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3章 双剑对峙
    a ,最快更新极品兵王最新章节!

    苏灿眉头皱起,冷冷的盯着对方,眼底却是难掩愤怒……

    这家伙又拿甄甜甜来拿捏自己,真当他手里绑架了甄甜甜,自己就拿他没辙了吗?

    “怎么?不敢动手?”石元轩看着苏灿脸色变幻不定,脸上愈发的得意起来,而后站起身来,随手拭去嘴角的血渍,一双眼睛带着挑衅的瞟着苏灿,“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放心,这事儿没完,我还会来找你的。”

    苏灿脸色愈发阴沉了几分,接着却是怒极而笑,这家伙居然还敢挑衅自己!

    还会来找自己?

    苏灿自问自己跟这家伙无冤无仇,甚至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结果对方却两次想要至自己于死地,现在刺杀失败,还想要全身而退?

    真当他是面团,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吗!

    眼看着这家伙就要像上次那般,一个转身,身子就要隐匿虚空之中,苏灿一声冷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那么容易!”

    苏灿只是伸手一扬,手中的长剑已经化作一道锐芒,势不可挡的撕裂虚空,刺向对方即将消失的身子……

    石元轩心头得意,自己失手又怎么样?这家伙破了自己的幻术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他就喜欢看到对方能打得过自己,又不能把自己怎么样的那副便秘的样子。

    石元轩决定了,这次回去,一定不能让那个女人死了,毕竟那女人可是一块免死金牌。

    石元轩准备离开,不过也就在这时,一股令他惊悚的气息突然笼罩过来,那种凌厉的杀机让他毛骨悚然,只是一瞬间,他知道自己失算了,这个混蛋居然要下杀手!

    石元轩没有想着逃,他知道自己逃只会死的更快,先前那些李家的族老就是前车之鉴。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飞快转身的同时,扬起了手中的长剑,一声沉喝:“封!”

    几乎在他沉喝出声的同一瞬间,手中的长剑光芒大炽,一股寒意以长剑为中心,四散开来,那刺骨的寒意好似冰封了虚空一般,一切都在这一刻禁滞。

    不过这并没有挡住那凌厉而来的剑芒。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苏灿投出的那道剑芒宛若撕裂了虚空,穿越了时光,眼前那画面如同被放慢了无数倍的慢镜头一般,众人可以看到剑刃在旋转,甚至可以看到那剑刃旁剑气吞吐。

    而所过之处,那好似被冰封冻结的虚空宛若玻璃般咔嚓碎裂……

    石元轩眼睛惊恐的瞪大,眼看着那长剑就要冲破禁滞,他再次一声暴喝出声,同时脸色瞬间苍白,好似被抽离了浑身的精气神一般。

    同一时间,手中的长剑寒光大绽,那如同冰霜一般透明的剑身之上,一丝丝宛若冰裂纹一般的纹路诡异的亮起,接着居然脱离了石元轩的手,凭空悬浮而起。

    那一刻,这长剑瞬间如同复活了一般,在苏灿长剑的锋芒之下,发出一阵嗡鸣,居然挡住了苏灿长剑无匹的攻势。

    原本碎裂的虚空好似再次在凝结,两柄剑同时悬空嗡鸣,居然都不能奈何对方。

    见到这一幕,苏灿眼中的惊讶更甚,而石元轩苍白的脸上也是讶然,没想到自己的拼死一试,自己的长剑居然自主的对抗对方的兵器。

    这种情况曾经从未有过。

    石元轩想要抓住自己的长剑,可是没有自己长剑的抵挡,苏灿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柄剑绝对会把自己扎穿。

    脸色变幻不定,没有人知道这长剑对自己的重要,他不能没有它,可是此刻自己再不逃,恐怕连命都要留在这。

    最终,石元轩恨恨的跺跺脚,转身头也不回的就逃。

    “想逃?经过我同意了吗?”看着对方居然还想走,苏灿冷笑。

    此时没有去看那两柄相互僵持的长剑,目光看向准备逃的家伙,如同先前面对那逃窜的李家族老一般,只是一扬手,虚空再次蠕动,紧接着破空声响起,不过转瞬之间,原本逃窜的石元轩发出一声惨叫,身子已经狼狈的跌落在地。

    苏灿抬腿,只是一步跨出,身子却好似穿越虚空一般,突兀的出现在倒在地上惨叫的石元轩身前。

    苏灿并没有杀了对方,而只是废了对方的四肢。

    此刻他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盯着对方。

    而看到苏灿那投来的漠然目光,惨叫中的石元轩满脸惊恐,哪里还有先前的淡然姿态。

    石元轩努力的想要逃,可是四肢被废的他却如同一条蠕虫一般,丑陋的蠕动着身子,努力的远离眼前这个家伙:“不……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不然……不然你也找不到你的女人,她……她也要给我陪葬。”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灿眼睛微微一眯,再次一扬手,一道凝刃激射向场上的男子,在对方手臂上再次留下一道血洞。

    看着对方的身子因为痛苦而痉挛,苏灿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怜悯,只有冷笑:“放心,我不会杀了你,至少在你说出她在哪之前,我不会杀你,不过不杀你,却不代表我拿你没办法,这世上还有一种痛苦,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痛苦哀嚎中的石元轩一双眼睛宛若死鱼眼一般的瞪大,这一刻,他真的慌了,当自己没有了底牌,他好像也唯有任人揉捏了。

    这一刻,他突然有点儿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接下那个男人的悬赏。

    苏灿没有再理会地上的家伙,对于苏灿而言,被废了四肢的家伙不过就是待宰的羔羊,自己空闲下来,可以好好的跟他玩一玩。

    此时,苏灿的目光饶有兴致的看向了虚空中,胶着在一起的两柄剑。

    紧接着,苏灿抬起手,向着那长剑抓去。

    那长剑好似感觉到了危险一般,居然想要弃下对峙的对手,准备逃。

    苏灿哪里可能给它这个机会,一把已经抓住了剑柄……

    一声嗡鸣,这一刻虚空都好似一阵震颤,令苏灿惊讶的是那虚空中寒气涌动,长剑四周居然都凝结出偏偏雪花飘散……

    紧接着那雪花好似化作了道道寒芒利刃,撕裂着这片虚空,紧接着将自己吞噬,不过眨眼之间,自己已经宛若置身于冰天雪地之间。

    这一幕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幻境。

    是幻术!

    苏灿双目一亮,脸上止不住露出惊喜之色,没想到让自己差点儿着道的幻术居然是这把剑的手笔。

    苏灿感受到剑柄上传来的一股敌意,还有一丝挣扎之意传出,那似乎是地上那个家伙留在剑内的意志。

    苏灿没有再有丝毫的犹豫,体内真元鼓荡,一缕真元径直涌向手中这柄宛若冰霜所化的长剑,只是意念一动,地上那家伙留在长剑内的意志被自己拂去,自己的意志自然而然的掌控了手中的长剑,而原先挣扎嗡鸣的长剑瞬间安静了下来……

    当寒气收敛,苏灿也第一次得见这柄剑的真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