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 终于解脱
    ,!

    强忍着半边身子撕裂的巨痛,苏灿心念微动,脑海中第一幅只是一颤,接着就急速的旋转起来,而一瞬间,地上的长剑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控一般,微微的颤动的同时,剑身上原本泯灭的符文一点点的亮起,紧接着长剑脱离地面,凌空而起,而后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蛟龙的头颅刺来……

    原本撕咬着苏灿的蛟龙本能的感觉到危险的临近,几乎在长剑刺来的同时,慌乱的松开了嘴巴,巨头一甩,躲开了那激射而来的流光。。

    不过也因为这躲避,原本被那蛇躯死死缠绕的苏灿的身子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苏灿脸色一喜,那化作流光的长剑瞬息出现在他的手中。

    苏灿二话不说,举剑狠狠的向着缠绕在身上的蛇躯斩落……

    蛟龙惊怒,一瞬间松开了苏灿,就想要躲闪,毕竟它可是在这长剑下吃过大亏。

    可是最后还是慢了,那长剑滑过蛇躯,血花飞溅中,蛇躯皮肉翻转,森森白骨都从皮肉中绽出,整个身子几乎被这一剑斩断。

    蛟龙吃痛的爆吼一声,就想要冲上来同苏灿拼命,而也在这时,那虚空中蠕动的通道再次微微一颤……

    那是通道不稳的征兆,蛟龙看到这一幕,原本冲向苏灿的身子在半路一滞,接着居然舍下了苏灿这个‘生死仇敌’,转而冲向了那通道。

    苏灿自然也注意到了通道的变化,因为那通道就在他身后不远处,此时看到蛟龙不管不顾的冲向通道,直觉再告诉他自己一定要阻止这家伙。

    或许……离开的机会就只有这一次,毕竟如果都可以离开的话,这里的凶兽为何要拼的你死我活?

    苏灿发狠,长剑径直脱手而出,激射向蛟龙巨头的同时,几乎被缠的残废掉的身子已经毫不犹豫的冲向了身后的通道。

    蛟龙愤怒交加,想要阻止却被眼前那道流光干扰,而那通道对于苏灿而言,不过几步之遥而已。

    笑容在苏灿挂满鲜血的嘴角绽放,最终……还是自己胜了么。

    冲入通道中的苏灿感觉到身边天地颠倒,宛若穿梭的是一条时空隧道一般,扭头看着身后,依稀可以看到通道外,那咆哮震天的蛟龙虽然被长剑阻拦,但是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还是躲开了自己的长剑么?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眼看着眼前的画面就要变的虚幻,苏灿不由心念一动,蠕动的画面中只见那被留在秘境中的长剑再次化作流光,呼啸着冲向愤怒咆哮的蛟龙头颅……

    不过最终那画面开始模糊,随着那通道终是关闭到最后什么也看不到了,苏灿并没有看到长剑枭首的画面,也不知道最终那蛟龙是死是活……

    这让他有些大失所望,不过通道关闭,苏灿还是收拾心情,接着头也不回的拖着几乎残废的身躯向着通道外走去。

    苏灿不知道此刻自己身处哪里,四周虚空蠕动宛若波纹一般,哪怕脚下也是如此,随着他脚落下,波纹一点点荡漾开来,神秘异常。

    这并不似自己当初进入秘境的那条通道,漆黑一片,这种感觉就好似电视中那种主角穿越时空隧道的画面一般。

    他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这条通道,也不知道这条通道通往哪里,他只是努力的拖着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伤口传来一阵阵撕裂的巨痛,让苏灿也是忍不住额头直冒冷汗,哪怕脑海中那符纹流转,那生机在不断的修复着自己身上的伤,可是这次自己伤的真的太重了。

    而如果不是有那股生机之力,恐怕自己早就嗝屁了吧?

    眼前一阵阵晕眩,让苏灿摇摇欲坠,而前路好似没有尽头。

    一种莫名的烦躁浮上心头,可是他依旧不敢停,甚至不敢让自己倒下。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倒下之后,还能不能再站起来。

    鲜血随着他的脚步,一步一个脚印落入脚下,而那波纹如同海绵一般,吸取着那丝丝缕缕的鲜血,而这一切,苏灿并没有注意到,他一双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眼前茫茫无尽的通道……

    终于,眼前出现了一点光点,这让几乎绝望的苏灿眼睛亮起,已经处于强弩之末的的身体也好似回光返照一般,脚步不由加快了一丝,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芝麻大的光点已经有花生般大。

    苏灿知道,这一定是出口。

    坚持!再坚持!

    出口就在眼前。

    苏灿心中默默的给自己打气,而那光点也随着他的坚持,在不断的变大,直到最后,那光点化作足有自己人一般大。

    苏灿知道,出口已经近在眼前了,可是最终他还是坚持不住的倒下。

    一阵阵失血过多的晕眩让他眼前发黑,苏灿努力的摇摇头,让自己沉重的眼皮努力的抬起,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通道出口,心中满是不甘。

    他不能倒下,长征两万里五千里,他不能倒在最后关头。

    自己哪怕是爬也要爬出去……

    在这股执念之下,苏灿的身子宛若蠕动的毛毛虫一般,就这样一丝一丝的爬向那片耀眼的白光,终于,那白光触手可及。

    苏灿带着虔诚的目光,缓缓的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没入白光,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那一刻,苏灿没有惊恐,反而满脸的欢喜,因为这种场景再熟悉不过了,这就如同是一道门,门里门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甚至已经能够通过手感知到那白光之后那熟悉的气息透过手掌每一个毛孔传来……

    他知道,他猜测的没错,自己果真真正的离开了那该死的秘境!

    苏灿紧紧的咬着唇角,哪怕牙齿咬破血肉,腥甜的血水溢满口腔也不觉,而随着他身子的蠕动,最终整个身子也终于脱离了那色彩斑斓宛若琉璃一般的通道,只是在脱离的一瞬间,苏灿却感觉自己的身子居然在急速的下坠。

    这让苏灿也是傻眼了,这人要倒霉了,真的喝凉水都塞牙缝。

    而脑海思绪还来不及转动,甚至来不及打量周围的环境,耳边就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那是重物坠地的声音,接着原本就几乎残废的身子更是有种被摔碎了的感觉,而后眼前一黑,秘境通道都坚持下来的他终是昏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