一般的向着苏灿这边而来。

    此刻的苏灿那手分明已经触碰到了那虚空通道,甚至好似感受到了外界那熟悉的气息,可是他还来不及高兴,那巨尾居然径直缠绕而来……

    只是一瞬间,苏灿甚至来不及动躲避的念头,那巨尾已经鬼魅般缠了上来,让他一时间也变了脸色。

    特别是那蛟龙察觉到自己手中长剑对它的克制,在巨尾缠绕上自己的同时,长剑已经被击落在地,失去了长剑的苏灿就如同失去了利爪獠牙的猫咪,此刻手脚被束缚,让他根本没办法挣扎。

    而随着那蛇躯收拢,他只觉得自己浑身每一根骨头都要被压爆了一般,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而胸腔中更是被挤压的最后一丝氧气都荡然无存,那种窒息的感觉让他耳晕目眩。

    也在这时,头顶那血盆大口张开,一对如刀般的獠牙闪动着金属般的危险光芒,向着自己落下。

    原本被挤压的双目充血的苏灿感知到危险,脸色大变,可是手脚无法挣脱,慌乱之中,苏灿只能努力的一侧脑袋,不过那獠牙还是狠狠的落在苏灿的大半个肩头之上,近尺长的獠牙根本不受任何阻挡的穿透了他的血肉。

    毕竟他可没有巨猿的金刚铁骨,哪怕是巨猿那刀枪不入的身体,还不是被这蛟龙的獠牙咬对穿过?

    鲜血在喷涌,那一刻,一丝绝望笼罩心头……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了么?

    自己已经很努力的想要离开这里,可是最后还是输给了现实!

    晕眩中的苏灿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充血的目光看着那静静地躺在地上的长剑,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等等,自己……手脚虽然被束缚,无法拿起长剑,但是……自己脑海中的符纹并没有被禁锢……自己没有手难道就不能控制长剑?

    该死,自己怎么忘记了这茬?

    苏灿原本已经有些灰败的脸上宛若回光返照一般充满着血色,一双眼睛之中此刻也涌起强烈的绝处逢生的狂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