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龙老鬼
    “好吧好吧,算我误会你了。”苏灿随意的摆摆手道。

    神元子脸色更黑了,什么叫算……误会,本来就是误会好吧,虽然那个……自己见到师妹第一眼,就有种惊为天人之感,心中又自己的小心思,但是那小心思毕竟没有付诸于行动。

    神元子有心想要去争辩,但是又怕眼前这个家伙找自己麻烦,只能瓮声瓮气的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苏灿瞟着眼前这个家伙,其实心里也明白,该知道的自己都已经知道,自己就是留下对方,也无法得到更多的东西了。

    神机门。

    他虽然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从这名字上看,不像是邪门歪道该有的名字,而且从对方主动留下来要给自己师妹报仇来看,显然对方是把甄甜甜当自己人了,那么甄甜甜应该也不是被人家强掳,而是自愿跟对方走的。

    甄甜甜既然无恙,那么自己也没必要太过于较真儿,毕竟从目前来看,甄甜甜拜入了神机门,眼前这个家伙才是甄甜甜的‘自己人’,而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外人。

    苏灿心头忽然有些意兴阑珊,随手的挥挥手:“走吧走吧!”

    神元子如获大赦,转身就准备走,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他此次随着师父出门,本来是想小看了天下人,觉得自己可以一展拳脚,虽然不敢说天下第一,但是师父第一,自己怎么着也是第二,结果却在眼前这家伙手中,尝到了深深的挫败的滋味。

    只是他还没跃上阳台,身后那家伙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慢着。”

    神元子有心想要装作听不见,直接开溜,可是又害怕身后那家伙给自己一梭子,只能心有不甘的停下身来,扭头看着苏灿,一脸的不情愿:“你还想怎么样!”

    “你说……你师父游历至此,之后因为碰到了‘老朋友’,然后一路追踪,才来到了这里,发现了甄甜甜?”苏灿此时眉头皱起,声音漠然的道。

    “对。”神元子点点头道。

    “那……你师父的那个‘老朋友’是什么身份?”苏灿眼底闪过一道寒芒,声音阴冷了下来,这才是他关心的重点。

    先前因为担心甄甜甜,自己没有仔细回味这家伙的话,现在细细想来,这家伙的师父因为追踪她的‘老朋友’,才来到这里,碰见了被绑架的甄甜甜,也就是说那个‘老朋友’知道这处地方。

    让他不得不怀疑那个‘老朋友’是不是跟石元轩是同伙?

    对于这个死去的石元轩,苏灿可以确定,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而且也没有得罪过他。

    结果这个家伙却一而再的刺杀自己。

    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

    石元轩来杀自己,肯定是受人指使,那么问题出来了。

    指使石元轩的这个人是谁?

    隐世家族?

    显然不可能,毕竟在出现在晋省之前的那一刻,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些隐世家族虽然恨自己入骨,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快知道。

    李家?

    也不可能!

    从之前李家发生的一幕幕,显然可以看出这石元轩和李家也不过就是合作关系,目的就是拿下自己。

    既然不是隐世家族,也不是李家。

    那么又是谁想要自己死呢?

    而眼前这个神元子口中,那位她师父的‘老朋友’,就算不是主使,那也跟这个石元轩算是同伙。

    不管是主使也好,同伙也好。

    现在石元轩已经死了,自己得不到真相,那么就只能从这个神元子的师父的‘老朋友’身上下手了。

    神元子注意到苏灿眼底的寒光,那毫不掩饰的杀意时,心头也是一颤,此刻也不敢随意的编排,微微沉吟一番后,才无奈的摇摇头开口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师父在见到那家伙时,就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个家伙生吞活剥了似的。”

    “对了,在追那个家伙的时候,一次交手时,师父叫那个家伙‘龙老鬼’!除此之外,就一无所知了。”

    “龙老鬼?”苏灿皱眉,这算什么线索?

    就算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在华夏这样的人口基数之下,也是大海捞针一般的困难,更别提这样一个外号。

    苏灿抬头瞟一眼神元子:“那最后呢,你师父那个‘老友’怎么样了?”

    “自然是退走咯。”神元子一副看白痴似的看一眼苏灿,“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的身手很高,哪怕是我师父,也不能耐他何,加上师父担心师妹的安危,在那个家伙退走之后,并没有去追。”

    苏灿眉头一皱,也就是说,那个家伙逃脱了,现在还像一个不一样,随时有可能在自己身边爆炸。

    苏灿脸色变幻不定,最后挥挥手,神元子不敢再有任何停留,转身就溜。

    这次他没有再受到刁难,几个纵跃之间,身子已经消失在这片拆迁区。

    苏灿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沉沉的叹一口气,看一眼已经死掉的石元轩,苏灿拿出手机,拨通了闫晋的电话,让他来这里处理这个石元轩的善后,之后才飘然离去。

    石元轩死了,但是他的同伙,或者这背后的主使还没有死,还躲在暗处偷看着自己,自己哪怕想要主动出击,也没有目标,只能等待着对方主动上门了。

    苏灿驾车在党城的街道无目的的游荡着,许久之后,才一脚油门,向着甄甜甜的住所走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去那里。

    甄甜甜已经走了,自己去那里,面对自己的也就是一个冰冷的房间而已。

    不过苏灿还是去了。

    当他站在熟悉的门外,心头却是忍不住有些怅然,不过当他手拂上门把手,却发现门没有锁。

    苏灿皱眉,自己走的时候,门是锁着的。

    难道有人来过?

    苏灿脸色一冷,飞快的推门进去,不过房间里空落落的,并没有人影。

    苏灿原本提起的心,微微的一松,只是苏灿眼底又有些疑惑,门是谁开的?

    而也在这时,苏灿的目光注意到了那茶几上一张便签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