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固若金汤
    钱家的新能源实验室苏灿之前也跟着钱秧秧一起来过,不过再次来到实验室时,苏灿脸上还是难掩惊异震撼。

    因为他发现,不过几个月没见,这处原本深藏地下百余米的实验室地上多了一座巨大的宛若碉堡一般的建筑。

    建筑外形很像闽南那边的圆形土楼,不过却要庞大的多,粗狂的白色外立面高达数十丈,墙上却不像别的建筑那般布满窗户,只有零星几个或方或圆的孔洞,根本不注重是否采光,而且那些洞与其说是窗口,不如说更像是瞭望口更恰当。

    而在这栋建筑四周数里内,更是看不到任何其他建筑,甚至连一棵树都没有,地面只是简单的做了草皮绿化而已。

    如此做,很显然是为了保证更好的视野,防止被有心人监控,亦或者入侵。

    在明珠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留出这么大一块空地用来防御,这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也不是有钱就能够做到的,这也从侧面看出上面之人对新能源的重视。

    苏灿随着蔓玥押解着李承风车队到达这栋碉堡似的圆楼入口外时,明显能够感觉得到那几个‘窗口’凌厉的眼神的注视,之后在蔓玥对着一处孔洞方向做了一个手势,那紧闭的铁门才缓缓的向着两侧划开。

    牙酸的扎扎声格外的刺耳,足见这铁门的沉重,铁门足有一尺余厚,而且分明是实心,苏灿真的很难想象还有什么力量可以轰开这道铁门。

    而且……就算轰开铁门也无用,因为苏灿发现在铁门后十余米的通道,还有十余道精钢栅栏。

    即便是轰开这一道道栅栏也没用,因为……整个实验室都掩藏在近百米深的地下……

    苏灿相信,明珠恐怕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这里还要防卫森严的所在了。

    原本惶恐紧张,神不守舍的李承风在看到这堡垒一样的建筑,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不一般,神色间明显平静了许多。

    此刻蔓玥一边指纹刷开一道铁栅栏,一边沉声介绍道:“这栋建筑,外立面墙正面都是直接浇筑而成,外墙厚度一米二,内里共十层钢筋网,可以抵挡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

    “还有……别小看身后这扇门,是有合金熔炼而成,重大一百吨,而且由实验室内部主机控制,杜绝了病毒入侵,在受到外部入侵时,可以自动切断铁门电闸,恐怕也不是人力所能开启的。”且不说这里面每一道铁闸门,都需要权限开启,蛮硬闯的话,恐怕会让他们尝尽诸般滋味,”蔓玥说着,又是打开了一道门,一双眼睛清瞟着李承风道。

    李承风觉得自己已经在高估这栋建筑的防御了,结果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

    这简直就算是固若金汤都不为过吧?

    那些怪物是恐怖,但是也是血肉之躯,如何跟这样一座碉堡抗衡?

    李承风觉得,自己好歹以前也是明珠立棍的大哥,怎么着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可是他还从来不知道明珠居然有这样一处去处,此刻仅仅是进门,就见识了譬如指纹扫描,虹膜扫描之类在电影里才能够见到的高科技,显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土包子。

    别说李承风觉得自己是个土包子,就算是一旁的焦小娇也是满脸的惊奇,正在那左顾右盼,那模样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啥都惊奇。

    好不容易通过最后一道栅栏,并且被几个安保人员搜身过后,才算是真正进入了碉堡内部。

    而几人又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因为这碉堡内部完全不像外表表现的那般粗犷,处处都别具匠心,最让几人惊奇的是,这个环形碉堡的中间,居然是一个足有足球场般大小的圆形空地,空地内绿树成荫,假山流水,端的精致迷人,颇有几分苏杭园林的韵味,让这冰冷的碉堡也多了一丝生气。

    不过苏灿很快注意力就不在这假山流水上,此时扭头看向了环形走廊的一端,只见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站在那里,不是钱秧秧是谁?

    许久未见钱秧秧,却见她清瘦了不少,让苏灿忍不住有些心疼,而在钱秧秧身后,若即若离的却是背着偌大青铜剑匣的剑侍,却是比之前少了几分稚气,多了一丝成熟。

    蔓玥见到这一幕,特别是看着苏灿和钱秧秧那副恨不得执手相看泪眼的模样,脸色就莫名的不好了几分,此时冷冷一哼道:“我去安顿这姓李的。”

    说着,蔓玥扭头就走,李承风自然跟上,而焦小娇只是犹豫了一下,也是快步跟上。

    现在李承风的安全总算是有保障了,她自然等着李承风给自己透露有用的信息,如果还敢玩花样的话,她不介意把这个李承风抽皮扒筋。

    恩……因为她现在心情也不爽。

    三人走了,苏灿没有在意,踱步到钱秧秧的面前,看着眼前钱秧秧清瘦而愈显尖锐的下巴,莫名怜惜的摇摇头:“你看看你……瘦了!”

    钱秧秧抿嘴一笑,一双大眼睛都开心的弯起了一抹月弯儿:“瘦点好,显得精神。”

    “这个……也不好,本来就小荷才露尖尖角,再瘦就没有了!”苏灿眼睛一瞄,脸上的怜惜就多了一丝没正经。

    钱秧秧本来还有些不明所以,结果一看眼前这家伙就死性不改的眼睛顺着自己的衣领,一个劲儿的瞄,还一脸痛心的样子,钱秧秧就不由涨红了脸,白一眼苏灿的同时,不忘噘着嘴吧:“还有人在呢。”

    “咳咳,都是自己人!”苏灿嘿嘿一笑,目光却是落在了剑侍身上。

    小丫头身段长开了之后,愈发的可人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个王八羔子。

    苏灿如同往常一般,不理会剑侍的怒目而视,一只大手直接按在剑侍的脑袋上,一揉那漆黑顺滑的头发:“师父她老人家呢?”

    “是我的师父。”剑侍再次不厌其烦的纠正道。

    “好吧,我知道。”苏灿无所谓的伸指头掏掏耳朵道。

    剑侍一脸泄气,最后嘟囔着道:“师父说她去西北一趟,让我勿念。”

    “西北?”苏灿本是随口一问,听到剑侍的回答,却是一脸好奇,不过接着就是摇摇头,那女人神出鬼没,只要不离开地球,苏灿都不觉得稀奇,指不定是去游山玩水,访亲会友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