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吕程的恼羞成怒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信不信我以扰乱公务罪,将你们这些人全部抓起来!”

    “让开,给我们让开!”

    “……”

    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从病房外边传来,苏灿扭头就看到门口,就看到顾志勇带队的保镖正面无表情的拦着一群警员。

    任由一群警员气势汹汹,却难以推开门口铁青着一张脸的保镖群。

    而此刻,正在怒声训斥的正是领头的一个官派十足的警察,而听着这个声音,原本面如死灰的钟华成,脸上却是露出恐惧之色。

    很显然,这个警员肯定之前跟钟华成碰过面。

    “出来,让你们的负责人出来!什么个东西,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属于犯法!”

    怒气冲冲的声音再次气急败坏的传来,让苏山也是俏脸发寒,正准备转身出去,一边的苏灿却已经先行一步。

    “吵什么吵,不知道病人现在需要休息?”

    看着苏灿走来,原本如同一堵门墙一样挡在病房外的保镖群却是自主的散开,让出了通道……

    吕程气坏了,他没有想到他们警方‘办案’,居然还有不开眼的家伙来找事儿。

    而且他一个分局的副局长,在表明了身份之后,居然被这群保镖给拦在了外边,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了,以为带着一群保镖就了不起了?这天下还是不是党的天下了?

    此时看着如同一面铁板一般的保镖终于散开一条通道,而后他就看到一男一女向着自己走来。

    吕程显示一愣,先是惊艳于女人的美丽容颜,接着一张脸就黑了下来,知道眼前这就是今天的主事人了。

    吕程目光看向了女人一侧的男子,声音也冰冷了下来:“对于今天这事情,我需要一个解释。”

    吕程心里很愤怒,但是他也不傻,这些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将他们警方都给赶了出去,肯定是有所依仗,他虽然是副局长,但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还是先摸清对方的底,再下手不迟。

    “解释?需要什么解释?”苏灿摸摸鼻子,笑眯眯的开口道。

    “你!”吕程脸色又是一黑,接着瓮声瓮气的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你们现在在干什么吗?我警告你,不要给你们的长辈惹来祸端。”

    苏灿脸上的笑容就愈发的浓郁了,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肩挂三级警监的男子:“让我猜猜,你这句话的重点应该是‘你们是什么人’!”

    吕程一听,一张脸更黑了。

    “你是想要先探我们的底,然后看看能不能拿下……”

    吕程嘴角已经不受控制的哆嗦,心里有种哔了狗的感觉,虽然心中有这个想法,但是你也别说出来呀。

    而接下来,眼前这个小混球的话,更是让他有种吐血的冲动:“我是什么人,凭什么告诉你?”

    “……”

    吕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黑着一张脸沉声的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为什么要在意你们的身份?哼,你们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可以将你们这些人统统的抓起来。”

    “不信。”

    “……”

    吕程有种吐血的冲动,你妹的,没完了是吧?让老子过过嘴瘾,能死昂!

    吕程深深的吸一口气,努力得平复心头的怒火:“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在妨碍我们警方办案!”

    “警方办案?办什么案?”苏灿没有说话,一旁的苏山先忍不住开口道。

    “办什么案?”吕程面对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好看的比明星还有过之的女人,他不好发怒,只是面无表情的道:“知道病房里那些伤者是怎么躺到里面去的吗?”

    “知道,是被强拆人员打的。”苏灿嘴角一勾,老老实实的答道。

    “对呀。”吕程一拍手掌,“我们警方办案,就是要将那些人缉拿归案。”

    “我们警方秉承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人民利益大于天,人民的财产和身体受到了如此大的伤害,我们一定要将那些人缉拿归案。”吕程义正言辞的道。

    他自己够快被自己的话给感动了,腰杆不由自己的挺的笔直。

    “哦……”苏灿咧嘴一笑,拖着长音道,接着话锋一转,“那现在调查的怎么样?罪犯抓回来几个?”

    吕程脸色就有些难堪:“你什么意思?你们是在质疑我们警方的能力?经过我们的调查,那群人员都是外来人口,明珠三千多万人,想要找出那几十人何其的难?可以说是大海捞针!”

    “抓不到小喽啰,直接抓主谋不就可以了?”

    苏灿脸上依旧是那副笑容,看的吕程都有种举拳头砸对方脸上的冲动:“我不知道你说的主谋是什么意思。”

    “城中村的拆迁是谁负责,这难道不清楚吗?外来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去把人家的房子拆了,把人家给打了吧?”

    “你这只是你自己的猜测!”吕程脸上表情就是一变,“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件事情跟拆迁的公司有关?”

    “没有!”苏灿摇摇头,接着眼睛微微一眯,“但是我敢确定,你们警方肯定跟负责拆迁的那些人有勾结。”

    “你什么意思?你们这是诽谤,信不信……”吕程几乎是跳起来的,只是叫嚣又有些郁结,因为他知道自己吓唬普通人的一套,用在这家伙身上根本没用。

    苏灿不理会眼前这个家伙的跳脱,漠然的道:“据我所知,拆迁当晚,房主一家不止一次的拨打报警电话,邻居和租户也拨打过,可是在那群人冲入楼中,殴打房主一家,以及推倒房屋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警方根本没有出现在现场……”

    “直到这一切都完成之后,警方才姗姗来迟,房主一家拼死拦住那群陌生人员,却被警方拉偏架似的隔离,以至于那群人安然逃离……”

    “根据《110接处警工作规则》规定,110报警服务台接到各类报警、求助后,要区别情况迅速下达处警指令,各处警单位和一线民警接到处警指令后,要快速反应,应按照城市或城镇中心区域5分钟、城郊结合部10分钟、农村地区和水上以最快速度的要求赶赴现场处置,而当时报警位置出于城镇中心,警方却迟迟一个多小时才到场……你们有什么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