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打太极搅混水
    ,!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泽恒脸皮抽跳,一双眼睛直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道。

    “什么意思?”苏灿看着眼前这个一副领导派头的男子脸上神色变化,面无表情的冷声道,“就在半个多小时前,你们警方派人保护的重要保护对象被下毒手,你怎么说?”

    “被下毒手?”刘泽恒一脸惊讶的表情,而后扭头一副恶狠狠的对着两个便衣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刘泽恒的质问,两个便衣此刻立马一脸叫屈起来:“所长,真的是冤枉呐,所长派我们来保护人,我们可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恩?那病房里那位是怎么回事?”刘泽恒一脸官腔的道。

    “这我们也不知道那,之前医生来看过,病房里那位还没事呢,倒是……倒是……”其中一个便衣唯唯诺诺的道,说着的时候,一双眼睛看向苏灿,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刘泽恒眼睛微微一眯:“说!吞吞吐吐干什么。”

    刘泽恒的话好似给了两个便衣莫大的勇气,其中一个便衣指着苏灿道:“倒是这位……苏……苏先生,强硬的冲入病房,之后……之后病床上的那位就不行了……”

    “放肆。”刘泽恒一声沉喝,打断了自己手下想要接下去说的话,而后扯着嗓门道,“你们两个什么意思?难道是说病房里那位是眼前这位……苏先生下的手咯?瞎了你们的狗眼!”

    刘泽恒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瞟着苏灿,脸上堆满笑容:“手下不会说话,这位苏……先生,还望不要介意!”

    说着,那张笑脸又变成了满脸哀痛的神情:“对于那位的遭遇,我深表痛心,那位的死亡,不管什么原因,这都是我们警方的失职,两位放心,我回头一定严查到底,而在此之前,先暂停两位警员的工作,并且做出深刻的书面检讨……”

    苏灿和宋开明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三人一唱一和,心头却已经百分百可以确定,这件事情,眼前这几个人都脱不了干系。

    从先前,自己说出病房里那位遭遇毒手时,眼前这位所谓的所长,并没有表露出丝毫震惊和该有的愤怒,从始至终那副恰到好处的表情变化,都太过做作了。

    说明从一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而且从一开始,自己说出病房里那位遭遇毒手,这位所长那一闪而逝的如负释重,就说明了问题,再则……自己只是说那位遭遇毒手,什么时候说过那位已经死亡了?

    这个家伙有鬼!

    看着这家伙巧舌如簧,在那里避重就轻,苏灿只是冷冷一笑,而后声音幽幽的开口道:“谁……告诉你那位已经死亡了?”

    苏灿说出这话的时候,分明看到那原本还在做各种保证的刘泽恒在那一瞬间表情一僵,虽然只是一瞬间,不过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而后刘泽恒就一脸惊喜的表情:“谢天谢地,那位没死,这实在是太好了……”

    苏灿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位在那里表演,此刻就算是那两个便衣,都能够看出来自己这位所长的表演是何其的虚假。

    “你是不是很失望?”苏灿看着这位所长,平静的道。

    刘泽恒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而后沉声道:“我为什么要很失望?被保护对象没死,这是一件喜事,我想这位苏先生一定是对我有偏见。”

    “是吗?那我现在想要知道那位先我进入病房的白大褂的身份。”

    “那就是医院的一个医生!”刘泽恒没有开口,原先的便衣已经抢先回答道。

    得到这个回答,苏灿只是不屑的瘪瘪嘴:“之前我已经询问过医生了,医院里之前根本没有派医生来查看病人情况,这……你们又该怎么解释?”

    “是吗?”刘泽恒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而后咬牙切齿的道,“那不用说了,肯定那个白大褂就是凶手,万幸的是对方失手了,病房里那位没有出事!”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调取医院的监控,一定要把那个凶手抓捕归案,抓不到的话,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刘泽恒又一脸官腔的对着两个便衣呵斥道。

    两个便衣更是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应是。

    苏灿也算是见了这些人的玩太极手段。

    只是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摆脱的一干二净,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我们已经知道那位白大褂就是凶手了,现在立马就去抓捕。

    至于抓不抓的住,那就两说了。

    而且那位冒用身份溜进病房,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想,硬要怪罪下来,顶多也就是玩忽职守,工作上的疏忽而已。

    苏灿已经懒得跟眼前这人打太极了,扭头看向一侧的宋开明:“那个白大褂抓不抓的住,无关紧要了……”

    “那怎么行?我们一定要抓住,只有这样才能将功赎罪。”苏灿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刘泽恒就先不干了,一副气愤填胸,心系人民的道,“我们是人民的警察,在我们管辖的地盘上,发什这样的事情,我们决不能容忍!”

    苏灿看都没看在那里一副义正言辞的大放厥词的家伙,依旧对着宋开明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内外勾结,凶手找不到,咱们可以找找内鬼嘛!”

    “你什么意思?”刘泽恒脸上的满脸正气终于挂不住了,声音也低沉了下来道,“你是在怀疑我的手下被人买通了?这位苏先生,虽然你身份不一般,但是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苏灿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质问,平静的道:“可以先查查这两位便衣最近的资金往来,看看有没有异常,甚至可以查查他身边亲近的人,有没有什么来路不明的钱财,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除了钱,谁会甘愿冒险干这种事情?”

    苏灿的话语,让身边的两个便衣一时间变了脸色,而刘泽恒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你们什么意思?难道是不相信我们警方咯?还有……你想查就查?把我们警察当什么人了?”

    “你怕了?”苏灿终于将目光落在刘泽恒的身上,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这位所长的双眼,一字一顿的道。

    刘泽恒脸色微变:“怕?我为什么要怕?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大清官。”苏灿笑的人畜无害,而后对着宋开明道,“加上这位,给我使劲儿的查,看看有没有来路不明的资金变动……”

    “查吧,尽管查。”刘泽恒一脸冷笑着道,“我所有的收入都干干净净,包括我的家人。”

    “对了……不仅仅要查他的亲属,还要查查外边养的人……或者这家伙有没有双重三重户口之类,毕竟官老爷,谁没有几个户口打掩护都说不过去嘛……”苏灿笑眯眯的道,乜着眼睛瞟着满脸正色的这位所长大人,他分明看到对方原本还正气凛然的脸上,表情一点点的僵滞,而冷汗一丝丝的泛起额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