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这家伙到底是谁?
    ,!

    “姓秦的,你在耍我是吧?说好的三点钟碰面,现在已经几点了?你是觉得本少爷好欺负吗!”

    随着这声音飘落,另外一个声音紧随其后语气不善的传来:“就是,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哥俩一个解释,这事儿没完!知不知道我们日理万机,好不容易抽出一点儿时间,你居然还敢给大爷甩脸,知不知道你现在站在谁的地头上……”

    这突然响起的两个声音让原本满脸优越感的秦卫脸色都是一变,暗叫糟糕。

    自己只顾得上找优越感了,怎么把这两位爷给忘了!

    此时秦卫眼神瞟向门口方向,而那张肥脸之上已经如同川剧变脸一般化作了满脸的赔笑:“哎哟,两位大少,看我这记性……我该死,我给两位赔罪……两位消消气……这样……回头我做东,请两位潞王宫,消费都算我秦某人的,算是给两位大少赔罪……”

    “哼,我们两个还在乎你一顿饭不成?”

    “就是,小爷我们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尝过?与其请我去吃饭,不如把我们想要的东西痛痛快快的准备好……”

    两人显然不想就这样算了,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得理不饶人,而看着原先还一副大爷似的秦卫,此刻却完全一副孙子的嘴脸,甄甜甜也是一脸大奇的看向门口走近的两人。

    秦卫在这座城市里,听说就是这座城市的一把手见了,都要给三分薄面,这两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让秦卫装孙子?

    而见到进来的两人的尊容,甄甜甜又是忍不住愕然,因为她发现进来的这两人造型颇为喜感。

    左手边的那个男子,浑身肥膘,好似抖抖身子,那脸上的肥肉都能荡起一片波纹,而在他身边却是一个形成鲜明对比的瘦竹竿,表情虽然生气状,但是难掩猥琐的本质,脸上还长着一颗黑痣,上面似乎还戳着几根乌黑卷毛,怎么看怎么像电视里那些万春楼之类的里面的反派龟公……

    而一胖一瘦站在一起,用歪瓜裂枣形容都不为过,却可以让平日里眼高过顶的秦卫赔笑脸,不知是什么身份?

    在甄甜甜打量这两人时,苏灿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在这两人身上,只是看到这进门来,脸上还带着不爽的两人的相貌时,苏灿脸上的神色却是古怪起来……

    因为他发现进来的这两人,看起来很面善的样子,似乎是熟人……

    如果没有记错,这两位,胖的那位应该叫做阎晋,外号闫老三,旁边的麻杆叫做许亚军,在晋省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至于他们的一面之缘,还要回溯到当时在燕京时,苏云修的那晚的慈善晚宴上,这两位可是讥讽唐雪瑶是徐帽,‘奶奶’被狼外婆给吃了……再加上这两位的长相,分开或许没啥,但是合在一起,简直太另类了,想要没印象都不可能。

    原本满脸不耐烦的两人也注意到了苏灿,脚步都是齐刷刷的一顿,那表情更是精彩,先是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而后就化作了惊喜,最后那惊喜之中更是带着浓浓的谄媚之色,简直比先前秦卫面对他们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幕表情的变化,落在秦卫的眼底,让秦卫也是一脸疑惑,就见眼前这两个难说话的家伙已经屁颠屁颠,一副奴才的谄媚嘴脸迎了上来。

    之后在他目瞪口呆中,从身边错身而过,眼睛都没有斜他一眼,就向着身后位置而去。

    而那个位置赫然是先前被自己羞辱的那个男人所处的位置……

    秦卫错愕的扭头,就看到了对他而言今生难忘的一幕,只见这两位自己都不敢得罪轻慢,哪怕在晋省都可以说很有分量的大少,正满脸谄媚的凑到那个被自己羞辱的‘体无完肤’‘一文不值’的家伙身边,张嘴就想要说什么,结果却被对方伸手制止了。

    这一幕令秦卫一脸难以置信,要知道自己来晋省这段时间,也是走了很多门道,才攀上了这两位的这条线,知道这两位公子哥出了名的难伺候,而眼前自己看到了什么?

    这两位那张臭脸,此时都快笑成一团花了,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这在以前是从未看到过的。

    冷汗莫名的浮上额头,秦卫再无先前那一丝丝的优越感。

    这位甄甜甜的男朋友到底是什么身份?

    秦卫心头莫名的涌起一丝紧张,而扭头瞟一眼甄甜甜,却见这个女人也是满脸惊愕。

    难道……这个女人也不知道自己男朋友的身份?

    秦卫有些发慌,却见这两位大少满脸紧张的道:“您来晋省,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们哥俩儿,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啊……”

    “就是就是,啥都别说了,既然到了晋省,那咱们一定好吃好喝好玩的伺候苏……您满意为止……”许亚军说着,才注意到苏灿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清丽的女人,不由一脸好奇,“咦,这位是你的新女……”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闫老三一个白眼打断,接着满脸堆笑的迎向甄甜甜:“嫂子,我兄弟不会说话,你可别介意……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闫晋,你叫我小闫就行,这位傻大个叫许亚军,你叫他小许就行,以后但有差遣,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闫晋说到最后,更是拍着胸脯保证道,让一旁原本就有些傻眼的秦卫脑袋都出现短暂的空白。

    要知道这两位之前面对自己自我介绍时,可不是这样客气的,人家的话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当时这闫晋是这么说的……

    “恩,本少爷叫闫晋,晋省人称闫老三,你以后就叫我闫少,或者闫公子就可以,至于身边这位……你就叫许少吧……”

    怎么到了甄甜甜这个在自己眼中,只是自己的下属,自己准备下手弄到床上的女人面前,就放低身段,甘之若饴的做起了小闫,小许?

    这特么的……真是哔了狗了。

    不过他也明白,这两位之所以放低身段,不是因为甄甜甜,而是因为甄甜甜身边的那个男的。

    这让他对这个男人的身份也愈加的好奇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谁?又有什么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