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我不吃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本几个忌惮焦小娇武力值而不敢动手的小青年此刻忍不住直瞪眼,本来他们正憋屈着没地儿撒气呢,自然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不痛快。

    他们是不敢动这个女人,害怕被锤,不过不代表他们害怕这小子。

    一看这小子活脱脱吃软饭小白脸的类型,武力值显然不高,正好是下手找回场子的好对象。

    于是,那个脑袋被开了花的小青年,抹一把脸上夹杂着血水的酒渍,满脸凶相的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咆哮道:“小子,谁特么的让你坐到这里的?”

    “呃……”苏灿抬头看一眼凶神恶煞的小青年,一脸无辜的道,“我坐哪儿,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

    小青年一听苏灿的话,直接炸毛了,在他们听来,这小子的话完全就是怼他们的挑衅。

    而让他们不再有所顾忌的是,这小子对面的那个彪悍女人,并没有要替这个小白脸出头的意思,只是埋头撮着柠檬水,这无疑更是让他们壮了积分胆气。

    这女人只要不出手,收拾这个小白脸,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于是,小青年一拍桌子,满脸凶狠狰狞:“你特么的居然敢顶嘴,找死是吧?”

    “找死?”苏灿歪着脑袋,一脸思索,接着眼睛一亮,“从这边往前直走,吧台左拐门口方向……”

    “什么意思?”原本满脸凶狠的小青年一愣,一脸的不明觉厉。

    “那里是厕所,找屎去那边。”苏灿咧嘴一笑,一脸的人畜无害的道,“没看出来,年纪不大,口味儿还挺重。”

    “扑哧!”焦小娇差点儿没被嘴里的一口柠檬汁给呛死,接着却是抿嘴直乐呵。

    而一旁的小青年一张脸却是差点儿没被气歪了,一把拎着眼前这个调笑他们的家伙的衣领,就准备把这个家伙拎起来,先三百六十度吊打一番再说。

    结果……

    小青年发现手中的家伙并没有被拎起来。

    难道自己今晚酒喝多了,没使上劲儿?

    小青年加一把力,可是眼前这家伙身子却好似跟板凳生了根一般,一丝丝都没有挪动。

    于是继续用力。

    而到了最后,小青年涨红着一张脸,几乎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却依旧拎不起眼前这个小子。

    周围,爆发出哄笑,更是让几个小青年脸上挂不住了,此刻的他就好似一个滑稽的小丑一般不堪,不由恼羞成怒的爆吼出声:“你特么给老子站起来。”

    苏灿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你丫的拎不起我,那是你自己没本事,到最后还得老子配合你,自己站起来不成?

    于是,苏灿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双眼睛漠然的盯着眼前这个拎着自己衣领的小年轻,而后平静的开口道:“在我还没有生气之前,烦请你松开你的手,然后带着你的这群小哥们在我眼前消失。”

    原本恼羞成怒的小年轻先是一愣,不知道为何,在看到眼前这个‘小白脸’那淡漠的眼神,让他心中莫名生寒,不过一听对方那无关痛痒的威胁,这分明是害怕了,又忍不住得意起来:“哟,好怕怕哦!”

    “……”

    “你让我松开就松开?我偏不松开,你能把我怎么样?有种你来咬我啊!”

    小青年的话语刚落,身边的几个哥们儿都是得意的哄笑起来。

    苏灿漠然,看看眼前正得意忘形的小青年一眼,而后才悠悠的开口道:“我不吃屎。”

    “……”

    原本以为扳回一局的小青年先是一愣,而周围哄笑声夸张的响起,小青年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一张脸直接涨成了猪肝色,而舞池中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些男女,都是轰然大笑。

    “你特么的找……”拎着苏灿衣领,原本就脑袋被焦小娇开瓢的小青年直接恼羞成怒了,一拳凶狠的轰向苏灿的脸。

    没错,他就是见不惯这家伙这张脸,小白脸似的,居然敢比自己长的还帅!

    不过,那拳头砸在肉上的声音并没有响起,只是眼前一花,而后后脑勺一股重力传来。

    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整个脑袋就不受控制的向着身前的大理石桌面砸去……

    于是,那张足有四十二码的驴脸,就完美的印在了那大理石桌面上。

    事实证明,小青年的脑袋还是不如大理石桌面硬。

    那偌大的大理石桌面,丝毫未损,不过小青年已经满脸血水与碎牙起飞,原本还算笔挺的鼻子,更是直接陷入了脸里……

    这干脆利落的一幕,瞬间让原本嘈杂叫嚣众人表情僵硬当场,看着那小青年那惨烈的脸,众人心头却是直冒寒气。

    苏灿优雅的收回抓在小青年后脑勺上的手,看着卡座旁的几个小青年,而后才咧嘴一笑:“现在各位可以走了?”

    原本傻眼的一干小青年浑身一个激灵,此刻看着眼前这个小白脸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却让他们有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

    这哪里是他们眼中的软柿子,这简直就是一个**oss,比那女人还狠呐。

    本来他们就是泡妞,没想到居然碰到了钉子,此时几个小青年哪里还敢嚣张,慌张的扶起已经被砸懵逼的小青年,就往酒吧外溜,直到穿过了舞池,确定已经到了安全距离,几个小青年又不甘的转身,色厉内荏的对着苏灿威胁道:“小子,你给我等着,今晚老子就在酒吧外边守你!”

    苏灿没有说话,回应他们的是一个凌空飞来的酒瓶。

    那酒瓶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滑过一条抛物线,准确的落在舞池另一端,那色厉内荏的叫嚣的小青年的脑门上……

    一声凄厉的惨叫,而后只看到几个小青年狼狈的拖着两个倒霉蛋,落荒而逃,哪里还敢再在那里叫嚣?

    ……

    这一幕冲突,对于江湖酒吧,不过只是一枚石子落入湖面,仅荡起一丝涟漪就消于无形,甚至没有引来酒吧管理人员的注意。

    随后江湖酒吧依旧喧嚣热烈,灯光闪烁,重金属音乐勾起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山洪猛兽,好似先前的一幕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苏灿目光再次落在了焦小娇的脸上,并没有因为几个小杂鱼而影响了心情:“说吧,有什么事儿?”

    “我看得出来,你今晚把我找出来,不会只是为了喝酒解闷儿!”

    “宾果……聪明!”焦小娇一个响指,眼睛不经意间瞟过酒吧舞池一端的吧台方向,声音压低了几分道,“有笔大买卖,合伙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