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2章 断尾求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舆论在酝酿,而眼看着这场席卷明珠官场的风暴即将降临,明珠政斧却已经先一步的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睿克的反应速度比之前警方那迫不及待的邀功似的新闻发布会还要迅捷,而在发布会上,因为自己儿子睿轩而备受质疑的睿克义正言辞的通报了这次的处理结果。

    唐傲首当其冲的被撤职查办,以正警方形象。

    网帖中涉及到的自己儿子睿轩,已经被抓捕归案,并且向媒体保证,一定秉公办案,公开透明。

    对于自己的教子无方,睿克当着无数媒体的面,声泪俱下,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表现的淋漓尽致,并且当着媒体的面保证在处理完这次的恶劣拆迁伤人案,给受害者一个公道之后,他会引咎辞职。

    至于媒体在质问对川龙集团的刘强怎么处理时,睿克却是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生吞活剥似的愤怒的质疑警方的玩忽职守,以至于刘强和其秘书潜逃,不过目前已经被网络追逃,相信不日将会缉拿归案,给受害者一个交待。

    不管这次睿克的新闻发布会中有几成的水分,最起码风暴前夕及时的新闻发布会,以及睿克雷厉风行的手段,都为原本摇摇欲坠的他增分不少。

    但是不管睿克是惺惺作态,还是真的真情流露,都无法阻止这次明珠警方的风暴。

    作为警方**oss的唐傲被查办,吕程等一干原本靠拢唐傲,并且涉及到此次事件的警员注定要被清洗一遍,也注定唐傲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医院里,当苏灿发现原本守在自己和刘老三等人门口的那些警员都被换了,换成了焦小娇身边的李彬他们的时候。

    苏灿就知道,恐怕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了。

    本来也不用装死,直接可以离开医院,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离开的打算,因为他突然发现在医院里装死,似乎也是蛮幸福的一件事情……

    此刻,柔软的病榻之上,苏灿很是享受的张开嘴巴,拖着长鼻音:“啊……”

    一块削了皮的苹果很及时的被送到了嘴里,满嘴清甜,让苏灿享受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恩……那啥……腿……腿有点儿疼,一定是旧伤发作了……”

    “哪里……是这里吗……”一个慌张的声音响起。

    “上……上面一点儿……对对,就是这里……”

    苏灿舒服的都快哆嗦了,透过眯成一条缝眼睛看着满脸关怀林芷晴,看着那双修长的小手在自己腿上小心翼翼的揉捏,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跟焦小娇说一声,自己住院时间延长一点儿,以自己这病情,最起码还得住上一两个月……

    回头跟杨院长也吱一声,把医院的检验报告再写严重点儿,顺便是不是该叫小明星夏雪找几个化妆师,把自己画的鼻青脸肿,凄惨一点儿……

    林芷晴这傻丫头好骗,木槿那些一个个都精的跟老狐狸转世似的,不弄点儿道具,没法博同情来着。

    “你……你说你……怎么这么傻,打不过还不能逃嘛……”林芷晴并没有注意到苏灿的表情变化,满是埋怨的道。

    苏灿眯着眼睛,都快昏昏欲睡了,一听林芷晴的话,立马露出一脸义正言辞的道:“我这还不是为了抓坏人嘛,这些人居然敢半夜拆楼,把你赶出来,我都舍不得,哼哼,下次遇到了,我还打……恩恩……左腿……左腿也有点儿疼……”

    “哼……是不是中腿也有点儿疼?”

    “那个不疼。”苏灿正享受着,不过接着却是一愣,这声音似乎有些不对,飞快的睁开眼睛,就看到门口一个满脸冷笑的女人,不正是焦小娇?

    一看这男人婆进来,苏灿就有点儿尴尬了,林芷晴来看自己,自己可是装病才忽悠住这丫头,两人关系好不容易进了一些,可别被这婆娘给弄露馅了。

    于是,趁着林芷晴看向焦小娇的时候,苏灿连连对着焦小娇使眼色……

    焦小娇瞟一眼苏灿那副挤眉弄眼的样子,忍不住一个白眼:“咋了,你这是脸上抽筋了?”

    苏灿表情一僵,特别是看到林芷晴狐疑的看向自己的眼神,老脸不由发黑,没好气的瞪一眼焦小娇道:“内伤发作了。”

    林芷晴狐疑的看一眼苏灿,再看看焦小娇那副冷笑的样子,哪里还不明白这其中的那些小九九,不由有些气恼的白一眼苏灿,原本捏着苏灿腿的手也是气急的狠狠捏了一把,羞急的起身就准备走。

    结果她还没走,床上这混蛋却是哇哇叫起来,一双手抓着腿,嘴角直抽抽。

    看着那样子不似作假,林芷晴却是又有些慌了神,脸上心疼之色一闪而过,嘴上却又是忍不住开口道:“你……你肯定又骗我,哼……”

    “咳咳,躺……躺久了,腿麻……”

    “……”

    “该!”焦小娇没好气的白一眼作怪的苏灿道,而后扭头看看林芷晴,笑着道,“可别被某些人的外表给骗了,油嘴滑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

    苏灿忍不住直瞪眼,自己跟这娘们儿是什么仇什么怨,至于这么黑自己么。

    林芷晴俏脸微红,白一眼苏灿的同时,看看焦小娇,以及门口没有跟进来的警察,蕙质兰心的她拿起了病床头的水果,轻声的道:“你们……你们慢聊,我……我去给你们洗水果。”

    焦小娇目送着林芷晴离开,看看正揉腿的苏灿道:“看看人家多漂亮的人儿,看的我都心动了,真不知道你哪里好的,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你这朵牛粪上。”

    “有牛粪的滋润,鲜花才越发娇嫩。”苏灿咧咧嘴,大翻白眼道,“不像某些人,牛粪再怎么滋润,也就是一朵狗尾巴花……”

    “你!”焦小娇豁然一脚踢在病床上,金属架构的病床发出牙酸的轰响,焦小娇横眉竖目,“你说谁是狗尾巴花儿呢?”

    苏灿被吓了一跳,这女人这是发什么疯?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看着对方那副好似要把自己吃了似的样子,苏灿很识时务的转移了话题:“话说……你今天来是有好消息要分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