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凝霜剑
    与其说是剑,不若说只是一个粗糙的剑胎,只能说样子看起来像剑,长剑通体晶莹,并非金属剑身,即便是握在手中,都有一股寒意透剑而出,宛若万古寒冰所化。

    长剑通体好似没有经过人为雕琢,如果说非要找出人为的痕迹的话,也只有那剑身上繁复绚丽的纹理了,那些纹理宛若一个人的经脉一般遍布剑身,显得神秘莫测。

    有了之前在试炼秘境得到那柄剑的经验,苏灿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些纹理所代表的意义。

    苏灿心头一喜,体内真元流转,而后径直涌向手中的这柄长剑。

    只是一瞬间,长剑上那无数的纹理宛若活过来一般,光芒流转,宛若一个人身体的血脉一般,生生不息,也在那一刻,苏灿就有种同长剑合二为一之感。

    原本平静下来的长剑再次发出一声嗡鸣。

    不过这次,长剑传递过来的不再是敌视和抵抗,而是一种雀跃。

    随着长剑嗡鸣,剑身上居然有寒气四散开来,化作无数剑芒,带着不可匹敌的锋芒,而剑刃之上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寒霜,绚丽异常。

    苏灿脸上也止不住露出欣喜之色,只是粗劣的掂量一番,他就觉得这长剑好似比自己在秘境中得到的那把还要厉害一些。

    而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长剑,在苏灿的手中雀跃,地上的石元轩如同自己的老婆被人睡了一般,心中嫉妒欲狂,一双眼睛之中更满是怨毒之色。

    他没有想到自己温养了几十年的长剑,居然只是眨眼之间,就成为了别人手中的把玩之物,让他几乎咬碎了牙齿,恨不得把眼前这个混蛋碎尸万段。

    不过也在这时,正在把玩着长剑的苏灿的目光突兀的转了过来,让他心头也是一个哆嗦,却听着对方饶有兴致的开口道:“这柄剑,叫什么名字?”

    石元轩本能的想要拒绝回答,可是一想到对方的手段,石元轩只能不情不愿的开口:“我叫它小雪!”

    “小雪?”苏灿愕然,这名字也太敷衍了吧?

    苏灿直接摇头否决,一把抬起手中这把遍布寒霜的长剑,饶有兴致的道:“这名字太逊了,不如以后就叫你寒霜……寒酸?也不好,那以后你就叫凝霜吧。”

    苏灿手中的长剑好似听懂了苏灿的话一般,欢快的发出阵阵嗡鸣,这让石元轩更是吃味儿,当初自己意外得到这柄宝剑的时候,这长剑可是就跟一个高傲的冰霜女神一般,对自己爱答不理,结果眼前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就好比自己追求的女神,追求了许久,人家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结果一转身就投入了别人的怀抱,各种小鸟依人……

    石元轩有种脑袋绿了的感觉……

    而更令石元轩难以忍受的是,下一刻,小雪……好吧,现在应该叫凝霜,居然径直脱离了苏灿的手,宛若一个活着的生灵一般,欢快的绕着他灵动旋转,而随着长剑旋转,寒气开始肆意,居然在方圆数丈之内,形成一片冰霜之地!

    自成领域!

    石元轩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心中呐喊:“这是我的,是我的!”

    而这时,苏灿却只是一扬手,凝霜剑就乖巧的落在苏灿的手中,而后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只是随手一挥,那凝霜剑居然就这样在眼皮子底下凭空的消失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石元轩忍不住揉揉眼睛,幻术,这一定是幻术!

    “好了,现在带我去找李家的族长吧。”苏灿将两柄长剑收归试炼秘境,之后目光再次落在地上这个家伙的身上,似笑非笑的道。

    石元轩脸色不由一变,眼神也微微躲闪起来:“李家族长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是么?”苏灿冷笑,接着伸指一点,气刃滑过,噗的一声中,石元轩手臂上再次飚起一片血花,那种钻心的巨痛让他忍不住再次发出一声惨哼,脸色愈发的苍白了。

    “不想再受皮肉之苦的话,就带我去。”苏灿不容否决的道,李家那个族长在临走之前,分明跟这个家伙打成了合作,这个家伙很显然是看上了李家族长的那件大褂。

    他来拦住自己,却让李家族长带着大褂离开,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根本不怕李家族长丢下自己,逃之夭夭,那么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知道李家族长的落脚点,要么自己有办法找到李家的那个族长。

    苏灿不需要知道他用什么办法,他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找到李家的族长就行。

    石元轩脸色一变再变,不过看到眼前这个家伙再次扬起手,他还是屈服了,与其受皮肉之苦,不如选择妥协,相比起自己的命,一件法衣显然已经无关紧要了。

    “好……我……我带你去,可是我……”石元轩说着,看看自己依旧冒血的双腿,一脸无力。

    苏灿不再废话,随手一把拎起四肢被废的石元轩,在李尔山等一干李家众人的注目中,几个纵跃之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看着苏灿这个煞星消失,原本提心吊胆的李尔山等人都是狠狠的松一口气,就在大家都已经逃过一劫的时候,那黑暗中一个声音远远传来:“放心,我还会回来的,恩……这件事没完。”

    于是,原本松一口气的李尔山等人一张脸再次垮了下来……

    ……

    这里是李家的后山,此刻那密林间,一道身影在狼狈的跳跃。

    月光透过茂密的林木,洒落下来,映亮的是一张交揉着惊恐、愤怒、怨毒,以及无力的苍老脸庞,赫然是李尔亮。

    李尔亮飞快的在林木间穿行,直到一处崖壁前,才停住了脚步。

    这片崖壁以及远离了李家的村子,显得格外的荒芜,整个崖壁被杂草覆盖,荒无人迹。

    不过此时,李尔亮身子只是一顿,而后随手拨开了一丛茅草,一个黝黑的山洞豁然出现在眼前。

    李尔亮本能的看一眼身后,而后矮身钻入其中……

    这山洞看似天然形成,山壁狭窄,仅容一人穿过,不过穿行百余步之后,就出现了人工雕琢的痕迹,而且在山洞的尽头,一道石门挡住了去路。

    李尔亮熟练的一拍墙壁,一个凹槽出现,里面明显是一个机括,随着他转动机括,山洞中忽然响起阵阵轰鸣,那原本紧闭的石门居然自动升起,露出了里面一个偌大的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