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睿克来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那位睿公子呢?”苏灿抬头看向焦小娇,好奇的道,“他怎么样了?”

    焦小娇神情有些古怪起来:“睿轩还是被抓了,现在媒体一边倒的盛赞睿克的大义灭亲……”

    “你是不知道……在媒体记者面前,睿克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检讨自己的教子无方,狠狠的博了一把同情。”焦小娇抑制不住的泛起一抹冷笑来,“睿克还是真够狠的,那睿轩再怎么不争气,好歹也是自己的儿子,居然真的亲手将他送进了监狱,不知道该说他大义灭亲,还是该说他绝情,虎毒尚且不食子呢……”

    “这你就不懂了。”苏灿瞟一眼焦小娇,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道,“壁虎断尾是为了求生,只要睿克还在这个位置上,睿轩哪怕进去了,除了这次的强拆伤人案,其他事情他这个老爹可以替他兜着,恐怕用不了多久,出来之后还是一个风光无限的官二代,而如果睿克被牵连的落马,那睿轩肯定会被翻陈年老脏,恐怕真的要把牢底坐穿了。”

    焦小娇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睿轩来到明珠之后,风评就不好,作为分局的领导,焦小娇不止一次听到手下议论这位大少手脚不干净,不过想查,最后都没有了下文,谁让人家有个能给他擦屁股的好老子呢。

    焦小娇瞟了一眼苏灿,看着对方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不由有些好奇的道:“你怎么不问问刘强现在怎么样了?”

    “刘强?”苏灿瞟一眼焦小娇,冷笑着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刘强跑了吧?”

    “咦,这你都猜到了?”焦小娇一脸惊奇的道。

    看着焦小娇那副惊奇的表情,苏灿只是瘪瘪嘴。

    刘强不逃,睿克就要睡不着了,而且恐怕还不止睿克一人睡不着。

    这次强拆案的发酵,让刘强处在了风头浪尖上,而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引子而已,如果刘强只是涉及这次强拆案,那么还好说。

    但是问题的根源是这个刘强本身就不是正经的商人,这些年资本的积累都处处透着血腥,能够走到这一步而不倒,恐怕背后的保护伞不止睿克一人吧?

    所以,刘强的出逃就成为了必然。

    否则的话,对于一些人而言,恐怕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吧。

    刘强或许对于很多普通人而言,可谓风光无限,但是在一些人眼中,他也不过就是敛财输血的机器而已,现在这个机器出问题,那么拆成无数零件,对于他们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这社会,本身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刘强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不想死就只能逃。

    焦小娇显然没有想这么多,此刻脸上还一脸的懊丧:“都怪我行动不够迅速,我们的人原本盯着刘强和他的秘书,结果等我们准备抓捕行动的时候,却发现人从我们警方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简直太可气了。”

    “不过……我们已经封锁了明珠海陆空出口,晾刘强插翅难逃,迟早要被抓。”

    面对焦小娇的话,苏灿却是嗤之以鼻,这丫头真不知道在明珠这样的官场是怎么混到分局领导的,而且还是警察系统的,这也太天真了。

    难道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假身份吗?

    像他刘强这样的人,恐怕早就给自己想好退路了,想要凭空买一个假身份,简直轻而易举。

    高考都可以假户口,更何况这种几乎手脚通天的主?对于这种大佬,狡兔三窟,想要逃,随便拿一张假护照,改头换面就可以从海关大摇大摆的离开,明珠这些警方又怎么拦得住?

    只要出了国,就是逃出生天,哪怕警方追查到也没辙,毕竟别国可不是华夏,你华夏警察想去抓人就抓人的。

    到时候也只能看着对方小日子过的滋润而干瞪眼。

    苏灿的嗤之以鼻让焦小娇很受伤,忍不住瞪着凶巴巴的大眼睛,准备教训一下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却在这时,一声爽朗笑声传来,接着一个儒雅的声音从门口方向飘来:“哟,真巧,焦局长也在这儿呢?”

    焦小娇一愣,看着正从门外进来的男子,不正是自己先前谈论的核心人物……睿克?

    虽然焦小娇对于睿克的所作所为很不耻,不过毕竟是上级,还是飞快的从病床沿儿弹了起来,一个敬礼之后才开口道:“睿书记好。”

    “免了免了,不用这么紧张。”睿克一脸亲和的摆摆手,之后就看向了病床上的苏灿,呵呵一笑道,“你们俩先前聊什么呢,大眼瞪小眼的样子。”

    焦小娇一听,脸色忍不住一变,而苏灿却是一脸似笑非笑起来:“我们在聊刘强呢!”

    睿克虽然脸上依旧那副呵呵笑的姿态,但是苏灿还是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一丝不自然。

    苏灿依旧自顾自的道:“可惜,刘强也不知道被谁通风报信,居然被逃了。”

    “哼,逃的了初一逃不了十五!”睿克一脸正气的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刘强作奸犯科,不抓回来接受法律的严惩,如何以正国法家规!”

    苏灿心中冷笑的同时,脸上却是一脸崇拜:“好官,真的是人民的好官呐!”

    “哪里哪里,我们都是为了人民,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睿克昂扬的道,那张脸上甚至在那一刻一脸圣洁,“我们时刻谨记着我们是人民的儿子……”

    “咳咳,其实……”苏灿眯着眼睛,咧咧嘴道,“我觉得人民更希望你去当人民的父母,而不是儿子。”

    “什么意思?”

    “父母……最起码对儿子是掏心窝的一心一意,至于儿子嘛……现在不孝子太多了……”

    “……”

    睿克嘴角一抽,而一旁的焦小娇已经忍不住暗自偷笑了,这家伙的嘴巴也太损了一点儿。

    “如此一说,那我就当人民的父母?”睿克打着哈哈,有些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小苏同志,身上的伤有好些了吗?”

    苏灿看着睿克面不改色的样子,不由感叹华夏当官这门艺术,职位高低和脸皮厚度简直成正比,脸皮不厚,这大官儿还真当不了。

    不过看着人家那副关心的样子,苏灿也是咧嘴回之一笑:“还行,再休养个三四五六个月,应该就差不多了。”

    “还是要多多休养,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明珠的将来还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呐……”

    焦小娇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眼前这两人是在比谁的脸皮更厚一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