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截胡
    石室中并没有想象的那般黑暗,石室顶有莹莹光华洒落,映亮了整个空间。

    这像是一个练功房,装饰粗犷,墙面布满雕琢痕迹,墙根一排摆放着一个兵器架,上面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还有几个木人桩,布满灰尘,显然许久未被使用。

    另一边一张石床上摆着一个打坐蒲团,蒲团后面,一个石雕‘武’字气势恢宏。

    此刻,李尔亮进入房间之后,并没有冲着那排兵器架而去,也没有去理会那几个木人桩,而是快速的扑到了那蒲团前,挥手推开蒲团,下面就露出一个暗格来。

    暗格里同样有一个机括开关,李尔亮小心翼翼的转动开关,只见那蒲团之后足有丈大方圆的‘武’字雕刻,居然发出阵阵轻响,而后向上滑动,居然露出了一个一尺见方的格子。

    李尔亮没有丝毫的犹豫的跃上石床,手伸入那格子中一阵摸索,而后手中就多了一个手掌大小,通体莹白如玉的龟壳。

    如果苏灿此刻在这里,一定认得出来,这就是当初那个他们团队几乎全军覆没才获得的那个白色龟壳,也就是幽冥口中的那白玉玄甲。

    李尔亮摆弄着手中那闪动着荧荧之光的白玉玄甲,浑浊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贪婪,同时也有一丝懊丧。

    六年了,自己得到这件宝物整整六年的时间,当初为了这件宝贝,他们李家背负了太多的非议,可是时至今日,他还是没有解开龟壳上的秘密,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

    前些年里,他贴身带着白玉玄甲修炼,修炼速度可以说事半功倍,甚至也因为这白玉玄甲的关系,自己才能苟延残喘至今,否则的话,以自己的伤势,他恐怕早就化作一捧黄土了。

    现在李家他已经待不下去了,白玉玄甲既然到手,李尔亮准备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蛰伏,他相信只要自己能破解这白玉玄甲的秘密,让自己恢复巅峰,到时候还有谁能耐自己何?

    李尔亮眼底闪过一丝寒芒,不过也就在他准备收起白玉玄甲的时候,一声轻咳突兀的在这寂静的空间中响起,接着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飘入耳中:“害我找的辛苦,没想到居然被你藏在了这里!”

    “谁。”李尔亮脸色大变,豁然转身,就看到石室入口处,两道身影不紧不慢的走来……

    借着莹莹之光,李尔亮眼中先是闪过一丝狐疑,紧接着脸色大变:“是你!怎……怎么可能,你……你怎么……”

    李尔亮好似看到了恐怖的事情一般,连连后退。

    “你很惊讶?”来者声音平缓,而目光却瞄向了李尔亮手中的那龟壳,而后缓缓的伸出手,“六年了,白玉玄甲终归是物归原主了。”

    李尔亮脸色一变再变,接着一张老脸闪过一丝狰狞:“什么物归原主?这东西的主人,两千多年前就死了,无主之物,谁得到就是谁的!”

    “也好!”来者一副赞同的点点头,而后却是摸出一方手帕,捂着嘴巴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让一旁的另一人紧张的伸手想要去搀扶,不过却被拒绝。

    咳嗽许久之后才停歇,而后只见他抬起头,看向了眼前的李尔亮:“就按你说的,谁得到就是谁的。”

    “你……”李尔亮脸色一变,接着就准备逃,然而眼前寒光一闪,眉心一丝钻心的巨痛瞬间扩散开来,那一刻,他感觉整个脑袋都要炸裂了一般,身子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而眼中最后的画面是那张年轻的过分的脸,带着脸面的看着自己,而后一招手,自己视若生命的白玉玄甲就落在了对方那只苍白的手上……

    ……

    苏灿随手手中拎着人,不过依旧在一片山林间如履平地,眼看着越来越荒芜,四周一片空寂,不由眉头一皱:“还没到?”

    “前面,就在前面!”原本闭目的石元轩身子一颤,而后虚弱的开口道。

    “哼,你最好没骗我。”苏灿冷漠的道,如果这个家伙敢于戏弄自己,虽然自己不能要这家伙的命,但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家伙好过。

    苏灿没有再废话,依着手中这家伙的指引在这林木间穿梭,不过依旧没有那李尔亮的踪迹,就在苏灿烦躁的准备跟手中拎着的家伙‘谈谈人生’的时候,突兀的,脑海中原本沉寂的六幅图好似受到某种力量指引一般,光华大绽,飞快的流转起来,呼之欲出,甚至那还未开启的三幅图也震颤嗡鸣……

    原本在林间纵跃的苏灿变了脸色,要知道从自己得到这九幅图六年里,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九幅图是怎么了?

    苏灿心有所感的盯向了一个方向,不过那里除了如墨的夜色,并无其他。

    苏灿狐疑的眉头微皱,而也在这时,他身子已经来到了一处崖壁之下。

    “我……我能感觉得到,李家的族长应该就在这里面。”石元轩指着那黝黑的洞穴,声音嘶哑的道。

    苏灿收回了视线,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处隐蔽的洞口,心中依旧在狐疑先前那诡异的一幕,不过之后摇摇头,苏灿拎着石元轩,矮身钻进了这处狭窄的洞穴之中。

    不过些许的时间,苏灿已经来到了那处石门的位置,神色间也多了一丝戒备之色,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李家的族长还会有什么样的底牌。

    只是在靠近石门时,原本戒备的苏灿却是脸色微变,因为空气中有着似有似无的血腥气息。

    苏灿没有再犹豫,只是一个跨步间,人已经出现在石室内,第一眼就看到了地面上已经冰冷的李家族长。

    死了?

    苏灿脸色一变再变,畏罪自杀?

    显然不可能。

    这李家族长如果有这个勇气的话,也不用跑这么远,来到这里自杀。

    而且这李家族长虽然已经挂了,但是脸上还残留着震惊不甘之色,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苏灿眉头皱起,紧接着借着石室里莹莹之光,他看到这李家族长眉心位置一点不起眼的红点,在脑袋后面,一摊暗红色的血迹已经半凝……

    他杀!

    苏灿抬头打量石室,注意到了那巨大的‘武’字下面的暗格,里面已经空无一物。

    不用说,这暗格里肯定就是白玉玄甲,现在却被别人夺走,苏灿一脸愤怒,他想到了先前进入山洞之前,脑海中那图纹的异动,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白玉玄甲和自己那脑海中九幅图的互鸣。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人截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