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坑洼一气
    ,!

    甄甜甜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看着苏灿那火急火燎的举动,还是快步的跟上,而苏灿此刻已经冲到了八号病房外。

    并不是他之前来过这里,而是这偌大的走廊里,只有八号病房外有两个男子站着,显然就是警方的便衣。

    而此刻,两人也看到了急匆匆而来的苏灿,原本依靠着墙根,吞云吐雾的两人瞬间警觉起来,那手已经不着痕迹的摸向腰部位置,同时满脸戒备的喝道:“什么人,站住!”

    苏灿哪里顾得上听对方的告诫,脚步根本不停,而低沉的声音冰冷生硬的响起:“让开,让我进去!”

    “没听到我说什么吗!给我站住,不许动!”

    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而两人手中已经多了两把手枪,黝黑的枪口死死的对着苏灿。

    “再动的话,我们就要开枪了。”

    这一幕正好落在身后急匆匆赶来的甄甜甜眼中,那一刻,甄甜甜一个踉跄,差点儿没软倒在地上,一张脸更是瞬间苍白。

    苏灿不是说来医院只是看朋友吗,他朋友这是犯了什么事儿了,为什么门口守着的人居然会有枪!

    “我需要立刻马上见到里面的病人,确保对方无恙!”苏灿眉头微皱,不过最终还是停住了脚步,沉声的道。

    听到苏灿的话,便衣脸色明显一变,在那一瞬间,眼底似乎还闪过一丝慌乱:“你是什么人,知道里面躺着的是谁吗,岂是你想见就见!”

    “就是!这三更半夜的,我觉得你形迹可疑,现在怀疑你可能就是凶手,或者同伙……现在立马双手抱头给我蹲下。”另一人一只枪几乎抵在了苏灿的身上,一张脸都微微有些扭曲,对着身边的同伴微微的使眼色。

    两人这一幅表情落入苏灿的眼底,让苏灿脸色一变再变,他本能的觉得事情有些大条了。

    此刻哪里还跟对方废话,看着对方的手枪几乎抵在自己身上,他更是瞬间出手,在对方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一把将两人手中的手枪夺过。

    而后在对方错愕的目光中,两手十指跳动间,手中那两把完整的手枪直接变成了七零八落的一堆零件,噼里啪啦中掉落在地。

    两人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显然被眼前苏灿这一手给镇住了。

    手枪拆开装起来并不难,对于他们而言,这是最基本的技能,但是哪怕是他们的头头,最快的拆卸速度也要十几秒,也无法做到只是一甩手,手枪直接变成一堆零件的。

    这也太玄乎。

    “滚!”

    苏灿做完这一切,才一声怒喝,只吓的原本呆愣的两个便衣本能的身子一缩,可是接着想到什么,又慌张的踏前一步,想要阻拦。

    可是此刻气势被夺,哪里还能挡得住苏灿。

    苏灿根本正眼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径直推开了病房的房门。

    见到这一幕,门口的两人相视一眼,那一瞬间都是脸色微变,紧接着都是有些慌张的跟进了病房。

    ……

    这是一间单间,房间不过十几个平方的样子,更像是宾馆的标准间配置,内里配套卫生间,还有两张单人病床。

    其中一张空床上摆满了各种医疗仪器设备,而另外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脑袋被裹的跟印度阿三似的男子,那纱布下隐隐还有血渍透出……

    男子此时似乎正睡得香甜,苏灿远远打量了一眼,这家伙除了身上一些擦伤,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

    苏灿原本提起的心狠狠的松一口气,接着自嘲的笑笑,看样子先前是自己想多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我可告诉你……你别乱来,这病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肯定跑不了……”

    “对对,这病人可是……可是重要的保护对象……”

    两个便衣结结巴巴的道,苏灿皱眉看着两人,却见两人神色间有些躲闪,让苏灿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不对!

    事情肯定不如自己所想的这么简单。

    苏灿再次看向病床上的男子,脸色却是忍不住一变。

    这家伙睡的似乎太沉了。

    明显没有多重的伤,而自己和两个便衣的冲突,以及几个人挤在这病房里,都没有吵醒沉睡的男子,这明显就是不正常。

    再加上这两个便衣神色变幻不定,明显隐瞒了什么。

    苏灿一个跨步,人已经出现在了病床上的男子身边,而后伸手探向床上男子,接着却是目眦欲裂,带着愤怒的看向两个便衣:“你们……简直该死!”

    因为他发现这个病床上看似睡的香甜的男子,根本就已经快断气了。

    这一刻,他不由想到了先前那个跟自己几乎撞满怀的那个白大褂。

    苏灿敢确定这事儿是那个白大褂干的,而且也敢确定这两个便衣也参与进去了。

    幕后那黑手真的好狠毒,居然敢买通警方杀人灭口……

    见到苏灿的举动,两个便衣眼底就闪过一丝慌乱,而见到苏灿那几乎要吃人的目光,两人吓的都是一个哆嗦,本能的身子连连后退:“你……你想要干什么!”

    “我……我可告诉你,你不要乱来,我……我们可是警察……”

    “警察?就你们也配!”苏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说!你们到底对他干了什么!”

    “什么干了……干了什么,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

    “对,我再次警告你,你赶紧离开,不然到时候我们的保护对象有什么意外,你绝对逃不了干系!”

    “快,叫医生。”苏灿没有理会两个明显心里有鬼的警察,抬头对着门口的甄甜甜道。

    甄甜甜不敢有丝毫的停顿,慌张的转身去找值班医生,而此时,无比愤怒的苏灿才将目光转向了两个便衣:“你们最好老实交代,是谁让你们干的!”

    “什么……什么让我们干的,我……我不知道你再说些什么……”

    “我们保护他的时候,他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这样了?对……一定是你干的,你进入病房之后……他才会这样,肯定是你下的毒手。”原本慌乱的便衣似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双眼冒光,满脸狰怒的盯着苏灿道。

    苏灿忍不住笑了,这是那笑容看的让人心头的慌。

    这两个家伙明显心里有鬼,现在居然还想着倒打一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