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你放弃了唯一活命的机会
    ,!

    “做生意?”李不言眼皮再次微微一跳道,“什么生意先说来听听?”

    苏灿咧嘴一笑,接着身子微微前倾,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比如……一万支生命元液!”

    李不言在那一瞬间脸色大变,身子豁然站立起来,不过紧接着一张脸一点点的冷凝下来,面无表情的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其实他问出这话时就后悔了,如果此刻还没有猜出眼前这人的身份,那自己还混什么混。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眼前这个男子口中的一万支生命元液指的是什么,因为就在之前,他的手下人已经传来话,那批货不多不少,正好一万支。

    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惊喜若狂的数字,按照现在的市场价,这批货价值百亿,他们所冒的那点儿风险和这惊人的收益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这样的活计,如果可能,他不介意多玩几次。

    而听到眼前这个家伙一开口就要这批货,虽然开始时心头震颤,不过接着就平复下来,知道这是对方找上门来了。

    因为除了先秦,他真的很难想到还有别人能够知道那批货,而且可以准确报出数量!

    该死的李小娟,这个白痴的女人!

    李不言心中暗骂,肯定是那个白痴女人不小心,让别人查到了他这边!

    不过就算是对方找上门来,又能怎样,他李不言虽然只是李家在外经营的子弟,但是好歹也是半步化神的高手,纵观晋省,足以横扫一片,哪怕是华夏江湖上,也可以留下名姓。

    想要从他手中拿走那批货,简直就是笑话。

    李不言心头冷笑,那代表着半步化神的气势一瞬间释放开来,那宛若实质的压力一瞬间让这个夜场的空气都好似凝固了一般,那一刻,苏灿身边的甄甜甜脸色煞白,闫晋和许亚军等人也是连连后退。

    不过苏灿依旧满脸轻松,好似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家伙那满脸杀气一般,伸手轻轻的拉住了甄甜甜的手。

    原本满脸煞白,如同被一块巨石压在身上,喘不过气来的甄甜甜只感觉到苏灿握着自己的那只手上传来丝丝缕缕暖流,原本的压力陡然一松,这让原本慌张的甄甜甜也是惊奇不已。

    而苏灿只是平静的盯着眼前这个人,声音悠悠的道:“别激动,先听听我这边的报价,我一定包你满意。”

    李不言本来准备直接将这些人拿下,至于之后是倒在绞肉机里绞成馅儿,还是埋在党城的哪个角旮旯里,或者沉下水沟,到时候再看心情,不过听到眼前这家伙的话,他还是本能的开口道:“哦?说来听听!”

    苏灿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起来,声音却已经透着一丝森寒:“一万支生命元液,外加这次参与行动的所有人的命,至于我这边的报价……恩,可以留你活命的机会!”

    “找死!”李不言勃然大怒,不再有丝毫的嗦,身子暴起而攻,已经凌空扑向眼前这个小子,一拳毫不留手的轰向对方的胸膛。

    他虽然看不出眼前这个小子的修为深浅,但是以这小子的年纪,哪怕就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时间有限,而自己近四十年的修炼,很多时候,年龄的差距就是修为不可跨越的鸿沟,早已半步化神的他何惧眼前这个黄毛小子?

    李不言一脸狰狞,然而转瞬间,他脸上的狰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

    因为就在他的拳头前,多了一只雪白的手掌,手掌看似无力的搭在自己的拳头上,却让他难以挪动分毫。

    这……怎么可能?

    李不言一脸骇然,而此刻眼前这小子那慢悠悠的声音不带一丝烟火气的响起:“很可惜,你放弃了自己唯一可以活命的机会!”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李不言依旧一脸难以置信,自己半步化神的修为,居然就这样被人轻描淡写的挡住了全力一击,难道对方修为比自己高?

    这怎么可能?眼前这个家伙可以说毛都没长齐,而且看着这家伙脸色苍白,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可能修为比自己还高?。

    李不言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他努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拳头,可是那手掌就如同黏了胶水一般,让自己难以争动分毫。

    而此刻,看着自家老板有难,周围那些保安都是围拢了过来,见到这一幕,闫晋和许亚军自然也不甘示弱,呦呵着手下众人就嗷嗷叫的冲了上去,阻拦住了那群保安,一时间混战一团。

    而场上,苏灿只是瞟一眼那依旧满脸难以置信状的李不言,并没有在意四周那些嗷嗷叫的围拢过来的保安,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之后抓着对方拳头的手掌微微一用力,只听着咔嚓声中,李不言那条臂膀呈现诡异的弯曲,甚至森森白骨都从手臂扎出,让原本乱成一团的夜场一群保安都愕然,接着一个个脸色煞白,一股凉气从心底泛起。

    李不言一声闷哼,一张脸早就因为痛苦而扭曲成一团,不过此刻他终于摆脱了那恐怖的手掌,那一刻真有种逃出生天之感。

    接着,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逃,眨眼之间就窜出了夜场。

    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留下来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这是准备走?”李不言不要命的往外逃,可是耳边,那个声音却阴魂不散的响起,让他一阵心惊肉跳,眼角余光就看到那个身影如影随形在身边。

    这……怎么可能?

    作为混江湖的,他什么功夫不行,逃命的功夫绝对是一顶一的,在整个家族也没有人能够在轻身功法上更胜自己一筹,可是哪怕是这样,自己依旧没有摆脱对方……

    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这让他心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还是乖乖的留下来吧。”那个悠悠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李不言眼前一花,那道身影已经拦住了去路。

    李不言一脸发狠,就准备拼命,然而这时,那苍白的手掌出现在视线中,依旧如同先前那般轻飘无力的向着自己迎来。

    而且……那方向赫然是自己的丹田。

    李不言脸色大变,慌张的想要躲避,可是任由他如何躲避,那手掌都如影随形,难以摆脱。

    而后在他绝望的目光中,印落在自己的丹田之上……

    “不!”李不言绝望的目眦欲裂,而身子已经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凌空飞起,狠狠的砸开了夜场的大门,身子再次狼狈的砸在夜场里的地面上,余势不减的在光滑的夜场地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直到撞击在吧台上,才止住了去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