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井底之蛙
    看着眼前这家伙那副傲娇不拿正眼看人的嘴脸,苏灿就不爽,真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从哪里来的优越感,在自己面前装13,如果不是想要知道甄甜甜目前的情况,以及眼前这家伙的身份,他早就一脚丫子将对方踹下楼了。

    毕竟他说他师父收了甄甜甜为徒,都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鬼知道是真是假,会不会是石元轩的同伙!

    “看来你还是没有看出我们彼此的差距,也罢……今天我就露一手,好让你死心。”年轻人瘪瘪嘴道,接着眯着的眼睛就瞟向了苏灿手里拎着的石元轩身上,而后,只见他双指一并,嘴中呢喃有声。

    随着嘴中呢喃,手中手指变幻,好像是在完成一个手势舞一般,苏灿正看的有些不明所以,紧接着脸色却是微微一变,而也在这时,就听着对方一声沉喝:“剑来!”

    对方那一声沉喝之后,那虚空好似被其勾动,那微弱的灵气在其指尖凝结,而后就在苏灿错愕的目光中,一柄一尺短剑凝结而出。

    那剑宛若水波蠕动,就那样悬空浮动,似乎受到一只无形之手掌控,神秘莫测。

    一己之力,引动天地灵力为己所用,这种手段……

    苏灿脑中灵光一闪,这难道是修真者?

    苏灿一脸难以置信,不是因为对方那灵气凝结出短剑的手段,而是……这修真者不是早已被这天地给淘汰了么!

    天地大变之后,那修真者毕竟只存在于传说,以及那些古老的修真典籍之中。

    年轻人在凝聚出短剑之后,脸上也显得很是吃力,不过看着眼前苏灿那副诧异的表情,却是心情大爽,之后一扬手,一指点在那短剑之上:“去!”

    那凝聚出来的‘水剑’似长了眼睛一般,宛若劈开了虚空,在刺耳的破空声中,居然是向着苏灿手上的石元轩而去。

    苏灿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耳边只听着一声惨叫,被他拎在手中的家伙已经中标。

    苏灿脸色一沉,低头只见石元轩眉心位置,一个指头般大小的血洞,暗红的血液夹杂着白色的东西涌出……

    而他那一双眼睛之中,瞳孔放大,紧接着双眼化作一片灰败和空洞,一张脸上还凝结着难以置信之色。

    苏灿脸色铁青了下来,虽然这石元轩该死,但是这也是自己说了算,对方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杀了石元轩,这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而年轻人显然没有如此觉得,在完成这一切之后,脸上虽然苍白了一分,却好似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一脸的得意:“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我不是你们区区一个武者能够相提并论的。”

    苏灿静静的看着对方那得意的嘴脸,他承认眼前这家伙先前那一手确实镇住了自己。

    不过更多的是对方那种移动一方之力为己用的手段,而不是对方有多厉害。

    对方又是呢喃咒语之类,又是摆出各种手印,最后才煞有其事的凝结出一柄‘水剑’,而这个时间,自己如果出手的话,对方早就死了千百次了。

    就这样的手段,居然还在自己面前装13,简直可笑!

    苏灿看看手中已经生机流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石元轩,脸色冰冷了下来:“我答应过他,只要找到甄甜甜,就会饶他一命!”

    “那是你答应的,跟我何关。”年轻人瞟一眼死的不能再死的石元轩,冷声的道,“我只知道得罪我门之人都该死,这个家伙死有余辜。”

    年轻人说完之后,眼睛就落在了苏灿脸上,语气中满是警告威胁的道:“小子,我警告你,以后离甄师妹远一点,有些人不是你可以高攀得起的存在,你们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与甄甜甜怎么样,跟你无关。”苏灿面无表情的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年轻人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家伙居然敢跟他顶嘴,脸色不由一沉,“不给你点儿教训,不知道天高地厚。”

    年轻人说着,又是嘴中呢喃着某种咒语,手中又开始各种手印,而后虚空中再次凝结出一柄‘水剑’,不过迷你的却只有寸许长,紧接着就看对方屈指一弹,那水剑带着向着自己呼啸而来。

    而那方向分明是冲着自己手臂……

    这一剑虽然看起来迷你,但是如果落在自己手臂上,就算不切断自己一条胳膊,也会在手臂上扎出一个血洞来。

    苏灿被勾起了怒火,这家伙真以为自己是沾板上的肉,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不过就是一井底之蛙而已,今天就让他看看他那点儿手段在自己面前是何等的可笑幼稚!

    眼看着那一剑就要落在自己手臂上,苏灿眼底寒光一闪,那瞳孔深处一个繁复的符纹流转,紧接着,一道气刃在身前凭空凝结,而后对着那呼啸而来的‘水剑’凌厉冲去,那‘水剑’根本没有丝毫的抗衡之力,就被轰碎,最后化作灵气消散……

    这一幕让原本一脸优越感,准备看苏灿痛哭流涕的丑陋姿态的年轻人也是变了脸色,想象中的一幕没有出现,却见自己凝聚的剑被轰碎,而那道气刃依旧凌厉的向着自己而来。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钻心的巨痛从手臂传来,手臂上已经多了一个血洞,鲜血狂涌。

    那巨痛让他清醒过来,一张脸上已经化作了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对方跟自己难道是同类人?

    不过……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他没有结手印,同样没有见他念咒语,怎么就能引动这天地之力?

    师父说过,现在这天地,想要念动法成,几乎不可能,虽然现在这片天地似乎在变,变的有利于他们,但是还远远不够,那么……眼前这个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今天就让你这井底之蛙看看自己那点手段在我面前是何等的可笑。”苏灿冷笑,眼底那符纹微微一颤,紧接着一柄柄气刃在眼前凝聚,不过转瞬之间,十余柄气刃悬空嗡鸣,带着不可抵挡的锐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