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石门血祭
    即便是他们这些活了大半辈子的老怪物,曾经也探索过各类遗迹,也被眼前这条甬道所惊叹。

    这不知道是何朝何代修建的甬道,宽足有丈余,高也有丈余,墙壁上那一块块堆砌的青石,大小几乎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而且头顶拱形,一块块青石切割的角度严丝合缝,即便是现代的工艺,想要拼出这样一条甬道,也可以说是浩瀚的工程吧。

    众人每走五十米左右,就看到墙壁上有吞龙浮雕,雕工精美,龙头之上赫然是一盏盏造型精美的铜灯,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上面布满铜绿。

    恐怕这些东西,拿到外边都可以称为价值连城的古董了吧?

    不过众人并没有去动,而是静静的跟在幽冥的身后,一步一步的走向不知道通往何方的甬道。

    气氛有些压抑,悠长的甬道中,只有那老瞎子手中的竹杖落在地上发出咄咄的声音,让众人心头莫名的烦躁,就在大家忍不住呵斥的时候,咄咄声突然一滞,紧接着大家才发现领头的幽冥已经停下了脚步。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幽冥,就见幽冥举着探照灯,灯光映亮了幽冥身前,只见他身前丈余外,一扇石门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那石门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已经有些许风化的迹象,不过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到石门上一道道刻痕,那些刻痕蜿蜒流转,宛若一条条经脉一般,汇聚向中心位置,而那里呈现出的却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凹槽。

    此刻众人都是忍不住屏息注目,他们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这扇石门之后了。

    只是……这石门之后是什么地方,大家都不知道。

    或许是一个古老的大墓,或许是一些古老断绝在岁月长河中的修炼者留下的遗迹之类。

    幽冥那张从来都古井无波的死灰色的脸上,此时终于泛起了一丝晕红,眼中光芒闪烁,难掩此刻心中的激动。

    幽冥颤巍巍的伸手入怀,而后又颤巍巍的取出一物,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一洁白宛若羊脂玉,又混若天成,没有雕琢痕迹的白玉龟甲。

    众人看看白玉龟甲,再看看那石门中心,九条刻痕汇合之地的凹槽,那形状大小居然一般无二。

    难道……这龟甲是开启这道石门的钥匙?

    幽冥身后的戴家家主几人都屏气凝声,红衣女和琉璃不着痕迹的看一眼身后正掐指而算的那个老瞎子。

    似有所觉,老瞎子嘴中呢喃有声,眉头微皱,头微微一摇。

    这一幕也落在西域狂刀眼底,西域狂刀眉头也不着痕迹的一皱,这个老忽悠,关键时刻可要算准咯。

    幽冥缓缓的将手中的白玉玄甲按入那凹槽,果真严丝合缝,丝毫不差。

    幽冥脸上的喜意愈发浓郁,看一眼身后几人道:“现在是用着你们的时候了。”

    众人都是一愣,即便是贾道长,都有些不明所以,却见师祖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你先来。”

    贾道长有些狐疑,不过看到幽冥视线落在石门上那刻痕凹槽时,脑海中灵光一闪,瞬间明白过来,这是血祭!

    贾道长咬咬牙,匕首滑过指尖,鲜血瞬间涌出,而后一指点在那石门的一条刻痕之上……

    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亮了一般,整个甬道都是一颤,紧接着哪怕是琉璃和红衣女瞳孔都是一缩,因为她们看到那贾道长的手点在那刻痕一端之后,血液顺着那刻槽蜿蜒流转向中心位置的白玉玄甲。

    那刻槽分明垂直于地面,可是刻槽内的血好似摆脱了地球万有引力一般,没有丝毫溢出,显得诡异异常。

    血祭!

    众人也是瞬间明白过来,此时他们才注意到,那刻槽居然不多不少,正好八条对称在石门两侧。

    他们终于醒悟,幽冥这个老狐狸为什么到了破庙之后没有急于下去,显然就是在等他们主动上钩,凑足了除他之外的八人之数。

    “你们还等什么,想要开启这道石门,就要付出代价。”幽冥看着众人迟疑不前,不由一声怒喝道。

    戴家家主一个激灵,心里已经生了退意,血祭可不是放血这么简单,即便是放血,那刻槽填满需要多少血?目光不自然的看看身侧那个白面男子和没有动作的女道长,最后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戴家家主同样划破了手指落在一条刻痕之上,鲜血涌出,飞快的沿着刻痕向着中心白玉甲涌去。

    那一瞬间,戴家家主脸色就是一白,不是晕血,而是他分明感觉到随着自己手指上血液的流逝,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同时被抽离了,一种虚弱感涌上心头。

    女道人和白面男子此刻都是一脸凝重,在看到戴家家主似乎没有什么过于异常之后,也都是上前一步。

    剩下的琉璃四人都是眉头皱起,这还只是入口,居然如此凶险,需要血祭才能开启,里面又要遭遇什么样的凶险?

    最主要的是这个幽冥……不会只是借他们的手开门,而趁他们虚弱杀人灭口吧?

    四人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忧虑,不过她们既然已经来了,自然不可能退去的道理。

    琉璃四人最后还是选择上前,各找一条刻痕凹槽放血。

    那鲜红的血液宛若红宝石般闪动着妖艳的红芒,在凹槽间翻腾,犹如滚滚长流,居然发出阵阵海啸般的沉响,涌向那石门中心位置。

    众人脸色都微微泛白,不过目光都投向了幽冥,眼中满是戒备之色,而就在那八道血流汇集在白玉玄甲上的一瞬间,白玉玄甲光芒大绽,那一瞬间,幽冥脸上终于涌起狂喜,一只手正准备按在那白玉玄甲之上,开启这道石门。

    却在这时,幽冥只感觉手心钻心的巨痛突兀传来,紧接着一股自己难以抗拒的拉扯之力让幽冥脸色大变。

    因为那拉扯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自己的血液,正顺着那手心的伤口涌出,没入那白玉玄甲。

    那一瞬间,幽冥脸色愈发的苍白了,甚至整张脸都溢满了死灰之气,几乎同一瞬间,其他八人也是脸色大变,因为她们感觉到那股撕扯之力瞬间增长了十余倍。

    她们想要抽回手,却发现除非剁手,否则根本离不开这石门,除非被吸干为止,这让一个个脸色都煞白。

    “老东西,你特么玩阴的!”几个被‘吸住’的众人怒目圆睁,却发现幽冥不过转瞬之间,头上乌黑的头发变得花白,原本少年模样的脸皮干皱,宛若沙皮狗一般层层叠叠,让几人也是骇然。

    几乎是同时,几个人都用另一只手从怀中摸索出玻璃瓶,赫然是近期风头正劲的生命元液。

    不过相比戴家家主几人手中那市面上常见的生命元液的幽绿色不同,幽冥和琉璃几人拿出来的生命元液却是湛蓝色,琉璃和红衣女四人手中的生命元液那湛蓝色之中似乎还漂浮着点点红芒。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