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0章 龙纹的力量
    ,!

    三人面目狰狞的举枪扫射着,好似已经能够看到对面那个该死的家伙被扫成筛子,可是很快,三人脸上的狞笑凝固了,接着一双双眼睛都是难以置信的瞪大,眼底满是惊骇之色。

    因为,面对他们的扫射,那个家伙的身子却如同鬼魅一般的躲闪着,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飘然,对于三人而言,没有丝毫的赏心悦目可言,有的只是惊恐。

    三人本能的心生退意,可是那身影已经一晃之间,近在咫尺,清冷的声音已经在几人的耳边响起:“失信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

    声音随着刺耳的枪声同时戛然而止,紧接着是枪掉落地面的声音,而后传来的是一阵嚯嚯,如同起球漏气了一般的声响。

    只见此刻,三人双手死命的捂着脖颈,不过鲜红的热血依旧如同喷泉一般,从指缝之间喷涌而出。

    而一双双眼睛,都如同死鱼眼一般,好似要从眼眶中瞪出,那眼底已经满是绝望之色。

    他们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唯有鲜血不要钱一般从口中宣泄而出……

    三声中午落地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整个仓库都是安静了下来。

    苏灿低头看一眼这些人,没有丝毫的怜悯,这些人为了这批生命元液,半路劫持不说,对于先秦生物的人,居然赶尽杀绝,简直死有余辜。

    苏灿摸出了手机,打通了外边闫晋的电话,没多久,闫晋就和许亚军拖着半死不活的李不言走进了仓库。

    看到仓库那横七竖八的尸体时,闫晋和许亚军也是心惊肉跳,他们长这么大,干过最血腥的事儿,恐怕也就是杀鸡杀鱼,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

    闫晋狠狠的吞吞口水,强撑着哆嗦的两腿,紧张的看着苏灿,发现苏灿没有受伤,松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是惊骇,这苏少一人对付八个带枪的人,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边还麻烦你们处理一下!”

    闫晋和许亚军相视一眼,立马连连点头:“放心,苏少,我这边现在就安排人。”

    “对,保证处理的妥妥当当的。”许亚军立马配合的点点头道,“听说市局正在为了一批被劫持的货而焦头烂额,上面省里亲自督查的大案件,这样打的功劳白送给市局,我就不信那些人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急。”苏灿沉声的道,而后目光看向了浑身都是脚印,狼狈不堪的李不言。

    “苏少,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敢玩小聪明,欺骗你,简直该死。”一旁的闫晋和许亚军一脸气愤的道。

    “苏……苏少,冤……冤枉……”李不言一脸慌张,“我没有来得及提醒你我手下有枪,你就已经进仓库了……”

    “是么?”苏灿似笑非笑,虽然这些人有枪没枪,都没有改变结果,不过眼前这个家伙先前并没有提前提醒,明显心怀恶念!

    苏灿来到李不言面前,看着神色慌张,眼神躲闪的李不言,之后就是一脚踹在对方的小腹之上,原本被许亚军和闫晋拎着的李不言身子就如同败絮一般凌空飞起,狠狠的砸在货架之上,最后又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的滑倒在地上,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苏灿并没有上去宰了这个家伙,只是声音却是冷了下来:“最好不要给我耍小聪明,否则,后果自负。”

    “是……是……”李不言如同一条狗一般,匍匐在地上,微微诺诺的应道。

    苏灿没有再看李不言,如果不是他对那个李不言口中的李家嫡系有想法,这个李不言早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苏灿吩咐闫晋和许亚军看好李不言,之后就走向了货架丛,他现在要做的自然是先治疗自己的伤势。

    ……

    阳光从仓库狭窄的窗户投入进来,落在了仓库的地上,同样也落在了盘坐在地上的苏灿的身上,让苏灿身上都好似被镀上了一层红芒。

    此刻的苏灿一动不动,宛若老僧入定一般,可是细细观察,却会发现这仓库这片小天地间,似乎有缕缕水汽从那密密麻麻的生命元液包装箱中逸散出来,向着苏灿身边聚集,之后没入苏灿的身体之中。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逸散出来的气息由浓转淡,直到最后再没有丝丝缕缕,盘坐着的苏灿才豁然睁开了眼睛。

    那一瞬间,苏灿那双眸之中一道精芒一闪而逝,紧接着双眼归于平淡而内敛。

    苏灿此时感觉自己浑身充满着熟悉的力量。

    虽然他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也算是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如果不是胸前那个无止境的抢夺自己‘资源’的龙纹,自己借着这一仓库的生命元液,恐怕早就恢复彻底了。

    苏灿有些苦恼的看看胸前那龙纹,他发现经过昨晚那将近一万支生命元液的滋润,愈发的活灵活现了。

    苏灿原本准备起身,不过心中却是莫名一动,不由想到那日在甄甜甜所在的小区晨练时发生的那一幕场景。

    苏灿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胸前的龙纹,之后小心翼翼的伸手拂上龙纹,几乎在手掌触及龙纹的一瞬间,那龙纹似乎荡起一丝波纹,而那波纹瞬间扩散开来,让苏灿有种天旋地转之感,紧接着就感受到一股吸力传来。

    虽然这种感觉当时也感受过,不过在此感受还是让苏灿心头一惊,而当他再次定睛时,眼前的景象已经变了。

    不再是仓库内的场景,而是在那祭坛之上。

    苏灿一脸难以置信,相比上次恍惚如同幻觉一般的不真实,此刻眼前却是无比的真实。

    苏灿伸手抚摸着祭坛上那雕龙的石柱,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石头上传来的冰冷,而目光看向祭坛下倒伏的蛟龙和巨猿,那惨烈的激战好似就在昨天。

    他……又回来了?

    这不是幻觉,不是梦境,是真的回到了这个秘境?

    不是说这个秘境一甲子一轮回,那个通道之门一甲子才能开启一次吗?那么自己现在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

    是那个龙纹带他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