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血债就该血偿!
    a ,最快更新极品兵王最新章节!

    李家的内库,很显然应该跟皇家府库一个类别,属于李家小金库,藏财物的地方。

    而且让苏灿眼睛冒光的是,从内库所在的位置就能够看出这个府库在李家的重要性,因为它赫然处在李家这个村落最核心的位置,在他一侧就是李家的宗祠,而另一侧便是议事厅。

    苏灿来到府库处的时候,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搜刮一番。

    想李家好歹也是隐世家族,传承数百年,肯定搜刮了不少的宝贝,什么金银珠宝之类的,肯定多不胜数,自己来李家一趟,绝对不能错过。

    看着府库铁将军把门,苏灿只是伸手一拉,巨大的铁锁被拽开,苏灿已经按耐不住的就准备推门,不过也在这时,一道凌厉的破空声传入耳中,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愤怒的声音:“住手。”

    那‘住’字飘来的时候,人还在很远,可是‘手’字响起时,声音已经近在耳边。

    原本准备推门的苏灿手上的动作一顿,接着没有丝毫的犹豫,翻身一掌迎向破空声传来的方向……

    “噗!”

    一声宛若空气被压缩的闷响中,掌掌相对。

    苏灿没有动,只是上半身微微摇晃,而凌空扑来的身影却是由急速中径直被定在空中,而后一声闷哼,那老态的身子狼狈的倒飞而回,落在地上,依旧余势不减的连连后退十余步,才止住了身影……

    李尔山脸色铁青,而一双眼睛之中更是涌起从未有过的凝重。

    作为李家的大长老,李尔山在李家代表的不仅仅是族长之下,最有权势的男人,更代表的是李家处理世俗事物中,除了族长之外的最强战力。

    而且这些年,族长因为某些原因,已经退居幕后,身为大长老的他隐隐已经成为了李家的第一人,更是隐隐将李家的嫡系都压制。

    可是他刚才在那一掌中感觉到了什么?

    那是一种不可匹敌的力量,居然让他涌起一种无法抗衡之感。

    李尔山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对于这个年轻人,他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在先前交手之前,他自认为对他的了解无比的透彻。

    因为自己的二儿子,自己寄予厚望,结果因为虎形和熊形的泄露而永远守护宗祠,而自己的大儿子,更是被废掉修为,对于自己而言,自己跟这个姓苏的绝对不死不休。

    不将他挫骨扬灰,不解自己心头之恨,可是先前只是那一掌,他才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自己想要拿下这个小子,显然不容易。

    苏灿收回手,眼睛却是微微的眯起,眼底闪过一丝讶然,因为从先前那一掌上,苏灿发现这个跟自己交手的家伙修为居然比之前那个龙一老道还要高上一分。

    不过……这又怎么样?

    那个龙一老道开始不是很牛叉,最后还不是被自己锤成了孙子。

    而之后自己经历了试炼秘境的奇遇,加上这次的十步一杀,早已不是当初的苏灿,自认拿下眼前这个老者不在话下。

    只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急促的脚步声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起,只见黑暗中,十几个老者从四面黑暗中出现,隐隐呈现扇形围拢过来。

    苏灿眉头微微一挑。

    这些人年纪一大把,一看就是李家德高望重之辈,而且每个人的气息都不弱。

    修炼,虽然跟修炼者的资质有关,但是有的时候勤同样能补拙,岁月的堆砌,也足以让一个人修为凝练高深。

    不过苏灿只是扫了一眼这些人,却并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等级的差距不是靠人数的堆砌就可以抹平的。

    “咳咳!”

    轻声的咳嗽声吸引了苏灿的目光,而紧接着他眼睛微微眯起,第一次脸上露出了戒备之色。

    黑暗中,只见一个老者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来。

    老人走的很慢,可是却让苏灿心头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好似他那颤巍巍的动作都有种融入这片天地之中的感觉……

    高手!

    这是苏灿心头第一时间涌起的感觉,苏灿虽然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太过炽烈的气息,但是那种直觉不会错。

    “年轻人,如果你现在退走,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老者慢悠悠的出现在人群之后,而后站定身子,一双浑浊灰败的眼睛瞟着苏灿,声音都颤巍巍的道。

    老人的话让苏灿一愣,没想到老人开口说的居然是这话。

    既往不咎?

    自己可是烧了他们的藏书楼,搬空了他们的兵器库,并且付之一炬,他都能忍?

    苏灿一脸古怪,而包围过来的一群族老听到老者的话,都是脸色难看……

    “族长,不能就这么算了。”

    “对!想我李家傲立江湖几十载,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打上门来过?传出去,我们李家将成为江湖的笑柄!”

    “哼,这家伙几次三番跟我们李家作对,伤我李家子弟,今日定要让他有来无回……”

    “……”

    苏灿冷笑的看着眼前那些脸色铁青的族老,之后目光才落到了那个好似半死不活的老者身上:“李家的族长?”

    “对,老朽不才,正是李家的族长,李家的事情我还做得了决定。”李家的族长并没有因为一干族老的不满而改变想法,依旧一脸平静的道。

    “你做得了决定,但是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这样就走。”苏灿眼睛微微一眯,不知道为何,看着眼前这个老人那副姿态,苏灿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只是这种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苏灿有些想不上来,他确信自己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个老人。

    这种熟悉感不是他的面相,而是……那种半死不活的姿态……

    李家的族长听着苏灿的话,一张虚弱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动,神色间也多了一丝正式:“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不准备就这样走咯?你可考虑过后果?”

    “我承认,你很强!”苏灿一脸冷冽,一字一顿的道,“但是那又怎么样?这次我既然来了,就没有准备善了,有些事也该是要好好的算算账了!”

    “血债就该血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