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初现异相
    ,!

    北方冬日的清晨,寒风凛冽,哪怕城市地平线尽头那轮红日已经冉冉升起,也无法驱散这冬日透骨的寒意。

    不过在所有人都还蜷缩在暖气房温暖的被窝里,难以摆脱地球万有引力时,在这处老式住宅区的中央一处小型集散公园里,一道身影却顶着刺骨寒意,双腿如禅坐般跌坐在一颗歪脖子松树之下一动不动,虽然衣着单薄,但好似根本不受这冬日寒风的影响。

    更令人惊奇的是,在这刺骨的寒意下,这道身影头顶却似有热气翻腾,而在他的身体四周,更似有淡薄的雾气在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让松树之下的身影也愈发的朦胧,透着一丝神秘的色彩。

    如果,此刻的甄甜甜在这里,一定会被眼前这一幕而震惊,因为那突然出现的雾气中,若隐若现的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赫然是苏灿。

    雾气依旧在努力的聚拢,而在苏灿的鼻端,随着他的一呼一吸之间,那淡薄的雾气宛若浓缩的乳白色液体一般,宛若灵动的虫子一般在鼻腔间吞吐,神秘异常。

    而在苏灿这看似单薄的身体下,他自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被自己‘吞入’身体的缕缕灵气,在自己意念的控制下涌向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他需要这些灵气才填补自己‘亏空’严重的身体,以此来加快身体的修复,虽然这被雾霾笼罩的城市灵气淡薄的客户忽略不计,但是聊胜于无。

    只是,让老僧入定一般的苏灿眉头微跳的是就在那缕缕灵气涌向身体受损部位时,身体胸口位置突兀的一颤,一丝异样的波动中,那原本涌向自己身体四肢百骸的丝丝缕缕灵气,突然变得异常活跃,之后才苏灿错愕之中,欢快的涌向了自己的胸口位置,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灿赫然睁开眼睛,一双眼睛之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而后他继续闭上眼睛细细感应一番,身体中根本没有丝毫的灵力残留,那突然消失的灵力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是怎么回事?

    苏灿再次睁开眼睛,接着似想到了什么,飞快的扯开自己的衣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左胸位置上那纹龙纹身。

    此刻那龙纹分明比自己当初在卫生间所见更清晰,而且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游历在这四周的那丝丝缕缕被自己吸引过来的灵力,在被这龙纹自主的吸收……

    见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胸前突然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纹身,苏灿就已经一脸迷惑,可是现在突然发现这个纹身还会吸收灵力,跟自己‘抢夺资源’,这也太古怪了。

    苏灿忍不住伸手戳戳胸前那已经泛起一丝妖艳的红色的龙纹,却也在这一刻,苏灿居然感觉到了一丝吸力,恍惚间,苏灿眼前景色突兀的变幻,好似再次出现在那秘境神秘的祭坛之上,更好似看到了祭坛之下那倒伏着的庞大的蛟龙身躯,以及那几乎不成人形的巨猿躯体……

    苏灿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等他揉揉眼睛,再看时,眼前依旧是那熟悉的老式小区里的集散小公园,眼前的一切都无比的真实,远处还散落着几片不知何时下雪,没有融化的雪迹……

    难道……先前那突然看到的景象,只是自己眼睛的幻觉?

    苏灿回想着先前那一瞬间的感觉,忍不住再戳戳胸前那龙纹,可是这次那种奇怪的好似身体都要被吸走的感觉没有出现,再看看胸前这纹身,发现那原本泛着妖艳红色的龙纹已经恢复了正常。

    难道先前那真的只是错觉?

    苏灿沉思许久,之后忍不住摇摇头,先前那一幕太玄幻了,这怎么可能?这一定是错觉!

    如果自己真的能再次进入那个秘境之中……那自己……岂不是要发财了?

    苏灿笑着摇摇头,这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不过……这‘纹身’会吞噬自己吸收的灵气,这一点儿又怎么解释?

    而一想到自己本来想要恢复身体伤势,结果好不容易聚集的一点点可怜的灵气却被这纹身吞噬,苏灿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看样子自己想要恢复身体的伤势,还要另想他法,靠这么一点儿天地灵力,明显不够看。

    此时,终于到了上班时间,哪怕小区里那些人在想懒床,为了生计也不得不离开那温暖的被窝,而原本寂静的老式小区里,终于多了那些包裹在厚厚羽绒服衣服里的行人。

    苏灿也只能压下心中的想法,离开了这处小公园。

    他没有看到的是,在他离开后,他身边的那棵松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零,最后化作一棵宛若一阵狂风就可以刮倒的朽木……

    那种一瞬间被剥离生机的一切不过转瞬间发生,没有任何人发现。

    苏灿离开小公园之后,便向着甄甜甜的租房走去,不过想了想,苏灿又转了方向,向着一个迎面走来,被寒风冻得直哆嗦的行人走去。

    苏灿最终还是忍不住去找人借手机,而在苏灿说明了请求,在对方狐疑审视的目光中,或许是他长的够帅,或许是他长得不像坏人,最后还是从那个长相平平的女人手中借到了手机,一部精致而且对于普通人价格不菲的水果手机。

    苏灿熟练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并不是木槿或者聂蔓婷的电话,而是和尚的电话……

    远在明珠的和尚本来看着是一个晋省的陌生的号码,直接烦躁的挂断,这段时间他异常的暴躁,兄弟的生死不知,让他看着谁都充满了恶意,特别是彩云省那个该死的段家,他现在就想搞死那个段家,最好拿着冲锋枪上,灭了那个所谓的段家,可是关山非要搞什么经济压制……

    可是那电话号码依旧锲而不舍响个没完,让和尚面目狰怒,最终还是咬牙切齿的接通:“你最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不然老子就让你躺在你祖宗的祖坟上!”

    苏灿听到这暴怒的声音,原本满脸的笑容也是一僵,而后掏掏耳朵,木然的道:“恩,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明珠,原本恶行恶相的和尚一脸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对他而言,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除了自己老大还有谁?

    和尚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儿来:“那个……秘境里也有信号?不对,你这是在晋省打来的,老大……你……你这是在晋省……你还活着,你……你怎么到晋省了……不行,到晋省的飞机票在两个小时后,我……我去找你……”

    和尚激动的几乎语无伦次,听的苏灿心中也是暖暖的,那种死里逃生,朋友兄弟再相逢的喜悦,一般人又如何能够体会的了?

    不过苏灿打电话给和尚可不是让和尚来晋省找自己的,他是想要这家伙把自己活着的事情偷偷的传给明珠自己在意的众人,对外还是要表现出自己生死不知的样子,他还要待在这晋省‘有事’要做。

    另外他也需要海量的生命元液,既然灵力这边走不通,他就试试靠生命元液可不可以修复身体的内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