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身娇肉贵
    看着两人在飞机上就准备搞一出活生生的‘勾搭成女干’的戏码,想要发生某些超友谊的‘娱乐活动’,他不介意这些都市男女的荷儿蒙肆溢,不过这家伙想要泡妞,却想借着踩自己上位,那也要问他苏灿乐意不乐意。

    苏灿只是瞟一眼这个带着大金表的男子,而后眼皮一瞌,凝声吐字:“滚!”

    原本满脸正气凛然男子显然没有想到苏灿的回击如此直接,一时间被噎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击,一张脸也是铁青了下来,满脸的难堪和羞恼,许久之后才伸手指着苏灿,一脸的气结:“你……你怎么说话的,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信不信我削你!”

    “滚!”

    “……”

    男子一脸恼羞成怒,可是看看苏灿的体型,又心生怯意,正不知道如何是好,一旁的女人的声音很是时候,善解人意的出声:“算了算了,咱们何必跟这种没素质的人计较,凭地降低了自己的档次。”

    男子立马顺坡下驴,脸上还一副‘暂且饶你一命’的姿态,哼哼的道:“也就是在飞机上,等下了飞机,到了明珠,我刘老三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苏灿瘪瘪嘴,说狠话,谁不会?

    刘老三?

    恕他孤陋寡闻,还真没听过明珠有这么一个大佬。

    而且,显然,不仅仅是他没听过,身边那个女人也没听过。

    不过那女人哪怕没听过,脸上都一副冒星星,满脸崇拜的表情,看的苏灿浑身起鸡皮疙瘩。

    刘老三瞟一眼苏灿,嘴角一勾,而后目光越过苏灿,看向里坐的女人,一脸傲气的道:“明珠的川龙集团的刘强听过吧?”

    刘老三话一出口,不仅仅里坐的女人眼睛一亮,就是四周的乘客,都纷纷侧目。

    刘强?

    这个名字很普通,在华夏随随便便估计都抓出一大把,但是川龙集团的刘强,那可只有一个。

    那可是明珠新崛起的一位大佬,听说是手眼通天的主,以前在川省混的,后来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在明珠却是混的风生水起,一时无两,在明珠,只要有点儿排面儿的人,谁没有听过这个名儿?

    就是苏灿,此时都有些侧目,相比别人只是听过那个刘强的名儿,他苏灿可是跟那个家伙交过手的。

    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认识那个刘强。

    刘老三愈发的自得了:“知道我为什么叫刘老三吗?”

    女人此刻一双眼睛愈发的亮了,听到刘老三的声音,声音更是愈发的嗲声嗲气起来:“为什么呢?三哥!”

    苏灿浑身一个激灵,只感觉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这……三哥都叫上了。

    看着那女人那副姿态,好似恨不得把自己扒干净,跟眼前这个男人来一出动作杂技片似的,苏灿就感慨,现在的都市男女,感情确实来的快。

    不过也不能怪人家,站在这个时代,要把握住‘机遇’嘛!

    刘老三显然很享受女人的那副讨好的姿态,脸上一脸的自傲:“那是因为刘强是我大哥,我在刘家排行老三,所以大家都恭称我一声刘老三。”

    刘老三说着,脸上的傲气更加的明显,而一听刘老三的话,周围的乘客再次投过来的目光不一样了,都带着尊敬恭维之色。

    而苏灿身边的女人,听到后更是满脸春风,整个身子如果不是苏灿在中间,都要扑过来了。

    苏灿正考虑要不要让让位置,好成全这儿两个狗男女,结果苏灿这边刚有动作,那边的刘老三就一副得意的嘴脸:“哼,算你识相。”

    于是,原本准备起身的苏灿又一屁股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而后悠悠的瞟一眼脸色又挂了下来的刘老三,咧嘴一笑,凝声吐字:“滚!”

    “……”

    原本也准备两个人靠近一点儿,准备你依我浓一番的女人一看自己看中的‘肥羊’钻石王老五居然吃瘪,不由横眉冷竖,一脸泼辣:“你说你什么态度,还有没有素质昂,看看你这身地摊货,你这种土鳖怎么坐到这里来的?乘务……乘务,我要投诉……”

    女人的闹腾吸引了周围的乘客,乘客扭头看来的同时,脸上更多的是一丝不满,不过也有些羡慕,毕竟对于很多人而言,哪怕勾搭不上刘强,能勾搭上他的三弟也是好的。

    更有很多男的,此刻都恨不得变成女儿身。

    远处,几个空姐也并没有因为那个女人的叫嚣而上前,按理说发生这样的纠纷,她们应该上前处理,不过她们只是远远的看着,并没有要去掺和的意思。

    开什么玩笑,一个能够通过后门,直接被安排上来的人,能够是土鳖?

    而且……就算是土鳖,上面的领导可是专门叮嘱过的,千万别去招惹这位……

    “不行,我强烈要求把他给我换走,我怕他这满身的泥腥气会污染我。”

    “你这个土鳖泥腿子,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也敢对我有非分之想,我呸!”

    “……”

    看着女人喋喋不休,苏灿终于厌烦了,抬起眼皮瞟一眼一副没完没了的家伙:“我说你够了啊!”

    “没够!”女人冷笑,“你刚才看老娘胸的时候,怎么不说看够了。”

    苏灿皱眉,注意到四周乘客投过来的玩味儿的眼神,沉声的道:“我解释一下,先前我没有看你,而是在看着窗外,或许因为你靠窗,结果给你造成了这样的误会,对此……我深表歉意!”

    “不过……你一口一个土鳖,一口一个泥腿子,我就想问问,你的父辈,你的爷爷辈,再往上推,就没有老农出身的?打下这片华夏江山的老一辈革命者,又有几个不是泥腿子?你这是看不起他们?你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们?”

    原本泼辣的女人声音就是一凝,特别是注意到有人已经默默的取出了手机,脸上神色不由一慌,一时间结巴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只是看不起眼前这个家伙,嘲讽这家伙而已,没想到被人提升到政治高度,自己这要说错话,不会被人肉吧?

    “你是觉得你自己身娇肉贵?”苏灿冷笑的瞟着眼前这家伙,接着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也是,看你这一身行头,确实挺贵的。”

    原本有些无措的女人一听,脸上又露出了得意傲娇的神色。

    算这个土鳖有眼光,自己这衣服可是lv的,自己的裙子迪奥的,自己身上的首饰,香奈儿的,自己身上的香水儿都是兰蔻的,自己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没有十几万,也有几万的行头,

    不过,还没等他沾沾自喜,这个男人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目瞪口呆,一脸见鬼了一样的神情……

    “你这胸,花了不少钱,整的吧?有点儿外扩……”

    “你……你……”

    苏灿勾勾嘴角,不理会女人那副见鬼了一般的姿态,依旧平静的道:“你这下巴削过骨头吧?打过苹果肌?嘴角也整过?割过双眼皮?开过眼角?垫过鼻子……啧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