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那……我请你吃饭?
    ,!

    苏灿这一觉睡的可谓昏天暗地,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般可以放下心神,不用提心吊胆,随时防着凶兽的攻击而大睡特睡。

    而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舒服的伸个懒腰,心里正琢磨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结果眼前就突然冒出来一张无比憔悴,挂着黑眼圈,顶着红眼睛的脸来。

    吓的苏灿都是一个哆嗦,待到看清对方,不由直翻白眼:“喂,能不能别吓人,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呐。”

    “你什么时候走?”甄甜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

    昨晚,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这家伙心怀不轨,所以瞪着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沙发上睡觉的家伙,可是到了后半夜,她实在顶不住了,就想着先睡一觉,结果这家伙的呼噜声,可谓震天响,简直让她难以忍受,特别是打呼噜也就罢了,而且还特么的说梦话。

    说梦话自己也忍了,可这家伙喊打喊杀,完全就是一副暴力分子,让她也是心惊肉跳。

    就这样从后半夜到早上,从早上到中午,再到现在的傍晚,折磨的她几乎崩溃,而此刻看着这家伙终于醒了,她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

    “什么时候走?”苏灿表情一愣,看着眼前这女人那副恨不得自己立马滚蛋的样子,忍不住就摸摸自己的脸……

    自己的脸貌似没有毁容昂?

    昨晚对着镜子照了一下,那可谓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唇红齿白俏郎君,而且号称上至四五十,下至十**通吃,人送三八节妇女之友称号,还没有遭遇过被人嫌弃这种事儿。

    当然,苏灿也不是那种厚颜无耻之人,也不是说非要全天下所有女人都喜欢自己,毕竟自己不请自来,而且还‘来路不清’,人家撵自己走那是正常。

    苏灿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告辞离去,不过一想到自己身上穿着女装,苏灿原本迈出去的脚步就停了下来,脸上也有些尴尬:“那啥……我一个大老爷们儿穿成这样出去,这以后还怎么见人……那啥……美女,你好人做到底,要不……给我弄几件男人的衣服裤子回来……你放心,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甄甜甜翻翻白眼,有心拒绝,不过看着对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心中莫名的一软,却嘴硬的道:“报答就不用了,也不用以身相许,那啥……给钱就行。”

    “钱……咳咳……”苏灿脸上愈发的尴尬了,自己哪来的钱?

    进入秘境之后,那里也用不着钱,而且就算有钱,自己这次跟那两头凶兽血拼,衣服都变成乞丐装了,哪里去装钱?

    苏灿瞟一眼甄甜甜,脸上堆满笑脸:“那啥……要不……先欠账?你放心,我回头已经加倍的还你……”

    苏灿拍着胸脯保证道。

    心中却是无比的郁闷,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昂,想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什么时候为了钱发愁过?现在居然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甄甜甜虽然不乐意,不过还是出去了,只是离开房间前,还不忘一脸警告的对着苏灿道:“告诉你昂,别动我房间里的东西,我可是拍了你照片的,要是房间里少了东西,我就报警抓你。”

    “……”苏灿一脸无奈,自己长的这么纯良的脸,像是坏人嘛?

    不过有求于人,也只能低声下气的再三保证,之后那女孩才犹犹豫豫的离开。

    女孩回来的很快,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就带回来一套衣物,上面的吊牌都没有剪掉。

    女孩先是打量了房间里一眼,确定房间里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后,明显松了一口气,之后才将袋子里的衣服裤子丢给他。

    苏灿随手接过,看了看袋子里的衣服裤子,不过都是最普通的地摊货,但是这女人还是很贴心的从里到外买了全套,甚至还买了一套厚实的保暖内、衣。

    苏灿丝毫没有嫌弃,跑到卫生间换下了那让他浑身不自在的女装。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眼睛够毒,这些衣物虽然廉价,但是大小正好合身,简直像是量过一般,穿在身上,倒是让苏灿显得精神焕发,很是满意。

    对着卫生间的镜子,苏灿狠狠的臭美了一番,才意犹未尽的出了卫生间,只是刚出卫生间,就看到门口一张‘死人脸’,让苏灿忍不住眉头一抽,不过很快就满脸堆笑的对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女人道:“那啥,谢谢了,你买的衣物大小都正合身……”

    苏灿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眼前女人伸过来的手,脸上不由露出疑惑之色:“怎么了?”

    “谢就不用了,总共五百五十块,跑路费就不要你的了……”

    “咳咳……那啥……可以先欠账不?”

    “可以。”甄甜甜并没有无理取闹的样子,而是在苏灿错愕的目光中,很熟练的那处一个小记事本,还有一支笔,“可以先写欠条。”

    苏灿再次愕然,看着那样子,这纸和笔很显然是提前预备好的,只是……这画面对他而言,怎么如此的熟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

    苏灿苦着一张脸写下了欠条,之后还不忘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说实话,他还真不至于为了几百块钱赖账,想他苏灿,好歹也是进进出出随随便便都是好几个亿的主……

    “苏灿?苏乞儿?”甄甜甜对于这个名字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不过瘪瘪嘴,也没有多说,“现在你可以走了!”

    苏灿苦笑,被人撵着走,自己也真够逊的。

    苏灿想走,不过没走几步,又停住了脚步,而后扭头看着身后自己还不知道名字的女孩,脸上又堆起了笑容:“要不……看在咱们共处一室一晚上的缘分上……你请我吃饭……”

    对,他饿了,饥肠辘辘的那种。

    甄甜甜听到眼前这家伙近乎厚颜无耻的话,不由夸张的瞪大了眼睛,这家伙居然好意思让自己请客吃饭?

    “不可以?”苏灿眨眨眼睛,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的浓郁了,大气的一拍胸膛,“那……我请你吃饭,表达收容我一晚之恩……恩……钱算我借你……”

    狮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嘛,反正五百也是借,多‘借’几百也无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