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8章 焦小娇来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风拂过,带起竹海碧波万顷,壮阔异常。

    在那竹海深处,一间竹屋前,苏灿飘然而立,那件从李家族长身上扒下来的法衣,此刻在苏灿身上幻化出的是一件青色的道袍,原本绚丽的百鸟朝凤图也已经被苏灿用真元隐去,穿在苏灿身上,朴实中有种出尘脱俗之感。

    那日惨烈的凶案,新闻并没有爆出只言片语,显然是被压下了。

    而那之后,苏灿并没有再回病房里装死给睿克看,而是回到了聂蔓婷的军营,睿克也好似忘记了他这个人的存在一般,双方都保持着缄默。

    苏灿回到军营之后,就来到了这片聂蔓婷军营后山的竹林里闭门不出,不问世事。

    落日余晖,给这天地间镀上了一层血红,此刻的苏灿双手背在背后,目光平静的透过密密麻麻的竹林枝桠,看向远方那天的尽头,但是心中却是一点都不似他脸上表露出来的平静。

    变了,这天地间果然发生了变化。

    这片竹林虽说远离明珠这座魔都,处在明珠和苏灿交界处,但是早已被浊世侵染。

    之前苏灿也在这片区域活动过,虽说空气比明珠那边清新很多,但是清新是清新,还远远达不到灵气充溢的程度。

    这次回来,苏灿发现这片天地间,好似自己随手一抓,都能够抓到满满充斥在天地间的灵气,自己哪怕不修炼,仅仅每一次呼吸,那些灵气都争先恐后的从浑身每一个毛孔钻入,洗涤自己的身躯。

    这种奇妙的感觉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毫不夸张的说,这里的空气纯净到完全可以灌装出口了。

    或许那所谓的灵气对于普通人而言,都看不见摸不着,只是一种感觉,那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自己身侧的竹屋。

    这本是红衣女赖在明珠,无聊之下自己在这后山竹林间盖起来,想学那些文人雅士飘然出尘,结果一段时日过后,竹屋上的这些被砍伐下来的毛竹并没有枯萎暗淡,反而每一根毛竹依旧都翠绿剔透,甚至有些竹子居然抽出了嫩芽,重新焕发了生机,简直匪夷所思。

    或许道家所说的洞天福地也不过如此吧?

    只是这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却是谁也说不清了。

    当初从琉璃的口中,红衣女和贼道,甚至那幽冥口中,从那试炼秘境找到的蛛丝马迹,都可以看到那天地之变带来的毁灭,一个修真文明的毁灭,才有了这些修炼武者走上历史舞台。

    而这次的天地间变化呢?

    武者将被终结?亦或是出现另外一个修炼体系?

    苏灿不知道,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天地间的变化对自己而言,似乎并没有坏处。

    自己现在的修炼速度,可以说比之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之前在秘境中得到的那本斩天诀秘籍,自己修炼许久,哪怕是那日救焦小娇,他只能幻化八柄剑,结果在这里不过修炼两日,隐隐已经有突破十六剑的架势。

    更令他惊喜的是,有了这天地灵气不间断的‘滋补’,自己能够更频繁的进入那试炼秘境之中,而且能够在其中停留更久的时间。

    在其中停留时间的长短,对于苏灿而言,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比如他可以去藏书楼,他已经见识过斩天诀的威力,而这本秘籍,在那藏书阁万千书籍中,不过沧海一粟而已。

    想想自己如果可以到达藏书楼,那无数的秘籍……只对自己一个人开放,只要想想,苏灿都能够乐醒。

    而且,不仅仅只有藏书楼,那秘境中还有太多的地方,自己没有来得及去探索。

    比如唐十三当初探到的那个废弃的灵石矿脉,又比如之前他从那些试炼的家伙手中敲诈来的无数魂珠,还有那从那片宫殿群搜刮来的宝贝,因为当时唐家众人无法带走,很多都被他藏在了一个院子里,自己拿出来,绝对算得上巨额宝藏……

    苏灿一想到这些,就心痒难耐,可惜即便是目前,他也只能离开秘境的祭坛,顶多挖了那几头死于巨猿和蛟龙手中的凶兽的魂珠而已。

    苏灿一副下定决心般的咬咬牙,看来自己还该努力的吸收灵气,不能有所懈怠,美好幸福生活就在眼前。

    耳边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苏灿的想入非非,苏灿挑眼看去,却见来者正是聂蔓婷。

    此刻的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神色凝重,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飘来:“检验报告出来了。”

    “通过那日在那厂房得到的一些毛发鳞甲和碎肉,紧急的送往燕京龙隐基地的实验室检验,结果从那些毛发鳞甲之中检验到的不仅仅有人的dna,其中更是检验到了穿山甲和狼的dna/片段,完美程度要更高于之前龙隐那个入侵者,而且……检验发现那些血肉,哪怕脱离本体许久,都还有着恐怖的生机和恢复力。”

    聂蔓婷脸色难看,那些东西虽然本体是人,但是已经不是纯粹的人了,只是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

    当然,不说这些怪物的恐怖,单单这些怪物背后的制造者,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苏灿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就算是没有这份检验报告,苏灿也早已经猜测到了。

    之前在龙隐基地,他和秦婉卿去太平间查看死亡显得有些突然的龙隐成员,结果遭遇了那个怪物的袭击,当时虽然那怪物强悍,却根本无法同这次这些怪物相提并论。

    显然,这些怪物也更新换代了。

    至于现在是第几代……这个问题,幽冥显然比自己要更清楚吧?

    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不正是那个幽冥的杰作吗,这次的事情,看这个家伙还怎么狡辩!

    只是,这幽冥现在又在哪里?

    苏灿忍不住想起了那日李家之行,李家族长的离奇之死,那白玉玄甲跟着丢失,要说这不是幽冥的手笔,打死他都不信。

    想到白玉玄甲,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眼中有寒光闪烁不定,而正在这时,身上的手机铃声响起……

    苏灿神色很快恢复了自然,随手摸出手机一看来电号码,表情先是一愣,接着就忍不住轻笑出声来,见到身侧聂蔓婷脸上的疑惑,扬扬手机道:“焦小娇的电话!看样子这家伙已经被放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