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石元轩
    a ,最快更新极品兵王最新章节!

    苏灿并没有如他们想象的一般起身去追他们其中的某一个人,看着几人四散开来的身影几乎转瞬之间就在视线中变成了黑点,眼看着就要消失在黑暗中,苏灿嘴角却是勾起一抹戏虐的笑。

    而后,在李尔山等人狐疑的目光中,苏灿只是一扬手,虚空如同,幻化出一道道虚幻的气刃,紧接着破空声突兀的响起,那蠕动的气刃撕裂虚空,射向远方。

    这一切对于场上的李尔山而言,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他们看见的只是苏灿轻描淡写的随手一扬,就在他们不明所以的时候,远处,那几个人逃跑的方向突兀的传来几声惨叫声,接着是重物落地的闷响。

    这让李尔山等人都是心惊肉跳。

    这是什么手段?

    抬手杀人于无形?而且那几人早已逃出数百米外了吧?

    可是数百米依旧逃不出眼前这位的手掌心。

    哪怕是他们也想过,万一这家伙要赶尽杀绝,他们也四散而逃,能逃出几个算几个,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想像是美好的,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李尔山等人自认为已经高看了眼前这位,可是现在才发现,他们还是远远的低估了对方。

    苏灿没有去看李尔山等人的脸色变幻,此时四周依旧有零星花鸟幻影在锲而不舍的割裂自己的肌肤,不过这已经无关痛痒了,苏灿身体真元一振,那些幻影就直接炸裂开来,化作最本源的灵气,被苏灿吞噬。

    此刻的他目光最终落在了当年那一切的幕后主使,李家的族长身上:“现在,该你了。”

    场外,身为族长的李尔亮脸色愈发的苍老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

    不过让他束手就擒,这完全不可能。

    蝼蚁善且偷生,更何况是他?

    如果他不怕死,当年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寿元无多,想要延续自己的寿命,而去争夺那白玉玄甲。

    但是想要反抗,自己全盛时期或许可能,现在自己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李尔亮脸色一变再变,那浑浊的眼睛之中,光芒闪烁,最后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咬牙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你!”

    “恩?”原本准备动手的苏灿动作一滞,眉头微皱,脸上也是露出狐疑之色。

    自己的什么条件?

    答应自己什么?

    不对!

    苏灿双目一凛,瞬间想到了对方这话根本不是对自己说的。

    他来只记得找李家报仇,全然忘记了自己有关李家定位,是那个掠走甄甜甜的家伙发给自己的。

    苏灿一脸冷厉,飞身就向着李家这个老族长扑去,而也在这时,虚空中一声熟悉的轻笑响起:“算你识相!”

    果然,是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

    苏灿脸色难看,就准备一鼓作气的拿下李家的这个族长,却在这时,自己和李家族长之间,虚空微微蠕动,接着凭空出现一个斗大的拳头,狠狠地轰向了苏灿。

    “装神弄鬼。”苏灿脸色铁青,本来就准备找这个家伙,没想到这个家伙自己出现,既然如此,这次就别准备全身而退了。

    苏灿没有躲避对方的拳头,而是一扬手,一把拎住对方的胳膊,接着一甩,一个瘦小的身影就这样,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被凭空从‘虚空’中扯了出来,而后苏灿只是随手一扬,如同丢垃圾一般的丢向了一旁,而身子依旧冲向李家的族长。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李尔亮被苏灿这一手给镇住了,没想到这个家伙也不是苏灿的对手。

    不过想想也释然,如果这家伙是这个姓苏的对手的话,也不会把他们李家拖下手。

    眼看着那姓苏的依旧不依不饶的向自己这边冲来,李尔亮却丝毫不恋战,一声沉喝,那原本紧紧裹在自己身上的那件大褂突然展开,居然成了一块巨大的方帕一般,接着只是往身上一裹,就如同被罩上了哈利波特魔法隐身斗篷一般,凭空的失去了踪迹。

    苏灿见到这一幕,先是一愣,紧接着眼底却是涌起一丝兴奋,这件衣服……自己要定了。

    谁来抢也不行。

    苏灿想要追,不过这时,耳边已经传来恼羞成怒的声音:“想走?问过我了吗!”

    紧接着,虚空变幻,前一刻也夜明星稀,只是转眼之间就化作了漫天飞雪,那鹅毛大雪遮天蔽月,雪花飞转,每一片都宛若刀子一般,向着苏灿呼啸而来。

    面对这一切,苏灿不为所动。

    第一次,自己被眼前这一切迷幻,以至于陷入幻境,最后事事被动。

    但是这一次,还想玩这一招,也太小看他苏灿了。

    他怎么可能在同一件事情上跌两次跟斗?

    苏灿闭上了眼睛,沉神凝气,一只手缓缓的抓紧了手中的长剑。

    气势在这一刻凝结,只是一瞬间,那彻骨寒意消失了,那片片雪花消散了,那熟悉的感官触觉再次回归,当他再次睁开眼睛,一道精芒一闪而逝。

    而也在这时,对方的偷袭已到,只见对方手中同样握着一把长剑,长剑透着彻骨寒意,宛若寒冰铸造而成,还没有靠近,那冷冽寒气肆意,有种切肤之痛……

    对方此刻也对上了苏灿的眼睛,看着苏灿双目清明,脸上的狞笑化作了错愕,接着一股死亡的威胁令他脸色大变,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身子一扭,就想要逃离,不过也在这时,苏灿出手了。

    那一刻,手中的长剑宛若一道流光,撕裂了虚空,停滞了时间,同样映亮了这片黑暗……

    “叮!”

    金属交鸣声响起,紧接着一声惨哼,原本冲向苏灿的干瘦男子身子如同败絮一般的飞快,鲜血狂飙而出,当他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之色:“你……破了我的幻术?”

    “哼!”苏灿一声冷哼,此时没有去看显然受伤不轻的家伙,而是目光带着狐疑的看向对方手中的那柄好似冰霜凝结,近乎透明的长剑。

    此刻那长剑承受自己十步一杀一击居然完好无损!

    这怎么可能?

    苏灿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上面此刻符文流转明灭,嗡鸣不止。

    对于自己手中这把从秘境之中得到的长剑,可是了解颇深,可以说对付别的兵器,宛若切菜砍瓜般容易,普通的兵器根本难以抗衡他的一击之力。

    而对方那把剑能够抗下,也就是说,这把剑也非同一般,显然不是凡品。

    苏灿的目光从剑上收回,而后看向了李家族长消失的方向,只要杀了当年凶案的罪魁祸首,压在自己身上六年的大仇也就得报了,可是自己去杀那个李家的族长,甄甜甜又怎么办?

    犹豫了些许,苏灿最终没有追下去,还是瞟向了此时一脸难以置信的男子身上:“说吧,甄甜甜在哪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石元轩脸上的震惊已经消失,努力的平复心头激荡的气血,脸上露出一脸拿捏的戏虐冷笑,“怎么,你想动我?我之前好像说过,你敢动我的话,你的女人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