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甄甜甜的奇遇
    而四楼房间里的一切也清晰的呈现眼前。

    只见这房间并不大,或许当初房主走的急,整个房间显得凌乱不堪,一些破旧的桌椅随意的散落在房间四周,不过……这房间里根本没有甄甜甜的身影。

    苏灿眉头一皱,脸色铁青的瞟向手中的石元轩:“你骗我。”

    石元轩此时一张脸上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记得清楚,那女人被自己掳来之后,就被自己捆在这房间中间的那张椅子上。

    而此刻,那椅子还在,人却没有了踪迹。

    感觉到苏灿那杀气腾腾的目光,石元轩就是一个激灵,刚准备解释,却在这时,一声冷笑突兀的传入他的耳中:“等了这么久,你可算是来了。”

    “谁?”苏灿冷声的道,眼睛已经冷厉的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却见不知何时,那窗外的阳台上,已经多了一个年轻人。

    而看着这个年轻人,苏灿眼底却是闪过一丝古怪,因为这个家伙年纪轻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居然穿着一身古装,简直就跟是古装剧片场的男主一般,装束精致异常,就连那束发的簪子都好似不是凡品。

    年轻人脚尖只是轻轻一点,身子就飘然落入房间中,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苏灿,眼底光芒闪动。

    苏灿眉头一挑,目光再次落在手中的石元轩身上,却见石元轩也是一脸的错愕,显然他也不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

    “甄甜甜现在在哪里?”苏灿不管眼前这家伙是谁,他只想知道甄甜甜现在在哪里,是否安全。

    “哼,我甄师妹现在很安全。”

    “师妹?”苏灿脸上的表情就愈发的古怪了,甄甜甜跟自己生活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苏灿自认对甄甜甜已经了解透彻,不过就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普通白领而已,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师兄?

    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哼,算你小子倒霉。”似看出了苏灿的疑惑,那年轻人一脸傲娇的表情,“我随我师父游历至此,却正好遇到了师父的‘老朋友’,本来只是好奇对方在这党城所为何事,跟踪那个家伙,却没想到让师父发现了被你绑架至此甄甜甜……本来也就是随手搭救,却没想到师父发现甄师妹天资卓绝,欣喜之下,收之为徒……”

    “被我绑架?”苏灿一愣,接着就立马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年轻人认错人了,以为自己绑架了甄甜甜,把自己当成了石元轩。

    不过这家伙的话里意思,苏灿也听明白了,很显然这个家伙口中的他师父的‘老朋友’应该是对手,不知道那对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这家伙的师父跟到这里发现了甄甜甜,见到甄甜甜天资卓绝,之后才收为徒弟。

    这奇遇,简直就是妥妥的主角光环呐,眼前这家伙应该是古武者吧?也就是武道宗师之类,那么他师父也应该是高人级别的主。

    既然被人家收为徒弟,那么显然甄甜甜是安全的,只是,这对于身为普通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从小受新闻联播熏陶的甄甜甜而言,是福还是祸!

    苏灿松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是暗叹,正准备表明身份,却见眼前这家伙依旧一脸的傲娇:“既然被我师父收为徒弟,那么师父自然是要替徒弟撑腰的,我神机……恩……岂容他人欺辱,小子,你自裁吧,别等我出手。”

    苏灿一听,就忍不住老脸一黑,这家伙也太把自己当碟菜了,居然让自己自裁!

    年轻人眼皮微抬,看着房顶,完全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不过许久不见苏灿动静,眉头却是一皱,脸上也多了一丝不爽:“怎么,你是等着我出手?”

    苏灿看着对方那张臭屁的脸,真有种拿自己四十二码的鞋印在对方那张鞋拔子脸上的冲动。

    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了。

    看脸上已经神色不善的家伙一眼,而后才开口道:“我不是绑架甄甜甜的人,相反,我是救甄甜甜的,绑架甄甜甜的家伙是我手中这位。”

    “恩?”原本准备出手的年轻人表情一僵,目光落在苏灿手上的石元轩身上,有种恼羞成怒,“既然如此,你何不早说?你这是在羞辱我?可知我神机……”

    “你也没问啊。”苏灿忍不住直翻白眼,这家伙从自己一进入这里开始,就像自己表现他的满满优越感,现在发现自己认错人了,居然说自己羞辱他,这是什么理?

    “你居然还敢顶嘴?”年轻人脸色愈发难看,“你说你不是绑架我师妹之人,又如何证明?我……认为你就是绑架我师妹之人。”

    年轻人说着,一张脸上的神情愈发的阴冷起来,眼底凶光闪动,分明就准备出手。

    苏灿脸色也难看了下来,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小肚鸡肠,在知道自己认错人的情况下,居然恼羞成怒的想要将错就错的杀自己。

    一时间苏灿对这个家伙口中的那个师父的感官也变的不怎么好,甄甜甜落入对方的门下,成为弟子,到底是祸是福。

    苏灿没等对方出手,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沉声的道:“甄甜甜是因为我,才被这个石元轩掳走,而我逮住这个石元轩来此,就是要救甄甜甜,如果你还要出手,那么你尽管出手,我苏灿若是说一个怕字,就跟你姓。”

    年轻人眼底凶光大绽,不过紧接着却是强抑下来,冰冷的脸上突然绽放开笑容来,好似先前的恼羞成怒的杀机从未有过一般:“你就是苏灿?甄师妹临走时提过你。”

    “既然如此,那我就信了你说的话。”年轻人眼皮微翻,带着居高临下的味道,瞟着苏灿,“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武者而已,居然也敢对我叫嚣,如果不是看在甄师妹的面子上,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苏灿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这个男子:“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如果不是看在甄甜甜的份上,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呵呵,无知真可怕。”年轻人笑了,笑的张扬,一双眼睛看着苏灿的时候,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愚昧无知的家伙,有些人是你永远想象不到的存在,你以为你是一个武者,能打就很了不起了么?在我眼中,你跟那些普通的凡人一样,不过就是一蝼蚁一般的存在,顶多你就是强壮一些,不过再强壮终究还是蝼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