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9章:交锋
    焦云龙眉头紧锁,过了许久之后,才下定决心的深吸一口气,那原本犹豫的眼底也多了一丝坚定,而后抓起了办公桌右上角一个红色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看着这一幕,办公桌前的几人眼皮又是连连一跳,要知道这红色座机可是直通市委大院的内线电话,这是要同市委那位通气吗?

    果然……这是谁要倒霉了!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电话还是很快被接通,听着话筒传来恭敬的问好声,焦云龙那张威严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声音似乎也缓和了不少:“王秘书,睿书记现在有空吗?我要同睿书记通话。”

    短暂的停顿,电话一端就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容:“老焦,这么晚了,这还没有下班呐?”

    “睿书记这不也没有下班嘛?您都还在忙于工作,我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要向睿书记您看齐!”焦云龙同样爽朗的一笑道。

    “为人民服务,咱们都是为人民服务嘛……对了,老焦,这么晚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

    焦云龙听着话筒传来的声音,眼睛微微一眯:“明珠那处城中村改造发生的事情,不知道睿书记听说了没有?”

    焦云龙说完,明显感觉到话筒一端一静,而后才传来那位诧异的声音:“城中村改造发生的事情?什么事情?”

    焦云龙嘴角微微一扯,心头忍不住冷笑,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在自己面前还玩什么聊斋?

    城中村的事情,自己早就听说了,就算不是苏灿今晚的电话,他也在考虑介入,只是今晚苏灿的电话让他下定了决心而已。

    焦云龙并没有点破对方的装糊涂,而是一脸恭敬的将城中村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讲述了一番。

    虽然他是明珠的二把手,在级别上也只是比一把手小半个段位,但是在华夏官场这大环境下,一把手才是这个城市的主事人,这就好比一对夫妻,一把手主外,二把手更像是一个贤内助的角色,自己这二把手哪怕心里再腻歪不爽,也要对一把手保持最基本的礼节,不到万不得已,焦云龙也不想彼此撕破脸皮。

    发生了之前一把手杨振华的事件,明珠再丢不起这个人,禁不起先前那样的折腾了。

    焦云龙刚说完,电话一端就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这还有没有王法?这还是不是我党的天下!焦市长,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严查到底,无论涉及到谁,都要处理到底!”

    焦云龙点头应是,之后双方客气了一番,才挂掉了电话。

    而焦云龙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轻松,他太了解市委的那位了,暗地里,明珠的官场都称呼这位为君子剑。

    君子剑是啥?

    华山岳不群,那可是一个伪君子……

    别看他说的冠冕堂皇,义正言辞,正气凛然,但是那话里有几句是真的,恐怕也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了。

    严查到底?

    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大,谁也说不清了。

    此刻,跟市政斧大楼一路之隔的市委,同样一间宽大的办公室内,睿克挂掉电话之后,原本脸上洋溢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眉头也是微微的皱起。

    “老板,怎么了?”在他跟前,一个中年男子毕恭毕敬的轻声道。

    “知道姓焦的电话里说了什么吗?”睿克眼皮微微一挑,乜着眼睛打量着身前毕恭毕敬的秘书,沉声的道。

    被眼前这位大老板那眼神注视着,王泽凯心头忍不住一紧,而后愈发的小心翼翼起来:“这个……不知……”

    “说吧!城中村改造的那块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王泽凯心头忍不住一个咯噔,额头已经微微见汗。

    而见到这一幕,睿克那原本儒雅的脸上,却是瞬间锋芒毕露起来:“这件事情,睿轩那小子掺和了多少?你又给他擦了多少次屁股?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然……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这个……老板……”王泽凯一脸的恐慌,一边慌张的摸着额头的冷汗,一边哆嗦着道,“我……我错了,这……这件事情……我该像你汇报,不该擅做决定……”

    “回答我的话。”睿克一字一顿的道。

    “这个……睿少他跟我说想赚一笔快钱,就跟刘老板一拍即合,组建了一个拆迁公司,睿少挂名……不过其实都是刘老板出钱出人……之前帮刘老板拿下了原本属于杨渭的股份,同雅狗的杜伟合作开发那块城中村用地,拆迁任务就交给了这个拆迁公司负责……”

    “那强拆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打伤了人?”睿克脸色铁青,拆迁公司没什么问题,但是强拆和打人……这就明显闹大了。

    “还有,谁让那个混球小子,跟那个姓刘的搅和在一起?知不知道那个姓刘的是吃肉不吐骨头的主,这混球小子被人当了枪使,都看不出来?”睿克额头青筋微微直跳,那原本儒雅的表情,在这一刻居然有一丝狰狞。

    此刻一脸烦躁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声音之中已经忍不住泛起怒意:“告诉那个臭小子,立马给我收手!”

    “是,老板……”

    “还有……立马让那个臭小子把那群人给老子解散,负责强拆的那群人给我打发走……不准在明珠出现……”

    “给我立刻打电话给那个刘强。”睿克一边吩咐,一边收拾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这个混蛋自己想死,难道想要拉老子下水吗?告诉他……吃相稍微好看点儿,这明珠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件事情如果不给老子处理好,他就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通知老唐,让他把人给我撤回来,别给老子整出什么幺蛾子,你真当那姓焦的是吃素的?不知道姓焦的上来之前是干什么工作的吗?政法委!这条线上有多少是他的门生故吏,用自己的猪脑子好好的想一想!”

    “是……我……我马上就去打电话!”

    “哼。”睿克阴骘的白一眼王泽凯,之后面无表情的道,“下不为利!”

    “是是是!”王泽凯连连点头,一张脸却是吓得煞白。

    他知道,这次自己的大老板是真的动了怒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