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7章:一人一狼再现
    苏灿愕然长大了嘴巴,注意到蔓玥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更是让他头皮发麻。

    大姐啊,咱能别这么玩吗?

    “哼,你臭不要脸!”蔓玥俏脸冷若寒霜,咬牙切齿的道。

    “哟,你这么生气干嘛?”焦小娇丝毫不见动怒,此时眼珠子一转,一脸诡笑的道,“该不会……你也喜欢苏灿吧?啧啧……小姨子喜欢姐夫,这也是一段佳话呐……”

    “你……找死!”蔓玥终于被激怒了,人还在车厢里,就直接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凶狠的扑向了焦小娇,手中的匕首更是寒光烁烁。

    身边这两个女人可都不是普通女人,掐架也不会是你抓我头发,我挠你脸,或者互相泼妇骂街,眼看着蔓玥那匕首撕裂空气,就要在焦小娇身上留下一个标记,苏灿也是被吓的心惊肉跳,正准备出手制止,结果蔓玥前扑的身子就僵在了当场,握匕首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不是蔓玥不想动,而是一把黝黑的手枪顶在了那光洁的脑门上,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而握枪的赫然是焦小娇,此刻一张脸上满是挑衅的笑容:“qsz9毫米手枪,果然是好枪!”

    蔓玥脸上的愤怒慢慢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羞恼和诧异。

    这枪正是自己身上的那把,可是自己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女人给顺走了!

    对于她而言,枪就像是一个剑客手中的剑,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还算什么剑客?

    而且……如果……眼前这个女人是敌人,那么自己再能打,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车厢内,气氛凝滞,苏灿看看两女在那大眼瞪小眼,一个个都是一脸火气的样子,就满脸干笑的准备拉开两人,不过也在这时,苏灿眼皮一跳,紧接着一双眼睛冰冷如刀一般的看向车窗之外……

    因为已经离开明珠的繁忙路段,此刻车队行驶速度极快,道路两侧的景色飞快的后退,不过苏灿依旧捕捉到了路边栅栏上飘然而立的一个娇柔身影。

    那是一个女人,而在女人身边,蹲着一个牛犊一般的巨狼……

    “停车!”

    急促的刹车声在这夜色下格外的刺耳,车还没停稳,苏灿已经推门跳下了车,一双眼睛锐利的看向车后方向,那里哪还有那女人和巨狼的身影?

    车上对峙的两女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了,而后似有默契般,各自收回了武器,飞快跳下车来,向着苏灿皱眉注视着车后后方昏暗的道路张望,可是那里除了路灯,空无一物。

    “怎么了?”焦小娇恢复了正色,沉声的开口道。

    苏灿皱眉,他确定先前那不是幻觉,他确实看到了那一人一狼的身影,正是那晚攻击焦小娇时出现在山丘上的那黑影。

    结果下车时,那一人一狼却消失了。

    这是图什么?难道是在跟自己示威?

    听着焦小娇的询问,苏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上车吧。”

    车队继续往驻扎基地行驶,不过这次车厢里的三人都沉默了几分,两女也难得的没有争锋相对,只是气氛却更加的凝滞了。

    车队平稳的开进来聂蔓婷手下驻扎的营地,而后李承风一群人就被士兵从车上押解了下来。

    领头的李承风,哪里还有先前的淡定,此刻一张脸上满是惶恐之色,一边被几个大头兵押解着,一边还在尖叫着:“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要给我的律师打电话……你们……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苏灿眉头一挑,瞟了一眼焦小娇:“这家伙今晚就交给你了,看你的手段。”

    “恩,没问题。”焦小娇眼睛一亮,眼底凶光闪烁,接着磨拳霍霍。

    别的或许她不内行,但是要说审讯,这明珠城还真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焦小娇。

    苏灿又想到了半路上遇到的那一幕,脸色凝重的看向一旁的蔓玥,沉声的道:“晚上加强警戒。”

    “恩。”蔓玥郑重的点点头。

    虽然对苏灿这个花心大萝卜各种不满,但是正事方面,蔓玥也不敢掉以轻心。

    她也刚才下车时,去看了眼被手下带回来的那死去的鬼东西,哪怕死透,依旧让她有种发自内心的寒意,让她隐隐感觉到今晚或许不会安稳。

    苏灿离开了蔓玥,不过并没有离远,在营地一个无人的角落,苏灿身子没入黑暗中,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了回来,藏身在一处不常用的野战帐蓬内。

    既然不能主动出击,那么苏灿就准备来一场守株待兔。

    不过一夜安静,直到天际泛白,也没有什么风吹草动,整个营地都安静而井然有序。

    帐蓬中盘膝而坐的苏灿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如此也要,说实话,苏灿也不想碰到那群人不人鬼不鬼,又皮实的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鬼东西。

    只是就在苏灿刚松一口气,结果原本寂静的军营中就响起一阵急促而略显凌乱的脚步声。

    苏灿眼皮一跳,身子只是一晃就已经出了帐蓬,就看到一个个士兵飞快的向着一处帐蓬涌去,那位置赫然是昨晚关押李承风那伙人的所在。

    还是出事了!

    苏灿眼皮直跳,扯住一个正扛着步枪从身边匆匆而过的士兵,沉声的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晚……被抓的一个家伙疯了。”

    “疯了?”苏灿眼底愈发的疑惑,接着就快步的走向拿出营房。

    结果还没走进,就看到那处营房几乎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士兵把手,每个士兵手中的武器子弹上膛,神色凝重。

    而被包围的营房内,一声声嘶吼咆哮传出。

    似想到了什么,苏灿脸色一变再变,下一刻已经穿过了人群,掀开帘子,钻进了营房之内……

    只是一眼,营房里的一切都清晰的呈现苏灿的眼底。

    蔓玥和焦小娇就在营房一角,神色凝重的看向营房另一边,那里一个被铐着锃亮的手铐脚铐的家伙在地上翻滚惨嚎着,赫然就是李承风……

    此刻的李承风那里还有之前西装笔挺,风度翩翩,整个人衣衫褴褛,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脸颊上一根根青筋暴起,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