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命才是自己的!
    ,!

    而且,最不敢相信的是这个家伙出现在了晋省,他们李家的地头上,而对此,他们李家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所有人还沉浸在这个家伙死在秘境中的喜悦之中,如果……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对李家下手,绝对可以让李家措手不及。

    李不言相信,如果这个消息传回家族里的话,绝对会让家族里绝大部分人坐不住,但是……眼前这个家伙会让自己把这个消息传回去吗?

    如果是自己的话,自己绝对会借着对手还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情况下,突然袭击而让对手措手不及。

    现在他的存在,已经让自己知道了,除了杀人灭口,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保守这个秘密?

    李不言真的慌了,这一刻他宁愿自己从始至终就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

    “你还没有回我话呢!”苏灿一脸不满,“十二形里,你还会几形?”

    李不言一个激灵,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自己的弟弟因为泄露了家族秘传的虎形和熊形,结果现在拖着残躯在那里守宗祠呢,如果自己再泄露,难道自己也去守宗祠?

    而且最让他郁闷的是,他哪里有自己弟弟那样的身份可以学的家族秘传,自己不过就是被打发出来打理家族产业,说白了就是被家族放弃了的存在而已。

    李不言一脸苦涩:“十二形哪里是人就能修习的?能够有资格修习的,要么是家族嫡传后人,要么就是家族寄予厚望的核心子弟,我不过就是家族打发出来打理世俗产业的普通子弟而已,哪里有资格修习那种秘法?”

    “那就是说你连十二形中任何一形都没学过?”苏灿眉头一皱,这李家的人还真抠门,对自己人都这么抠,像这种秘法,怎么着也应该‘发扬光大’嘛!

    苏灿不满的瞟一眼李不言:“算了,你还是先告诉我生命元液现在在哪里!”

    李不言沉默了,如果自己告诉对方那批货在哪里,那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全成无用功?

    李不言有些不甘心!

    而且……自己不说,或许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如果把这仅有的依仗都失去,以自己知道对方身份这一条,就足以被杀人灭口了。

    “不说?”苏灿眼睛微微一眯,“既然这样,那你现在一点儿存在的价值都没有,我留你何用?”

    李不言不自然的心头一颤,紧接着就感觉胸膛上那只脚的力度加重了不少,一瞬间,胸腔中的空气被挤压出来,那种窒息的感觉让李不言一张脸涨的通红,双眼也是宛若死鱼眼一般的突出,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这家伙难道不想知道那批货现在在哪里了?

    最起码……也可以讨价还价一番才是。

    死亡的阴霾笼上心头,此刻的他耳边甚至恍惚间听到了胸前骨裂一般的吱呀声。

    他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李不言手脚并用的努力的挣扎着,脸上早已经被惶恐所取代,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冷静,此刻宛若离开水的鱼儿一般,努力的张大嘴巴,声音嘶哑而无力;“不……不要杀我,我……我告诉你生命元液藏在哪里……我……我可以保证不泄露你的行踪,我发誓……”

    他不想死,直到临死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人有怕死,平日里信誓旦旦的为家族抛头颅洒热血都特么见鬼去吧。

    家族都是别人的,命才是自己的。

    哪怕先前被废了修为,足以令他绝望,但是最起码还活着。

    人嘛,好死不如赖活着!

    胸口上那脚上传来的力道一松,得到机会,李不言拼命的咳嗽,而后大口的喘气,感觉到新鲜的空气涌入胸腔,那一刻才理解自己生命的可贵。

    “说吧,那批生命元液在什么地方!”苏灿笑眯眯的道。

    李不言动作一滞,而后神色犹豫的瞟着苏灿道:“那个……我告诉你的话,我又如何确保你不会杀人灭口?”

    “你好像现在还没有认清现实。”苏灿冷笑着道,“我可以在党城找到你,那么你认为我找不到那么大的一批货吗?”

    李不言脸色再次一变,他知道眼前这个家伙说的没错。

    对方既然能够找到自己,那么不难找到那一万支生命元液。

    毕竟这么大一批货,想要藏的没有丝毫痕迹,谈何容易?

    接着脸上明显多了一丝挣扎之色,最后咬咬牙,语气中带着一丝哀求的道:“只要你不杀我,我不仅仅可以告诉你那批货藏在哪里,而且可以帮你得到十二形中的其他几形!”

    “哦?怎么说?”苏灿来了兴致,笑眯眯的开口道。

    “因为……因为……我们家族有嫡系子弟在党城……”李不言一字一顿的道。

    而且深怕眼前这个家伙不理解这话的意思,李不言沉声的解释道:“你不了解,在李家,嫡系一脉拥有超然的地位,他们天生高人一等,对于我们旁系而言,那些秘法,哪怕一招半式都足以彰显自己的身份,可是对于嫡系而言,他们从认字起,那些秘法就是他们的枕边书……”

    苏灿眼睛微微一眯,而后终是收起了脚,眼神居高临下的盯着地上狼狈喘气的家伙,悠悠的道:“你最好别骗我。”

    “现在先带我去生命元液的藏匿点。”苏灿看一眼趴在地上,贪婪的吸着空气的李不言道,接着瞟一眼夜场里早就已经傻眼了的众人,“让你们的人都散了。”

    “是……是!”李不言再没有先前的那副优越姿态,连连点头道,强忍着手臂断折的巨痛,扭头看向夜场里的一众,脸色一冷,“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散了,有什么好看的。”

    一群保安也没有想到结局居然如此的戏剧性,不过老板又吩咐,他们又岂敢忤逆,呼啦一声,就远远的散开。

    之后李不言才小心翼翼的瞟一眼苏灿,颤巍巍的抬腿在前带路。

    看着李不言乖乖就范的在前面带路,苏灿终于松一口气,不过这一口气松懈,一股虚弱感直接袭来,让苏灿身子也是忍不住微微一摆,而也在这时,身边一个柔软的娇躯靠了过来,不着痕迹的伸手扶住了苏灿的身子。

    是甄甜甜。

    苏灿感激的一笑,心中也是暗自苦恼,虽然自己强撑着,可是那内伤依旧是隐患,不过好在很快就可以找到那批生命元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