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一线生机……
    村落中,一间不起眼的民房之内,一个身影隐藏在一扇窗户之后,此刻一只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的手罩着那莹莹如玉的龟甲,龟甲震颤,其上似有符文亮起,几乎同时,那苍白的手背之上,居然浮现出一个繁复的纹路,宛若纹身一般。

    那纹路亮起,明显是在压制手中的龟甲,最终龟甲归于平静。

    而那手的主人一双眼睛正带着一丝忌惮的看向村口方向。

    在那里,同样一双眼睛看向自己这个方向。

    这让他眼睛也是微微眯起,眼底神色变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随着龟甲归于平静,那村口的家伙只是短暂一顿,而后头也不回的向着停车场走去,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他手上那诡异浮现的纹路才消失无踪,紧接着身子微微一个踉跄,一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在房间里响起……

    如此苏灿此刻在这里,一定立马能够认出来,眼前这人赫然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幽冥。

    “师……师祖……”一个紧张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他身边一人手忙脚乱的扶住了踉跄欲倒的身影,赫然是幽冥身边几乎形影不离的那个自称是贾道长的中年道长。

    而这个中年道长,居然称呼一个不过二十出头模样的男子师祖,确实显得有些古怪。

    “我说过,要叫我少爷。”幽冥站直了身子,脸上不喜的道,紧接着似牵扯到了什么,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许久之后,咳嗽平息,而幽冥一双眼睛却是打量着手中的白玉玄甲,随后目光再次瞟一眼消失在视线中的苏灿,嘴角微微勾起:“那小子倒是敏锐!”

    “师……少爷,以防那小子坏咱们的好事,要不……咱们……”贾道长脸上没有修道之人的慈眉善目,此刻一脸冷厉的做出一个割喉的动作。

    幽冥眉头微皱,接着摇摇头:“不可打草惊蛇,再者……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大头兵,想要杀又岂是那么容易?如果容易,李家那群武者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说着,幽冥语气一顿,沉声的道:“那边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原本满脸冷厉的贾道长一听幽冥的话,立马毕恭毕敬的回复道:“已经安排妥当,想来近期就可以实施了。”

    “快,不然我怕要等不及了。”幽冥又是一阵咳嗽,一张脸愈发的苍白死灰,一只手紧紧的捏着那白玉玄甲,“我能够感应得到,这天地间在变,我能够感应得到这天地间的一丝生机……”

    ……

    苏灿开车,一路沉默不语,在副驾驶座,是被废掉四肢的石元轩,看着开车的苏灿沉默不语,眼中似有寒光闪动,忍不住心惊胆战。

    车很快进入党城地界,苏灿目不斜视:“甄甜甜在哪里?”

    “啊……那个……”石元轩脸色一变再变,却是支支吾吾的不言。

    苏灿脸色一沉,一双眼睛如刀般的看向了石元轩,眼底杀机凛冽:“你对甄甜甜下手了?”

    看着苏灿那杀气腾腾的眼睛,石元轩浑身一个激灵,接着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我保证没有动她一根汗毛,不过……我……我不能带你去。”

    “为何。”

    石元轩一个白眼,不过还是很实诚的道:“因为我怕死!”

    苏灿立马明白过来,很显然,这家伙是害怕告诉自己甄甜甜的下落,自己救出甄甜甜之后,会杀了他。

    苏灿冷笑:“最好告诉我甄甜甜在哪,不然我现在就宰了你。”

    “那……那你现在就宰了我。”石元轩色厉内荏的威胁道,“不过我死了的话,再也没有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她也活不成。”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灿一脚刹车,车辆急停,苏灿目光已经如刀一般瞟向石元轩。

    石元轩一听,不由连连摆手:“不不不,我……只是怕死而已,你……你放我走,我告诉你你女人的下落,我保证从此以后,我石元轩再也不会找你麻烦,以后见了你都绕道走。”

    “放了你?我又如何相信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过饶你狗命也不是不可以,我要见到甄甜甜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苏灿冷笑,看着石元轩还一副摇摆不定的样子,苏灿脸色冰冷,“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石元轩脸色一变再变,不过最后还是黯然的点头答应,他没有想到他石元轩堂堂一代高手,纵横江湖几十年,最后却落得如此窝囊的下场。

    他如同苏灿所言,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那小雪……好吧,现在叫凝霜剑,在自己手中,自己手脚没有受伤,或许还有逃脱的机会,而现在自己跟一个废人差不多,真惹急了,眼前这家伙想要宰了自己,不过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他只能赌,赌这家伙在找到甄甜甜之后,会放过自己。

    石元轩指引着苏灿,一路穿越大半个党城,最后七拐八拐之间,居然拐到了一处拆迁地。

    苏灿停稳车,看着眼前的场景,也是有些愕然。

    很显然,这应该是一处城中村改造地,在华夏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这种拆迁遍布全国各地,并不稀奇。

    这片废墟里面瓦砾成堆绵延,偌大的空地上,零星只有几座残破的居民楼房矗立在那里,不过已经被挖掘的摇摇欲坠。

    苏灿拎着石元轩,在这家伙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处被挖掉楼梯的四层小楼前。

    “那……那女人就在这四楼。”石元轩小心翼翼的指着二楼道。

    苏灿看了一眼,这栋楼已经被挖断了楼梯,就算是流浪者也别想上二楼,更别提四楼了,不过整栋楼已经被拆成了空架子,任何有价值的,比如门窗等,早已被拆的一干二净,更显这片拆迁区的残破狼藉。

    苏灿看了一眼石元轩指着的四楼,眉头却是微微一皱,眼底闪过一丝狐疑,不过之后脚只是一跺地面,身子已经凌空而起,而后宛若蜘蛛人一般,在前面几个借力,轻松的带着石元轩跃上了四楼,身子灵活的从窗户一跃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