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各个击破
    ,!

    没多久,仓库门口就出现一道身影。

    那身影出来之后,只是略微一停顿,就向着他们这边纵跃而来,那画面配上这黑暗的夜色,让车内的闫晋和许亚军莫名惊悚,盖因这黑影每一纵跃之间,足有十余米远,这弹跳力也太恐怖的,让他们有种穿越到僵尸片中的感觉。

    他们的车离那处仓库足有百余米远,而那黑影只是几个纵跃,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包车旁,也在此时,闫晋和许亚军才真正看到来者的相貌。

    对方年纪看起来比李不言还要大,脸上已经显现苍老之色,干瘦的身子佝偻着,如果不是先前那惊世骇俗的画面,这人绝对属于那种丢在人堆里,都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主。

    来者还没有靠近车辆,身子就显得更加的弯曲了,而一只手已经扶上了车门,同时略带嘶哑的苍老声音已经隔着车窗玻璃,传入众人的耳朵:“李少,这么晚了,怎么还劳烦您亲自来……”

    声音戛然而止,而后闫晋和许亚军就看到对方原本准备拉开车门的手一顿,接着那张满是谄媚的脸上表情赫然巨变,原本佝偻的身子瞬间绷紧,如同一根弹簧一般,飞弹而起……

    闫晋心头一声咯噔,暗叫不好,显然对方已经发现了异常,这是准备逃跑。

    而几乎同时,闫晋身边一阵清风扬起,眼角余光只注意到车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苏灿已经消失在自己的座位上。

    几乎同时,耳边就传来扑通一声,让闫晋眼皮都是连连直跳,飞快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时,只看到原先准备逃跑的那个家伙已经倒在了地上,从始至终根本连一声示警都没有发出。

    闫晋和许亚军两人相视一眼,而后都是狠狠的吞吞口水,眼睛看向那苏灿的背影时,眼中都带着难以置信之色。

    快,那速度简直快若闪电!

    此刻,苏灿已经远远走来,站在车门外,黑暗中,那双眸子格外的明亮:“继续。”

    “啊……哦!”惊愕中的李不言一个激灵,才回过神来。

    先前那一幕简直太快了,李不言自问,就算是自己鼎盛时期,恐怕也挡不住如此快的速度。

    如果这样快的速度,再配上刺杀术,恐怕就算是化神境的高手,都挡不住对方的刺杀吧?

    如果……对方对自己动手的话,自己恐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不言哆嗦着打开手里的手机,看一眼依在车门旁的苏灿,而后颤巍巍的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李不言深深的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沉声的道:“老三呢?怎么还没有出来?算了……你出来,我这边有点东西需要搭把手……”

    李不言吩咐完之后才挂掉了电话,而后眼巴巴的看着苏灿。

    没多久就又一个身影出现在仓库门口,显然是那另外一个炼神境的高手,向着他们这边的面包车急速而来。

    苏灿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有了李不言的‘配合’忽悠,自己完全可以出其不意的拿下两个炼神境的家伙,至于那帮子练气修为的家伙,苏灿就没有太放在心上了。

    看着那道身影靠近,苏灿才收起了身上的懒散,主动的迎了上去……

    身后,面包车内的闫晋和许亚军此刻都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灿,深怕错过了什么,不过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苏灿看似闲庭游步般的脚步,却时缓时急,身子好似只是一晃的样子,就出现在了那身影的身前,而后黑暗中似乎有一道妖艳的红芒一闪而逝。

    紧随其后的就是那原本凌空飞跃的身影再次噗通一声,砸落在地上,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看着这一幕,两人都是心头颤抖,而李不言更是心头拔凉。

    这是什么手段?

    两个炼神境,在江湖上都已经可以扬名立万的存在,却被对方如同斩瓜切菜般解决,这家伙是人吗?

    苏灿解决了两个炼神修为的家伙,之后并没有再让李不言打电话忽悠人出来送死,吩咐闫晋和许亚军对李不言严加看管之后,转身向着那隐没黑暗中的巨大仓库走去。

    仓库巨大的铁门虚掩,站在铁门外,苏灿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仓库内传来的一丝嘈杂声。

    苏灿小心翼翼的钻入仓库,就看到巨大的空间里,罗列着一排排的货架上堆满了密密麻麻的箱子,随手打开一箱,里面果然是生命元液。

    这一刻,苏灿松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有些激动,再看看那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箱子,略微的估算一下,显然那一万支被劫持的元液都在这里了。

    外边那个李不言并没有耍花招。

    苏灿对于这批生命元液可是抱着大希望,自己的伤势恢复就靠它们了,当然在此之前,还是先解决掉仓剩下的那几个练气境家伙。

    苏灿的目光穿过层层货架,看向了仓库的深处,在那里有若隐若现的灯光透出,时不时才传来男人的呼喝叫骂声,以及麻将牌的磕碰声。

    苏灿眼睛微微一眯,而后身子慢慢的隐没在密密麻麻的货架之间。

    ……

    苏灿的身影宛若鬼魅一般出现在仓库一角,透过货架的缝隙,仓库一角一丝不落的落入眼底。

    这里灯光明亮,一张麻将桌支在角落,四个赤身男子正骂咧咧的洗牌,其余四人散坐在麻将桌旁。

    苏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八个人全齐了。

    这些人全然没有一丝警戒的意思,一个个抽烟喝酒搓麻将,整个仓库角落,烟云缭绕,全然没有注意到苏灿的存在。

    麻将开局许久,其中一人终于似想起了什么,带着一丝狐疑的道:“三爷出去有一会儿了,怎么还没有回来?要不要出去看看?”

    “嗨!能有什么事儿,虎爷也出去了,害怕啥!三爷刚才不是说了嘛,老板来,肯定是接待老板去了。”麻将桌上的一人,嘴角叼着烟,一脸无所谓的道,“在这党城,三爷和虎爷两人足以横扫这里无敌手,安啦。”

    “这么晚了,老板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还怕这批货有意外不成?也太小心翼翼了。”其中一人说着,却是站起身离开座位。

    “喂,去哪儿!”

    “拉屎啊,靠。”男子骂咧咧的道。

    “滚远点儿,麻蛋,晚上手气这么差,老子这把要是还输了,肯定是因为你这坑货晦气传染给我了。”

    又一个不爽的声音飘入耳中,而此刻躲在货架之后的苏灿眼睛却是微微的眯起,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看着那个骂咧咧的男子,因为对方赫然向着自己这边方向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