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惨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干呕声不仅仅从睿克等一群警察这里传来,也从厂房内传来。

    那些哪怕早已经见惯了生死的白大褂,在看到厂房里那血腥的一幕时,也是扶墙干呕。

    厂房前的气氛有些压抑,直到许久之后,干呕声终于只剩零星几点,而后就看到那些白大褂又抬着担架腿脚发软的从厂房内出来。

    每个人的目光落在那些担架上,哪怕上面已经盖着白布,血水还是从那白布下渗出,从那担架的缝隙间滚落地面……

    睿克依旧在呕着,先前那血腥的画面,让他几乎把隔夜饭给吐出来,他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

    许久之后,睿克吐无可吐,才努力的挺直了腰杆,只是一张脸上依旧满脸失血的苍白,而视线已经落在了满脸灰败,好似丢魂落魄似的焦小娇身上。

    睿克拿着纸巾擦去嘴角苦涩的胆汁,而后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看着这一幕,苏灿眉头微微的一挑,眼中闪过一丝幽芒。

    “焦局长。”睿克眼睛带着一丝紧张的瞟一眼那些战士挡住的厂房大门方向,接着就带着一丝慌张的收回,之后沉吟着道,一张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情跟您焦局长没有关系,可是死了这么多人,焦局长你却毫发无损……”

    焦小娇没有回话,甚至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幻,依旧是那副呆愣愣的神情。

    不过焦小娇没反应,一旁的刀子却是忍不住了,满脸怒气的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焦局长毫发无损?难不成你是希望焦局长跟那些人一样,都死在厂房里不成?”

    睿克脸色一变,接着恼羞成怒:“放肆,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如果是苏灿,他还有些顾忌,但是苏灿没有开口,焦小娇更是如同丢了魂魄一般的没反应,结果身边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居然敢质问自己,简直岂有此理。

    “哟,恼羞成怒了?还是被我说到心里面儿去了?该不会今晚这就是您的手笔吧?”刀子眼睛微微一眯,声音幽幽的道。

    睿克在那一瞬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直接炸毛了:“放肆,放肆!”

    睿克颤巍巍的抬手,手指头指着刀子,对着身边几个警察道:“抓起来,给我抓起来,我怀疑这小子的身份有问题……”

    睿克身边带来的警察显然不是焦小娇徐湾分局的人,听到睿克的吩咐,哪怕一个个吐的‘翻江倒海’,此时都是快步的向着刀子而去,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枪套上。

    不过也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如果你怀疑他的身份,那么没有必要了,他是我的人。”

    这冰冷的声音让睿克表情也是一僵,因为说话的正是这些大头兵的头头聂蔓婷。

    这聂蔓婷来历神秘,即便是自己都忌惮不说,她手下的这些大头兵,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显然就不是自己身边这些挺着大肚腩,一个个脑满肠肥的警察能够相抗衡的。

    睿克脸色变幻,最终露出一个笑容:“原来是自己人,是我着相了,我自然不会怀疑自己人的身份……”

    对于睿克而言,因为一个小子,而得罪眼前这个女人,显然不划算。

    今晚虽然双方一同行动,但是他们之间可没有从属关系。

    接着,睿克又似在解释一般道:“我说焦局身上没有留下伤,并不是说心中希望焦局死在厂房里,而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注定要有很多人关注,总会引来一些人的质疑……”

    “所以,我认为焦局有必要配合调查一下,当然……作为个人而言,我是肯定相信焦局长的人品的……只是配合,还希望焦局长能够理解。”

    睿克的话让苏灿眉头愈发的深锁了,而刀子已经气的怒目圆睁。

    这混蛋,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说白的还不是趁机恶意报复。

    而且这家伙下手也真够绝的,焦小娇本身就因为这次的事情内疚悲痛欲绝,结果这个睿克就迫不及待的在这伤口上狠狠的补一刀。

    刀子还准备开口冷嘲热讽一般,结果从始至终如同丢了魂似的焦小娇却在此时木然的开口:“我接受调查。”

    焦小娇那张俏丽的脸上一片木然,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受伤,自己几乎被开膛破肚,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对人提,要不然可能会为苏灿引来灾祸。

    毕竟那神迹一般的手段,太过于逆天了。

    苏灿欲言又止,最后看着焦小娇被一群警察如同看犯人一般的带走,苏灿只是深深的看一眼睿克。

    他想要从睿克的脸上找到些什么,可是这张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到滴水不漏……

    焦小娇被带走,苏灿并不担心,就算是睿克想扣给焦小娇一顶大帽子,焦小娇背后的焦云龙也不是吃素的。

    这次的事件本身就跟焦小娇没有多大关系,就算是责罚,最后顶多就是领导责任制,最后被免职而已。

    在苏灿看来,焦小娇被免职,并不是一件坏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对于焦小娇的冲击可想而知,她也该好好的放松放松了,也可以远离这些腥风血雨。

    苏灿没有再去理会睿克,不管这位有没有掺和进今晚的这件事中,苏灿都已经不在意,此时只是微微犹豫,而后转身进了厂房。

    刀子看着自己老大进厂房,自然快步跟上……

    睿克看了一眼,有心想要跟上,可是一想到先前那惊鸿一蹩,最后还是忍不住了。

    厂房里已经被一群医生和士兵清理的差不多了,偌大的地面上,只留下满地血水,甚至一些角落可以看到一些被子弹冲击造成的碎肉。

    哪怕此刻,眼前一切都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全死了,没有留下一个活的。”不知何时,聂蔓婷已经出现在苏灿的身边,一张脸上满是愤怒的道,“无法无天,这是对公职公然的挑衅。”

    苏灿没有说话,他想到了先前那山丘上那个女人的身影,虽然逆着月光,可是此刻细思之下,却总有种熟悉之感。

    而那人敢在明珠干下这样的血案,这是在警告他们吗?

    苏灿也没有想到,原本只是一个强拆伤人案,最后居然引出这么多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