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8章:李承风的异变
    “这是发生什么了?”苏灿皱眉,看着蔓玥和焦小娇道。

    他昨晚整晚都在不远处的帐蓬监视整个营地,如果有人潜入进来,苏灿自信他绝对避不开自己的神识。

    可是没有人潜入进来,这李承风怎么又成了这副模样?

    “我也不知道,先前我正在审讯,结果这家伙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焦小娇此时一脸的紧张,一把拉住苏灿道,“你……你快救救他,反正不管怎么样,在这家伙招供之前,绝对不能死。”

    苏灿看向蔓玥,还没有开口,蔓玥就沉声的道:“营房里,昨晚只有焦小娇和一个士官辅助审讯,其他人全部由我护卫在营地外,我可以保证,在这个家伙发病之前,一只蚊子都没有飞进去。”

    “那……其他人呢?有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苏灿疑惑的开口道。

    蔓玥摇摇头,到目前为止,其他一伙人吃得下睡的香,根本没有发生这样的异状。

    这让苏灿也排除了有人潜入动手这个可能,那不是外人……难道这个李承风身体内本身就隐藏着什么,比如本身在自己被抓之前就中毒了?

    苏灿眼睛一亮,这种手段当初自己就对龙图用过,只要不按时吃自己的解药,龙图就会浑身奇痒难耐,痛不欲生。

    难道眼前这个李承风也是如此?身上的毒在今天没有按时得到解药而毒发了?

    苏灿越想越觉得可能,怪不得昨天回来的半路上,见到了那一女一狼,本以为是要截李承风,结果一夜都没有丝毫风吹草动。

    想来他们恐怕已经算好了这个李承风会毒发,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多此一举的来救人,或者杀人灭口。

    而之所以那个女人带着一头狼出现,恐怕就是对于自己的一种挑衅吧。

    苏灿看着地上痛苦挣扎的李承风,甚至看他挣动着手铐,那精钢铸造的手铐都被钮成了麻花一般,而一双眼睛如同死鱼眼一般瞪大的滚圆,眼珠子上血丝密布,而狰狞扭曲的脸上,一根根青红的血管扭曲虬结,宛若蛛网一般,整个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痉挛,足见他此刻所承受的痛苦。

    这凄惨的模样,看的苏灿也是心生寒意,这种毒是什么毒?显然要比自己当初让剑侍给龙图下的那种浑身发痒的毒要恐怖的多。

    不过就在苏灿准备出手时,地上挣扎的李承风又发生了变化。

    只见李承风脸上那青红交错的经脉慢慢的平复下去,接着在那皮肤表面,居然有鳞片状东西浮起……

    营房里,苏灿三人脸色都是一变,特别是焦小娇,眼底深处更是闪过一丝惊惧。

    对于这鳞片,她再熟悉不过了,这不就是那些攻击她们警方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独有的标志?

    而且她还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承风的惨叫分明变成了宛若兽类的咆哮,甚至嘴吻都开始在不断的突出,森白的虎牙在一点点的延长,如同狼吻一般……

    苏灿瞳孔一缩,这哪里是中毒?这分明是在完成一种异变,由人变成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不过转念一想,或许这也叫毒,因为之前那痛不欲生,不是任何人都能熬过来的,如果熬不过来,那么他就是死,熬过来了……或许就变成了鬼不鬼人不人的这种怪物。

    只是看着地上挣扎的李承风,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体发生这种变化而开心,反而满眼都是恐惧,甚至那眼睛在看着苏灿三人时,带着哀求之意。

    这家伙……不想成为这种怪物?也就是说,发生在他身上的不是他自愿的!

    苏灿微微皱眉,想到了当初第一次在龙隐基地遇见的那个被感染的龙隐成员,结果化解了对方体内的毒素,让其恢复了正常。

    也就是说……这种异变是可逆的。

    如是想着,苏灿不再犹豫,伸手间,一手已经拍在了李承风挣扎的胸膛之上。

    脑海中第四幅图瞬息流转,紧接着一股吞噬之力产生,几乎在同一瞬间,一股阴冷霸道的气息从李承风身上涌来,而后沿着自己的手掌,钻入自己的身体。

    那一刻,苏灿面皮也是微微一抽,因为他发现,随着那阴冷霸道的气息涌入,自己的手背上,居然泛起了宛若金属般光泽的鳞片……

    苏灿脸上微微变色,因为他明显能够感觉得到,这种阴毒的气息,要比当初在龙隐基地见到的被感染龙隐成员以及唐雪瑶身上的毒素要恐怖霸道,而且此刻那种毒素争先恐后的涌入自己的手臂,居然没有丝毫要枯竭的意思。

    鳞片顺着苏灿的手背,一点点的延伸。

    不过盏茶的功夫,居然已经延伸到了臂弯处……

    苏灿脸色难看的同时,也忍不住有些恶趣味,再这样下去……自己是不是可以整出一条麒麟臂?

    这些鳞片可是刀枪不入!

    而看着苏灿身上的异变,焦小娇和蔓玥一张脸都白了,李承风变成什么样,她们才懒得管,可要是苏灿变成那人不人鬼不鬼,这可咋整?

    焦小娇和蔓玥都是神色慌急担忧,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苏灿眉头愈发的深锁,因为他发现自己哪怕变成‘麒麟臂’了,这李承风身上似乎也没有看到太多变化,异变依旧在进行。

    苏灿不甘心,不过看看自己的情况,他也不敢再坚持下去,只能收回了手掌,盘膝而坐,努力的炼化那几乎凝滞在手臂经脉中的阴冷气息。

    第四幅图在飞速的流转,贪婪的吸收着这股阴冷的气流,那阴冷气息对第四幅图而言,好似灵丹妙药一般。

    终于……好似到达了某个节点,一声轻鸣在苏灿的脑海中荡漾开来,就在苏灿不明所以间,只见第四幅图光芒大绽,之后那符纹脉络之间一些原先并不可见的丝丝脉络都浮现了出来,令整个符纹愈发的繁复,充满一种难言的玄奥。

    而随之而来的吞噬之力也是大涨了几分,直接鲸吞一般的将那股阴冷气息吞噬干净,紧接着一股比以前回馈的更加至纯的精气,从那符纹将流转而出,瞬间通达四肢百骸,让苏灿也是通体舒泰,轻吟出声……

    而则发生的一切让苏灿骇然的瞪大眼睛,难道……这图纹开启之后……还能够提升品级?

    看看自己手臂上,原本片片狰狞的鳞片,随着那股气息被吞噬而消失无踪,皮肤光洁细腻。

    苏灿眼珠子一转,接着眼睛就直勾勾的看向了地上挣扎的李承风,此刻哪里还像是在看怪物,简直就像是在看一块稀世珍宝……

    当然,这一切都要谢谢幽冥,因为苏灿觉得……如果不是幽冥搞出这样的鬼东西,他也不可能发现脑海中九幅图不仅仅可以开启,而且还可以‘升级’!

    “阿嚏!”

    陕省,一处民家院落里,躺在摇椅上,身上覆着薄毯,一张苍白的脸上堆满是愁容,正是被苏灿惦记的幽冥。

    此刻突兀的一个喷嚏,让他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而一双眼睛木然的看着昏沉的天际,眉头又深锁起来,低声的嘟囔着道:“怎么还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