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飞机场的英雄救美
    苏灿伸指捏着便签纸,看着上面的留言,分明是甄甜甜的字迹。

    显然,她在跟她的那个师父离开时,曾经回来过,而这留言分明就是留给他的,显然她也担心自己回来会找不到她而焦急内疚!

    苏灿仔细的看着便签纸上留言的内容,里面提到了她新认的师父,以及那丝欣喜和憧憬,她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她也想加入到苏灿那种光怪陆离的世界,而不想以后彼此间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看到这里,苏灿苦笑,这一切归根到底都是因为自己。

    苏灿她本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领,或许人生的轨迹应该是在某个写字楼里埋头工作,朝五晚九,然后在长辈们的催促下,相亲结婚生子……一辈子平平淡淡,最后活在对年轻的回忆中,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可是正是自己的出现,改变了她的足迹。

    让她知道在这个普通人生活的世界里,居然还有这么一群曾经以为只存在于小说中的存在。

    以至于,在神机门的那个神姬子出现时,她义无反顾的一股脑钻了进去。

    苏灿摇摇头,人各有志,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也希望她能有所成。

    苏灿继续看下去,眉头却是微微的皱起,当看到留言的最后一个字时,脸色已经铁青一片,因为之后的留言中,这甄甜甜讲的是她被俘虏之后的事情。

    这石元轩并不是刺杀自己的主谋,而那个被她师父追踪的‘老朋友’龙老鬼才是事情的主谋。

    龙老鬼……

    苏灿实在想不到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一个人。

    而显然,这甄甜甜的师父带着她迫不及待的回山门,那龙老鬼显然并没有被拿下,恐怕之后还会找自己麻烦。

    不过这样也好,只要那个龙老鬼刚在出现,苏灿不介意再多宰一个人。

    苏灿屈指一弹,手中的便签纸呼啸而出,一张纤细的纸,却如同一把旋转的利刃一般,撕裂了虚空,而后噗的一声轻响,便签纸径直没入墙壁,消失不见。

    苏灿最终还是收拾了一下心情,抛开了那个龙老鬼不去想,有些百无聊赖的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不过看着里面的节目,苏灿却忽然觉得枯燥异常。

    这本来是甄甜甜租来的房子,自己跟甄甜甜住在这同一屋檐下,本来只是因为她的那个前男友的订婚,结果他最终还是没有跟她一起去参加那出订婚宴,甄甜甜却离开了。

    看着空落落的房间,甚至衣柜里属于甄甜甜的衣服也收拾的一干二净,而属于他苏灿的几件原本甄甜甜买来的衣服,整齐的叠好,放在那里,让苏灿心头莫名的有些空落落之感。

    孤零零的站在这房间里,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苏灿沉默了些许,而后摸出了身上的手机,拨通了远在明珠的和尚的电话:“帮我买张到明珠的飞机票……越快越好……”

    ……

    透过椭圆形的玻璃窗,窗外白云翻腾,绵延不绝,白云之上的天际,湛蓝到不染一丝尘埃,没有了高楼大厦的遮挡,没有了pm25的弥漫,这天地间竟是如此的宽广。

    而此刻的苏灿看着这一切,却并没有豁然开朗的感觉,神色间更多的是一丝淡漠。

    此刻的他正坐在飞往明珠的飞机上。

    甄甜甜走了,晋省李家也被自己打残了,该报的仇也报了,这晋省再无让苏灿留恋之地,他通过和尚买到了最近的机票返回明珠。

    至于善后的事宜,自然有人去做,比如那个吃里扒外的秦卫,又比如那个跟这次截杀事件脱不了干系的李小娟。

    生命元液虽然被自己找回来,但是那些活生生的生命,显然是需要有人来背这个锅的,不用说,李小娟这次肯定要吃牢房。

    如此一来……那跟甄甜甜前男友的订婚……难道要在牢里进行?

    苏灿静静的打量着窗外那云卷云舒,这世事果然变化无常,就如同这飞机外的云儿一般,无形无常势。

    苏灿正看得入迷,突然一个愤怒的声音飘入耳中:“喂,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随着声音飘落,似乎有破空声响起,让苏灿脸色一变:“有偷袭。”

    几乎是出于本能,苏灿一扬手,那破空而来的东西就被苏灿抓在手中,赫然是一本杂志。

    苏灿眉头一皱,他的座位并不是靠窗位置,三排座,他坐在中间位置,靠窗的是一个女人,而靠过道的是一个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的男人,而那怒骂声传来的方向,赫然是身侧靠窗的女人。

    女人此刻一张脸上满是愤怒,看着年纪,应该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按照现在这个社会,随便露一点儿沟子,都能够算美女的时代,眼前这个妆容精致,而且还是时下流行的网红脸的女人,确实算得上是一个美女了。

    不过这女人的话,却是让苏灿有些呆愣……

    “还看,信不信老娘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女人泼辣的声音引来了周围乘客的目光,而紧接着,一道道目光就落在苏灿的身上,那目光中透着轻蔑,不屑,厌恶,让苏灿脸色也是微微一沉。

    眼前这女人虽然长的还算好看,但是还不入自己的眼,看看那张脸,都不知道动了多少回刀了,自己还不会如此饥不择食。

    先前,他只是看着窗外的云,感慨世事无常而已。

    结果这个女人就撒泼,让自己难堪,苏灿本来想要解释,不过看着这一幕幕,直接懒的解释了,随手一收杂志,而后直接闭目养神。

    疯狗咬人,自己也不能咬回去,自己又不是狗。

    而苏灿这边不准备理会,没想到有人居然还想找事。

    苏灿闭上眼睛,耳边就传来一个男人故作沉稳的声音:“哥们,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没什么,现在什么事儿都要讲究个你情我愿,你这样眼睛一直盯着人家看,这就不地道了吧?”

    “恩?”苏灿眼皮一挑,瞟一眼一旁西装革履,一看就是成功人士模样的男子。

    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跳出来,这是准备‘英雄救美’?

    苏灿忍不住乐了,特别是这个男人再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有意无意的露出自己手腕间那金光闪闪的劳力士大金表。

    更有意思的是,在男人露出那大金表的同时,身边刁钻的女人,一双带了美瞳的眼睛蓦然一亮,那感觉就像是一头猎狗看到了猎物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