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砰!”唐傲一拳砸在身前的办公桌上,脸上怒火难抑,抬头看着窗口方向的睿克道,“睿书记,这分明是有预谋的,背后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简直该死,我敢保证,这里面肯定有姓焦的父女两人。”

    睿克脸色变幻不定,而办公室里其他人都是一个个正襟危坐,唯恐惹火烧身。

    王泽凯看看睿克和唐傲,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态,让原本心情烦乱的睿克眉头一挑:“还有什么事儿,说!”

    事情已经糟糕成这样了,再差一点儿,他也能承受得住。

    王泽凯吞吞口水,再次有些同情的瞟一眼唐傲,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道:“在发出这些笔录的那个论坛,还爆出了一段录音……”

    “录音?”唐傲眼皮一跳,该不会是自己等人给焦小娇施压,让她交出刘老三等人的那些录音吧?

    一定是了,该死的混蛋,这个姓焦的果然没安好心。

    唐傲咬牙切齿,可是王泽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也是一愣,因为那段录音还真的跟焦小娇没有屁的关系。

    “录音是刘老三跟王英的通话,通话记录是近一年里的,而且还有这个王英和刘强的电话录音,正是关于这次强拆案的。”

    “王英?是谁?”睿克眉头一皱,沉声的道。

    而原本正在暗骂焦小娇十八代祖宗的唐傲只是一愣,接着飞快的开口道:“刘强的秘书好像就叫王英。”

    唐傲心中也是忍不住暗骂那个刘强,干事情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连他跟秘书的电话录音,都泄露了。

    不用说,肯定是王英的手机被人做了手脚。

    要么,就是这个王英吃里扒外!

    不过唐傲亲眼见过王英和刘强的之间的‘关系’,第二种可能倒是微乎其微。

    当然,现在这一切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这些录音被曝光,加上之前的笔录,再加上最先的那篇帖子,刘强和睿轩都被拖下了水,哪怕他们警方在偏袒,这事儿想要洗干净都难了。

    而且这件事爆出之后,他们警方自己都一屁股屎擦不干净,更别提怎么去堵住悠悠众口了。

    “好,很好。”睿克此刻反而平静了下来,一张脸上满是阴沉,“环环相扣,却将人赶尽杀绝。”

    “不过……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到我睿克,取而代之吗?没那么容易。”睿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眼中精光一闪,似下定了决心。

    之后抬头看一眼办公室里的众人,闷哼一声道:“还愣着干什么,都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了吗?”

    几个原本就如坐针毡的明珠头头脑脑都是飞快的从位置上弹了起来,原本就巴不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此时哪里还敢留在这里,一个个都是点头哈腰的告辞离开。

    直到办公室里的人全部离开,睿克依旧眉头深锁,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直到许久后,才下定决心的摸出自己的私人手机,拨通了手机里一个隐秘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而睿克脸上的愁容已经消失,翻书一般的化作了笑容:“冉秘书,那个……老领导现在休息了吗?”

    “老领导正在等你的电话呢。”电话中传来一个不苟言笑的声音,令睿克脸色也是一变,接着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显然……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入老领导的耳中了。

    这也更令他下定了决心。

    电话只是微微一顿,紧接着就传来一个苍老,但是中气十足的声音:“小睿啊,这件事情,你办的糊涂呐。”

    睿克表情微微一僵,苦涩更浓:“是是是,老领导训斥的是,是我教导无方,让老领导笑话了。”

    睿克此刻腰杆都弯倒了几分,静候老领导接下来的话,他知道……老领导既然已经关注了这件事情,那么肯定要有话落下。

    果然,只是短暂的停顿,老领导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件事情,总要给公众一个解释的。”

    睿克心头一点点的揪起,果真还是要来了吗?

    “我只送你四个字……秉公执法!”

    “该抓的就抓一批,撤职一批,你要时刻谨记,你是人民的儿子,你的职责是为人民服务,不能像老封建,说什么父母官,你都成了人民的父母了,是不是可以在儿子头上作威作福了?”

    “是是是。”睿克脸上的赔笑变的僵硬,心却已经沉入谷底。

    老领导的话说明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定论。

    抓一批!

    抓谁?

    很显然是这次事件中的刘强和自己的儿子睿轩……

    可是这又是自己说抓就抓的?自家事自家知,这些年里,他跟刘强之间早已经纠缠不清,更别提……睿轩,自己哪怕再不待见,那也是自己的儿子啊!

    撤一批又是谁?

    唐傲?还是唐傲的手下?

    不管是谁,那都是自己这边的人,这次事情之后,自己都要伤筋动骨了。

    电话中,老领导的话依旧传来:“至于……这其中的度,你自己把握,不过我可以侧面提点一声,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他们紧咬不放,你恐怕自身难保了。”

    “……”

    “对了,回头你让欢欢那丫头回来吧,她妈妈许久未见她,怪想念她的……”

    睿克脸色一变,而此刻电话中已经传来被挂断的忙音……

    睿克颓丧的坐倒在自己柔软的办公椅上,脸色灰败。

    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

    严重到老领导居然召回了自家的孙女。

    说什么她妈妈怪想她的,那不过是托词而已,还不是怕他董家跟自己扯上关系。

    睿克回味着自己老领导先前的话语,接着眼睛恢复了一丝光彩……

    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们?

    很显然,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大到可以让自己位置不保,小的或许……还能保住一些人……最起码还能保住自己。

    弃车保帅,只要自己还在这个位置上,以后都还有机会。

    只是这幕后一切的黑手又是谁?

    老焦?

    睿克从自己的位置上弹起来,抓起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准备打电话,只是手上的动作又是一顿。

    而后又扣下了电话,起身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来回踱步……

    “不对,不对,不可能这么简单!”睿克沉吟着自言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