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千变万幻法衣
    那大褂上,百鸟朝凤图依旧艳丽异常,花鸟活灵活现,好似呼之欲出。

    苏灿眼睛一点点亮起,之前自己在这大褂下可以说是狠吃了苦头,差点儿就阴勾里翻船,在李家族长的操控下,这些花鸟居然可以幻化而出,宛若活过来一般,堪称神奇,不仅仅如此,这大褂居然还刀枪不入,并且还能隐匿身形。

    这绝对是宝贝。

    先前苏灿就心动不已,不过他奇怪的是,这样的宝贝,那幽冥既然已经夺得了白玉玄甲,为什么不顺手夺走这件衣服?

    苏灿疑惑,不过接着也懒得去想,没得到白玉玄甲,扒件衣服回来也不错。

    对于扒衣服,苏灿可谓轻车熟路,之前在那个试炼秘境中,他可是扒衣服专业户。

    不过三下五除二,在大长老等人目瞪口呆中,李家族长身上的大褂已经落在了苏灿的手中。

    苏灿喜滋滋的捏着大褂,入手才发现这大褂轻若无物,入手顺滑宛若绸缎,一看就不是凡品。

    不过自己怎么才能做到让这上面的百鸟朝凤图上的鸟儿花草‘活’过来?又怎么让他隐匿身形?

    苏灿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正准备揣进怀里,回头好好研究一下,就注意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赫然是被自己丢在地上的那个家伙。

    苏灿不由心中一动,自己怎么忘记了,这家伙先前出手,不正是跟李家的族长达成了合作,看上了这件大褂嘛。

    这家伙既然看上,显然知道这东西其中的妙用,自己问这家伙,不就清楚了?

    苏灿笑眯眯的盯着地上的家伙:“说说看,这东西怎么用?”

    石元轩注意到苏灿看来,飞快的收起了那火热的目光,而听到对方的话,脸色微微一变,正准备摇头说不知道,却看到对方已经扬起了手,虚空似乎微微的蠕动……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浑身的伤口又开始泛疼,深怕这家伙再给自己一下,不由赶紧开口道:“法衣,这是法衣!”

    “相传修真术士行法事专用的衣服,乃修真者通过逆天手段炼制,可以真元驱动,千变万幻,神秘莫测……”

    “真元驱动?”苏灿皱起眉头,“可是我怎么发现先前那李家族长驱动的时候,好似半条命没了一般?”

    石元轩一听,忍不住一翻白眼:“我说的是修真者真元驱动,而不是武者!”

    “李家不过区区一个武者世家,也敢一窥此等宝物,也不怕折寿。”石元轩说这话的时候,那表情带着浓浓的优越感,“李家族长之所以能够短暂的驱使这法衣,恐怕是在燃烧生命本源吧!”

    苏灿心中了然。

    从琉璃,贼道和红衣女他们的口中,以及试炼秘境中发生的一切,早已经明白在他们这些武者之前,还曾经有过修真者。

    他们武者目前使用的修炼等级,都延伸于曾经的修真术士境界。

    那个时代姑且称之为修真时代。

    而现在不过是武者时代。

    “也就是说这法衣只有修真者可以驱使,可是天地大变之后,就再没有修真者了。”苏灿皱着眉头,不过想到自己可以驱使修真者曾经留下的长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驱使这件法衣……

    苏灿心痒难耐,忍不住尝试着控制着一缕真元涌入手中的那薄如蝉翼般的法衣之上。

    一瞬间,那手中的法衣宛若活过来一般,跟他有种意念想通之感。

    苏灿脑中灵光一闪,心念只是一动,那法衣无风而展,而后在石室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居然就那样自己‘穿’在了苏灿的身上……

    苏灿看着原本在手上的大褂居然幻化,而后‘穿’在了身上,也是一脸的惊奇。

    苏灿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这大褂穿在身上,居然没有丝毫的不适之感,不过他一个大男人,穿着这么一件大褂,本身就怪异了,而且还是这么一件花里胡哨的大褂,显得就有点儿不伦不类了。

    毕竟是现代人嘛,如果能变成一件衬衫西装啥的,就帅气了。

    苏灿心里正有点儿遗憾,结果接下来的一幕,就让他目瞪口呆,因为他赫然发现那大褂好似能通自己心意一般,就那么眼睁睁的一阵蠕动变幻,变成了一件……花衬衫!

    苏灿忍不住揉揉眼睛。

    难道这是幻术?

    苏灿下一刻,眼睛就盯向了地上的石元轩,却发现这家伙也是一脸难以置信。

    至于李家大长老等人,一个个更是见鬼了一般,一脸的震惊。

    苏灿愕然,接着心念再动……边西装!

    一件百鸟朝凤——西装出现。

    苏灿不由乐了,怪不得,先前李家的族长离开前,只是一展,大褂就变成了方帕,隐匿身形。

    想来这大褂也是李家族长自己心念所动幻化出来的。

    这法衣,果然千变万化,神秘莫测。

    宝贝,果真是宝贝!

    苏灿宛若一个孩子得到了一件中意的玩具一般,摆弄着这件疑似流传至修真时代的法衣,没想到自己此行报仇,居然一次得到了两件宝贝。

    一件自然是凝霜剑,而另外一件就是这手中的法衣了。

    苏灿白弄了许久,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要办,甄甜甜还在这个石元轩的手中。

    苏灿不用严刑拷打,石元轩就招了,甄甜甜被关押在党城,并不在李家。

    如此一来,苏灿也就准备离开这处山沟沟,当然,离开之前不忘搜刮勒索一番。

    自己不在李家大开杀戒,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李家自然也要狠狠的放一次血来破财免灾嘛。

    当苏灿拎着石元轩消失在茫茫太行山中的时候,李家大长老一干人都是面若死灰,他们虽然掌握了李家的大权,但是现在的李家却是一片狼藉,可谓元气大伤了。

    苏灿拎着石元轩马不停蹄的往回赶,速度尽是比去时快了许多,不过半夜的功夫,当天刚蒙蒙亮,苏灿和石元轩已经出现在仙霞谷位置。

    而当再次出现在仙霞谷,苏灿的心情已经不同昨日。

    昨日他是寻仇而去,今日却是大仇得报而来。

    苏灿看着仙霞谷那如画风景,却是轻松惬意,如果不是还要救甄甜甜,他倒是真想在这大峡谷好好游玩一番。

    苏灿虽然欣赏着四周风景,但是脚步不慢,借着清晨所有人还在沉睡之中,快步的向着停车场而去,眼看着村口的停车场就要到,却在这时,苏灿脑海中那沉寂的九幅图纹再次一颤,冥冥中似受到了某种召唤之力一般,那种感觉同昨晚一般无二,让苏灿瞬间变了脸色。

    下一刻,苏灿脚步一顿,眼睛已经锐利如刀的看向那仙霞谷那还在沉睡之中的高家台村……

    苏灿想要有所动作,却在这时,那冥冥中的召唤之力又突兀的消失了,苏灿脑海中那激起的图纹再次归于沉寂。

    苏灿脸色阴沉,他有一种直觉,那白玉玄甲定在这村落之中。

    苏灿脸色变幻不定,不过犹豫了些许,他终归还是没有进村,而是转身大步走向了停车场……

    他虽然很想得到白玉玄甲,但是他也知道,既然对方已经警觉,那么自己就算是进村搜索,也恐将一无所获,不过是徒劳而已。

    自己既然已经知道是谁拿走了白玉玄甲,那么就让对方先替自己保管,就等此间事了之后,再去找对方‘讨要’不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