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生死相隔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苏灿那神奇的生机之力作用下,焦小娇那浑身恐怖的伤痕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而这神奇的一幕,焦小娇并没有注意到,此刻的她还震撼于先前苏灿那挥手间八剑齐发的一幕,那些令她们警方死伤惨重的怪物,在那剑刃之下摧枯拉朽,不堪一击的落荒而逃,让她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好了,感觉我的修补的怎么样?”如释重负的松一口气,苏灿调笑着道,也将震撼中的焦小娇拉了回来,她才发现不知何时起,那撕心裂肺的巨痛消失了,那虚弱的甚至呼吸都显得无力的感觉消失了,浑身暖洋洋的让她有种发自灵魂的舒爽,通体舒泰。

    焦小娇瞪大了眼睛,接着飞快的伸出双手送到眼前……

    不对,自己手臂上不是被抓出了一道抓痕吗?抓痕呢?

    对了,自己腹部……

    焦小娇呼的一声,从地上挺尸一般坐了起来,一双手飞快的摸向腹部,却只是摸到满手的血渍,血渍下露出的是一片粉嫩的肌肤,哪里还有一丝伤痕?

    “这……这不可能。”焦小娇几乎惊呼出声,要知道先前自己腹部的伤,重到几乎肠子都快漏出来了,现在却连一丝丝疤痕都没有留下,难道……之前那伤都是自己的幻觉不成?

    而在她呆愣震惊的时候,随后发生的一幕却是令她彻底的震撼了。

    她第一次亲眼看到苏灿一只手落在身边那个今晚将她从那群怪物中拼命就出来的男子身上,就见那男子手臂上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深处,似乎有血肉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翻开的皮肉更是诡异的在慢慢的合拢,到最后不过盏茶的功夫,居然恢复的完好如初,甚至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这……这简直就是神迹。

    可以想象,先前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些什么。

    “快……快去救救他们。”焦小娇没有沉浸在这震撼之中,此刻宛若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抓着苏灿的手,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冲向黑暗中。

    焦小娇发狂的跑着,嘴上不住的呢喃着:

    “活着,一定要活着。”

    夜色下,一片荒凉废弃的建筑群出现在视线中,那耸立的两个冷凝塔显示这应该是一个热力发电厂,看着整个工厂一片死寂,显然因为华夏近几年主抓环保而被关停了。

    两人远远还没有靠近,一丝浓郁的血腥气息已经飘入鼻端,让苏灿心头也是一沉,特别是随着意念扩散,在这片偌大的建筑群中,居然感受不到丝毫的生命波动。

    焦小娇拉着苏灿冲进了电力厂,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间厂房之前,而也在那一刻,跑的浑身是汗的焦小娇呆愣当场,那原本满是祈祷的神情凝滞,接着变成了灰败和绝望,而后化作了滔天的愤怒,紧接着狼狈的跪倒在地上,嘶声裂肺的痛哭……

    “该死,简直该死。”刀子一双眼睛看向那破旧的厂房,拳头也是紧紧的握起,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

    那间破败的厂房,铁门大开,月光透过那偌大的房门,将厂房里的画面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哪怕是见惯了生死的苏灿,脸色也是变得苍白,紧接着一股怒气在心头疯狂的翻腾……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到几乎化不开的血腥气息,厂房里残肢断臂,一句句躯体横七竖八,暗红的鲜血顺着斑驳风化的水泥地面蔓延,似乎热血还未冷……

    焦小娇哭的嘶声裂肺,肝肠寸断,接着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过来,一把抓住苏灿:“你一定能救他们的对不对,你那么有本事,对……你一定可以救活他们的。”

    苏灿看着陷入癫狂的焦小娇,他很想说自己可以,但是他真的没有那个本事。

    他可以用生机之力恢复伤势,可以拉回垂死的焦小娇,但是他不是神仙,不可能起死回生。

    这些人……都已经死了。

    在这些人中,他看到无数熟悉的面孔,这些人都是焦小娇的老下属,比如李彬,比如王全……每次见了自己,都笑嘻嘻的叫自己一声姐夫,可是此刻他再也听不到他们的笑声了,他唯一看到的是他们临死前那脸上的凝结的惊恐……

    看着几乎陷入癔症的焦小娇,苏灿沉吸一口气,一把抓住焦小娇的双肩,沉声的道:“焦小娇,你清醒一点儿,他们已经死了!”

    “不……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焦小娇近乎一脸哀求的看着苏灿,在见到苏灿坚定的摇摇头后,却是失魂落魄的瘫倒在地上,接着嚎啕大哭,双手捂着脸,那泪水顺着指缝溢出,“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他们,该死的人是我……”

    “害死他们的是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不是你!”苏灿看着焦小娇这幅自责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

    在认识这女人以来,她从来都是那么风风火火,而且跟个男人婆一般,野蛮强势,精力旺盛。

    什么时候如此的无助过?

    远处,急促的警笛响起,紧接着闪烁的警灯落入眼中,由远及近,不过几个呼吸间,已经出现在苏灿几人身后不远处。

    警车之后是救护车队,甚至最后压阵的是几辆部队装甲车。

    装甲车还未停稳,一群全部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下来,有些士兵肩膀上甚至扛着小型火箭弹,这装备比警方配备的只是武器却是要威力大多了。

    而领头的赫然是神色冷峻的聂蔓婷。

    苏灿目光微转,看向了前方的警车,只见此刻警车停稳,车上下来的是赫然是睿克。

    睿克在一群警察的簇拥中下车,第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痛哭的焦小娇,那一瞬间,苏灿分明注意到了睿克脸上一闪而逝的错愕,而后就快步的迎了上来,脸上已经换成了满脸的关怀:“焦局长,你……你没事吧。”

    睿克说这话的同时,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过焦小娇浑身上下。

    焦小娇没有回答睿克,只是埋头哀嚎,睿克眉头微皱,接着抬起头看向了厂房方向。

    只是一眼,睿克脸色瞬间苍白,之后狼狈的扑到了一旁,大吐特吐。

    在他身边的那些警员一个个也是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

    “封锁厂房。”随后赶到的聂蔓婷一声令下,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轰轰脚步声中,一堵堵人墙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也隔断了厂房内的一切……

    远处那些救护车上,白大褂扛着担架和各种医疗器械涌入厂房,可是……里面的人却是再也用不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