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 焦小娇遇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灿觉得自己也实在恶心不下去了,此时一脸正色的道:“睿书记日理万机,不知道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

    “今天来这里,自然是来看我们的大功臣小苏您咯。”睿克哈哈笑着道,“如果不是你的话,这次强拆伤人案的歹徒也不会这么快就被抓回归案。”

    说着,睿克的话语之中又带着意有所指的道:“如果不是你,也不会让我发现在我们的警察队伍中,居然有唐傲这样的蛀虫。”

    苏灿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睿克,似笑非笑的道:“你不恨我?”

    “恨?”睿克一脸错愕状,接着连连摇头,“怎么会恨你?我感激你还来不及!”

    睿克话语一顿,接着一脸愧疚的道:“归根到底还是我识人不明,不然也不会出现唐傲这种欺上瞒下之徒,如果不是我教子无方,也不会让睿轩仗着我的身份,胡作非为。”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怨只怨他们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还是睿书记深明大义。”苏灿一脸敬重的道。

    心中却是已经有点儿无力吐槽了,反正唐傲现在被抓,这睿克是可劲儿的把脏水往他身上泼了。

    看着睿克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苏灿也摸不准这位不请自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难道就是为了跟自己互相比一下谁的脸皮厚?亦或是真的来感激自己把他的儿子和手下撸进去喝茶?

    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这种话骗骗三岁孩子就好了。

    病房里,几人沉默了下来,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而就在这时,焦小娇身上的手机响起,原本就浑身不自在的焦小娇立马借机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出去病房接电话,不过没一分钟,焦小娇就满脸兴奋的冲进了病房:“好消息,找到刘强和他秘书的落脚点了。”

    苏灿一愣,这……刘强难道还没有离开明珠?

    苏灿几乎本能的看向了一侧的睿克,却见睿克已经满脸惊喜的开口道:“这真的是好消息,焦局长,立刻……马上吩咐下去,一定要将那刘强捉拿归案,回头我给你们徐湾分局记头功。”

    苏灿表情就愈发的古怪起来,这睿克是真想抓到刘强,还是假的?他心里难道就一点儿都不紧张?

    而焦小娇并没有想这么多,已经连连点头:“我已经吩咐下去,让手下将刘强和其秘书捉拿归案,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焦小娇话语刚落,正抓在手中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电话打过来了,一定是……人已经抓到了。”焦小娇满面红光,手上已经飞快的接通了电话,并且打开了免提。

    只是话筒中传来的并不是报喜声,而是一个无比凄厉的声音:“怪物……有怪物,啊……”

    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一声从未听过的咆哮声传来,之后手机中唯有忙音响起。

    焦小娇和苏灿都呆愣了,哪怕隔着手机话筒,他们都能够听得出那咆哮声透出的凶残和压迫力,以及那凄厉的声音中透出的无尽的惶恐惊惧。

    焦小娇一个激灵,飞快的回过神来,哪里还有先前的惊喜,此刻那煞白的脸上满是慌张,手忙脚乱的回拨了电话……

    话筒中,传来的唯有那冷漠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冷汗从额头泛起,焦小娇一次一次不甘心的拨打手下的电话,可是话筒中传来的依旧是那千篇一律的语音。

    病床上,苏灿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那非人的咆哮,那临死前惊恐好似见鬼了一般的声音,都让苏灿想到了更多,脑海中止不住浮现出当初在燕京时,龙隐基地那似人非人的怪物。

    而此刻,睿克的声音打断了苏灿的思索,气愤的道:“可恶!简直太可恶了,这些不法狂徒,居然敢公然杀警察,简直无法无天。”

    “焦局长,一定要将这些恶徒绳之以法,给我们殉职的警察一个交待。”

    苏灿抬头,看着义愤填胸,正气凛然的睿克,表情却是古怪起来:“你怎么知道那些警察死了?”

    睿克脸色一变,注意到焦小娇也投来狐疑的目光,睿克脸色也是一沉:“我耳朵又没聋,那惨叫声我又不是没听到。”

    苏灿没有再言语,睿克的话不足以解释他先前说的话,苏灿又想到之前焦小娇接到电话,说他们发现刘强踪迹时,睿克的反应。

    那姿态,有些过于做作了。

    要知道,这天下恐怕最不希望刘强被抓的,不是刘强本人,而是这位睿书记了吧!

    在深入想,睿克出现在病房,联系之后发生的这件事情,似乎也有些过于的巧合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而已。

    睿克离开了,说是要现场监督办案,焦小娇自然也没工夫再在这里跟苏灿斗嘴,毕竟自己去抓捕刘强的那些手下,还生死未卜。

    两人的离开,一时间病房里冷清了下来。

    没有了睿克在,苏灿自然不用再在床上装病号,此时坐起身来,眉头深锁,脸色阴沉。

    如果真的如自己猜测那般,这事情就有些大条了,只是这件事情怎么又牵扯到那鬼东西……

    想到那东西的恐怖,苏灿心中又有些担心起焦小娇这娘们儿来,沉思一番,最终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刀子,让其暗中护着焦小娇周全,以防再出什么意外。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最终意外还是发生了。

    当苏灿接到刀子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当他再次看到焦小娇时,却见她浑身是血的倒这荒郊野外的荒草丛中,那腹部几乎被开膛破肚,而一旁的刀子,一张脸上满是慌张四顾,似乎在防备着什么,而一双手正死死的捂着焦小娇腹部的伤口,阻止着那暗红的血液溢出。

    刀子身上同样满是伤痕,比焦小娇好不了多少,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手臂上一道似爪子留下的痕迹,皮肉翻转,如同被犁犁过的地一般,似乎好似能够看到森森白骨。

    苏灿瞳孔一缩,一股杀气瞬间翻腾,令他几乎怒发冲冠。

    他没有想到刀子居然被伤成这样,要知道经过自己那种高纯度的生命元液的洗涤,刀子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雇佣兵,身手甚至比很多隐世家族的修炼者都要强悍,结果还是落得如此狼狈。

    苏灿来不及询问发生的细节,此刻几乎一个跨不间,就已经出现在了焦小娇的身边,一只手已经飞快的点在焦小娇的腹部伤口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