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8章 神奇宝衣
    a ,最快更新极品兵王最新章节!

    而看着这一幕,苏灿脸上并没有应有的惊喜,而是一脸惊咦。

    因为自己这信心满满的必杀一击居然只是搅碎对方的那身长袍,别说要对方的命,居然连里面的一件大褂都没有刺破。

    这怎么可能?

    十步一杀不是号称十步之内无人生还么,却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使出十步一杀却无功而返……

    苏灿有些灰心,不过紧接着目光一凝,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那件隐藏在外袍之下的华美大褂。

    不对!

    是这件大褂有问题。

    只见那昏暗的灯光下,隐藏在那碎裂的长袍之内的大褂之上隐隐有金属光泽流转,更神奇的是大褂上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勾勒着一副百鸟朝凤图,上面的每一只鸟形都好似随时会活过来,跃然而出一般……

    只是……如此艳丽的一件大褂,配上李家这个族长垂垂老矣的干瘦身板,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一定是这件大褂挡下了自己的必杀一击。

    警察都有可以挡子弹的防弹衣,那么眼前这个李家的族长穿一件防‘剑’内/衣也说得通了!

    苏灿眼睛一点点的亮了起来,之后抬手举剑遥遥一指脸色苍白的李家族长身上的那件花里胡哨的大褂:“恩,这是我的!”

    苏灿觉得自己穿上这大褂,肯定要比这个干瘪老头好看,此时自然不会客气,一扬长剑就冲了上去。

    于是,原本脸色苍白的李尔亮一张老脸都是黑了下来,忍不住怒哼一声,而看着对方冲来,眼底更是寒光闪烁。

    说实话,之前他根本没有将这个小子放在眼里,虽然听说那个龙一老道都折在这个家伙的手里,但是自己自信即便是拿不下这个小子,也不会容他放肆。

    可是此刻他不得不正视,如果不是自己身上有这么一件宝贝,他自问自己能不能躲开先前那一击都是问题。

    而且,即便是这宝贝侥幸抗下了那道剑芒,让那剑芒无法刺破衣服,但是却无法阻挡那剑芒带来的恐怖冲击力,让他此刻五脏六腑都有种被轰碎的错觉。

    就如同防弹衣一般,哪怕可以挡住子弹,但是子弹造成的冲击力却是无法化解一个道理。

    李尔亮强忍着喉咙泛起的腥甜,一双眼睛阴鸷的瞟着冲过来的小子,眼底却是闪过一丝疯狂:“不知死活的东西!”

    几乎同一瞬间,李尔亮的气势变了,只见他随手一摆,身上那原本褴褛的外袍轰然爆碎,碎裂的布块四散开来的同时,那件满是飞鸟图纹的大褂颜色似乎愈发的鲜艳明亮了一分,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苏灿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因为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那件穿在李家族长身上显得有几分宽松的大褂居然如同活过来一般诡异的收紧,化作了一件紧身衣,而上面那一只只形态各异的鸟形,居然真的活过来一般,化作一道道活灵活现的幻影,脱离那件大褂,向着自己这边展翅飞来。

    苏灿甚至能够听得到百鸟鸣啼的声音,一切都宛若真实。

    这……怎么可能?

    幻术,一定是幻术!

    苏灿摇摇头,想要将这一切假象驱出脑海,而此时一只鸟形已经起先到达,振翅从身侧呼啸而过,几乎同时,一声衣服撕裂声中,钻心巨痛从身侧手臂传来,也激醒了苏灿。

    他目光一凝,只见先前那鸟形呼啸而过的翅膀在自己手臂上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下一道锋利的血痕,那伤口几乎深可见骨……

    更让他头皮发麻的是那在自己手臂上留下一道伤口的鸟形幻影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转了个弯,从身后再次呼啸而来。

    这一刻,苏灿变了脸色,这些鸟形居然不是幻术!

    而是真实的。

    眼看着那剩余的鸟形幻影呼啸着从四面而来,苏灿忍不住头皮发麻,此时不敢再有丝毫的懈怠,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道剑芒,迎向了那些呼啸展翅而来的幻影……

    叮叮当当宛若金属击鸣声中,苏灿清晰的感受到剑身传来的一股股巨力。

    苏灿想要后退,却已经被从四面八方冲来的百鸟包围,苏灿手中长剑舞成一道道剑幕,可是依旧难以完全的将那些鸟形幻影阻挡在外……

    耳边是衣服撕裂的声音,而那钻心的巨痛让苏灿脸色更是一变再变。

    哪怕有身体内的生机之力飞快的修复伤口,但是那种被撕裂的巨痛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更让他抓狂的是那些被长剑击飞的鸟形幻影会再次锲而不舍的飞回来,加入战团。

    这……何时才是个头?

    那种钝刀割肉的疼,让苏灿也是急红了眼睛,更抓狂的是这种疼没完没了。

    苏灿发狂了一般的举剑挥砍着那些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的鸟形幻影,不过总有漏网之鱼在他身上毫不客气的留下一道道伤口……

    不过眨眼之间,鲜血染红了苏灿的身体,不过这也激起了他的凶性,长剑的攻击愈发凌厉。而随着苏灿且不舍的挥砍,慢慢的原本近乎麻木的苏灿眼睛却是微微一亮。

    因为他忽然发现,那些幻影每次被自己的长剑击中,虽然倒飞而起,随后会再次加入战团,但是那身影明显不如先前凝实,虚幻了几分。

    也就是说,这些烦人的幻影并不会永远存在,它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在消耗自己的能量,当能量消耗完时也就是他消失之时。

    发现这一点,原本疯魔了一般的苏灿心中也是松一口气,而后长剑的反击愈发的凌厉起来,眼睛却透过那密密麻麻攻来的幻影,目光灼灼的盯着那李家族长身上的大褂。

    心中有一个人影在呐喊:“我的,这宝贝是我的!”

    战场之外,李家的一众族老早就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他们看到了什么?那原本在衣服上的画居然活过来了,而让他们无法抗衡的那个姓苏的小子,在这些鸟儿的围攻之下,居然伤痕累累,哪怕是对手,也让在场所有人头皮发麻。

    接着就是一脸雀跃惊喜,没想到他们的族长居然有如此手段。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宰了这个小子!”李尔亮声音嘶哑的道。

    别人雀跃,但是他明白,那些幻影坚持不了多久,那个姓苏的脱困,就是他们所有人的灾难。

    看着幻影中愈战愈勇的苏灿,李尔亮咬咬牙,一脸决然的一掌拍在身上,只见大褂上那朵艳丽的牡丹花瞬间活过来一般,那粉色、红色、黄色的花瓣诡异的从衣服上片片飞出,呼啸着向着远处那家伙而去……

    而这已经是李尔亮的极限了。

    李尔亮的身子一个踉跄,脸色愈发的灰败了,激发身上的大褂付出的好似不仅仅是自己的体力,而是自己的生机寿元。

    而就在他命令一干族老群起而攻时,一个惊喜的声音飘忽不定的在耳边响起:“咦,没想到那件法衣居然落在你一个小小的武者家族手中,不过……这还真的是明珠蒙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