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2章 有福独享……有难同当!
    ,!

    离开仓库之后,苏灿径直找到了被闫晋关押的李不言。

    虽然只是过了小半夜时间,但是此刻的李不言早已没有人形,整个人狼狈不堪,宛若一条狗一般,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而折断的手臂呈现诡异的弯曲,只是被纱布胡乱的包裹,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看着苏灿进来,蜷缩在角落哆嗦的李不言抬起惨白的脸,接着如同一条狗一般扑过来,对着苏灿摇尾乞怜,那干裂的嘴巴哆嗦着,声音嘶哑的道:“水……给我水,我要喝水……”

    李不言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手臂上的伤几乎流干了浑身的血,那种身体脱水的恐怖让他一刻也不想在体会了。

    “李家的嫡系子弟现在在哪里?”苏灿居高临下,看着抱着自己的大腿,满是哀求之色的李不言道。

    “我……我带你去……我保证带你去……”李不言连连点头,带着哭腔的道,他现在需要水来补充身体流失的血液。

    苏灿对着身边的闫晋微微示意,闫晋自然会意,出去没多久就拎着一大桶的冷水进来。

    李不言一双浑浊的眼睛在这一刻蹦出难掩的光彩,而后几乎发疯了一般的冲向水桶,整个脑袋都沉在了水中,张嘴鲸吞牛饮着那冰凉的自来水。

    他从未像现在这一刻这般体会到水的重要。

    那冰冷的水滑过喉咙,吞入肚中,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带我去找你口中的李家嫡系子弟。”苏灿看着李不言喝完,才平静的开口道。

    李不言摸着鼓涨的肚子,此刻他感觉好似张张嘴,肚子里的水都会从喉咙溢出,听到苏灿的话,他只是点点头。

    而后就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如同醉酒一般摇椅晃的在前带路。

    ……

    这是一处豪华的卧房,房间里衣服散落一地,中间一张堪称巨大的水床之上,李不开发出一声沉长的低吼,许久之后才一脸满足的扑在床上。

    而在他一旁是几个早已经无力动弹的身躯,那一张张娇颜之上没有迷醉满足,只有惊恐之色。

    这一幕落入李不开的眼中,心中莫名的涌起一丝快意,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厉害’!

    他很满意自己的‘战果’,而这一切都是那生命元液的功劳。

    李不开脸上抑制不住的得意,别人用这宝贝增加自己的修为,自己就不一样了,可以用这个宝贝来享受生活的乐趣。

    修炼多么枯燥,人生苦短,自然还是及时享乐要紧。

    有了这宝贝,以后谁还敢笑话自己没用?

    自己回头就让家里那个黄脸婆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

    李不开幻想着那个黄脸婆苦苦哀求的模样,嘴角止不住勾起一抹得意,却在这时,他的幻想被轰的一声爆响打断,原本紧闭的房门被瞬间轰开。

    实木的木门直接脱离门框,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如同纸糊的一般,轰然爆碎,让原本想入非非的李不开也是心惊肉跳,接着浑身都是一个激灵,慌张的从床上爬起来。

    视线中,只见一个陌生的男子悠然的走进来,而在这个陌生的年轻男人身后,跟着一个浑身狼狈的家伙,不正是李不言?

    李不开瞬间明白明白过来,一边慌乱的抓着床头的衣物,一边尖声嘶吼着道:“来人,快来人!你们这群混蛋都死哪去了,连个门儿都看不住,一群废物”

    没有人回应!

    李不开脸色难看了下来,自己在外守卫的那些手下呢?

    那群饭桶在干什么?

    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这群人都没反应?

    “你是在叫你的那些手下吗?”苏灿笑眯眯的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那些人恐怕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李不开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一双眼睛之中被惊惧充斥:“你……你杀了他们!”

    “宾果!”苏灿一个响指,笑眯眯的道,“恭喜你答对了。”

    “你……你是什么人。”李不开一张脸阴沉的可怕,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明知故问?”苏灿瘪瘪嘴,轻蔑的道。

    “你是先秦的人?”李不开哆嗦着脸皮道,接着忍不住咬牙切齿,满脸愤怒的看向李不言,“李不言,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出卖我!”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能够看出来,是李不言将这家伙引到这里来的。

    他愤怒自己被出卖的同时,心中也是一阵发慌,自己的那十几个手下,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居然被悄无声息的处理了,李不开一想到这手段,就心头发毛。

    此刻哪里还有那心思去想那些风花雪月?身子已经飞也似的向着那窗外窜去……

    “想走?”苏灿冷笑的道,“你难道就不准备去陪陪你的那些手下?”

    苏灿身子只是微微一晃,接着就如同穿越了虚空一般,身子直接在李不言身前消失,当再次出现时,已经挡住了李不开的去路。

    这宛若鬼魅一般的手段,让李不言也是一脸惊恐之色,而李不开更是见鬼了一般,慌张的连连倒退,一张脸上更是一变再变:“哥们,你们那生命元液,全都是李不言的主意,跟我可没关系,冤有头债有主,你可找错了人……”

    “是吗?”苏灿笑着伸手摸摸鼻子,乜着眼睛瞟着李不开,“听李不言说,你是李家嫡系子弟?来来来,先给我打一套十二形拳,打得好可以给你个痛快,让你跟你的那群手下见面哦!”

    李不开脸色大变,满脸戒备的连连后退,满脸厉内荏的威胁道:“小子,我告诉你别乱来,既然知道我是李家嫡系子弟,你就应该知道动我的后果,你们区区先秦生物还担待不起,别给自己的老板惹祸,有些人是你们惹不起的存在!”

    “你的废话真多。”苏灿掏掏耳朵,接着飞快的出手。

    只听着咔嚓一声,原本威胁着的李不开一双眼睛就惊恐的瞪大,接着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诡异弯折的手臂,还有那穿出皮肉的森森白骨,下一刻不由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而看着李不开那凄惨的模样,同样被折断手臂,狼狈不堪的李不言却是瞬间心理平衡了……

    有福可以独享,有难……必须要同当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