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第七幅图开启
    几人不由分说的灌下生命元液,不过那缕缕生机刚入身体,就被那股恐怖的吞噬之力吞噬,源源不断的涌向那幽冥手下的龟甲之中,而这一刻,那原本莹白的白玉玄甲光芒大绽……

    深不知几许的地下空间,苏灿此刻就如同一个拿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一般爱不释手,把玩着那精致的拳套,眼珠子滴流乱转,正琢磨着等一下如何从钱秧秧的手中把这宝贝诓到手,结果就在这时,似乎心有所感一般,面带狐疑的看向西北方向。

    不过那里只有几张工作台而已,这让苏灿脸上愈发狐疑,因为就在刚才那一刹那,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一般。

    不对!

    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脑海中的那九幅图纹!

    是白玉玄甲!

    苏灿瞪大了眼睛,这种冥冥中的召唤之力,曾经在李家后山追踪李家族长的时候有过,在离开那大峡谷时的村口同样有过,但是从未像此刻这般来的强烈!

    一声轰鸣巨响在脑海中炸裂开来,让苏灿也是脸色骇然大变,那原本归于寂静的已经开启的六幅图纹也在这一瞬间光芒大绽,符纹急速流转……

    紧接着一股庞大近乎恐怖的力量好似穿越了空间,凭空出现一般涌入脑海,而后狂暴的炸裂开来。

    苏灿不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而那恐怖的力量瞬间充满脑海,紧接着宛若波涛骇浪,疯狂的涌向四肢百骸,那一刻,苏灿只感觉自己就如那骇浪中一叶扁舟,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瞬间吞没。

    痛!

    那种发自灵魂的痛苦让苏灿一张脸狰狞扭曲,额头青筋迸起,身体更是如同充气的气球一般慢慢的鼓起,而那恐怖的力量还在源源不断的涌来。

    吼!

    苏灿一声宛若野兽般的怒吼声中,一拳一拳狠狠的轰向身前的钢板,来宣泄那充斥浑身的恐怖力量。

    轰轰轰!

    狂暴的力量在肆虐,那一拳一拳轰落,都在钢板上留下一个个拳洞,甚至在拳风的带动下,这偌大的办公室里,数张工作台簌簌而抖,上面的图纸飞舞爆裂,甚至随着苏灿挥动拳头,那钢板之后足有十余米外的墙壁上,都留下一个个深大寸许的拳痕。

    那是拳风凝聚的力量留下的痕迹。

    钱秧秧被这恐怖的力量吓傻了,不过接着就发现了不对,此刻的苏灿分明陷入了狂暴之中,那一双眼睛甚至因为充血而化作了血瞳,额头青筋直冒,整张脸正在因为痛苦而狰狞扭曲,令人心悸。

    钱秧秧不知道苏灿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几乎本能的就想冲上去抱住发狂中的苏灿,结果人还没靠近苏灿,一股恐怖的力量涌来,让她的身子几乎凌空倒飞而起,狠狠的砸在一张工作台之上……

    “别……别过来。”看着钱秧秧脸色煞白的从地上爬起来,还想要扑向自己这边,苏灿声音嘶哑的道。

    苏灿拳头依旧在一拳一拳的砸在那钢板之上,不过盏茶的功夫,那钢板已经千穿百孔,终于在最后一次轰击中,不堪重负的弯折。

    苏灿双目血红,正努力的寻找可以宣泄的目标,来宣泄那充满四肢百骸的狂暴能量时,脑海深处啵的一声轻响,好似一道桎梏被打开一般,让苏灿一个激灵,紧接着就见意识海中,那第七幅图终于在关键时刻激活,绚丽繁复的符文瞬间宛若血脉一般流转。

    几乎在同一瞬间,好似某种链接被打断,那原本疯狂涌入的恐怖能量就这样好不征兆的消失,那原本在四肢百骸横冲直撞的狂暴的力量在那刹那间一滞,而后宛若百川归海一般,从四肢百骸涌向那第七幅图。

    没有了那恐怖的力量在身体四肢百骸横冲直撞,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终于潮水般的褪去,让几乎要爆体而亡的苏灿浑身都是一松,接着虚脱了一般的无力的瘫倒在地。

    而钱秧秧终于扑过来,几乎是带着哭腔的扑到苏灿的身边:“苏灿,你……你怎么了,你……你别吓我!”

    “还……还死不了!”苏灿无力的痛吟着宽慰手足无措的钱秧秧道,“别……别动,让我……缓缓劲儿。”

    死里逃生,他感觉浑身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疼麻木了,每个毛孔都在冒汗浆,湿泞的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此时的他如同一条死狗一般,倒在地上无力的喘着粗气,甚至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先前那突然出现的恐怖能量让他心有余悸,如果自己第七幅图纹没有在这关键时刻开启,恐怕那股能量源源不断的涌入,自己会像一个充爆了的气球一般,炸成碎片吧。

    只是那股召唤之力从哪里来?

    难道说幽冥也潜入了这处基地,潜伏在某处?

    苏灿想着,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那股召唤牵引之力,不像是附近……那种感觉……好似跨越了千山和万水,从天的那头传来一般。

    苏灿无力的躺着,心中却是恨的牙痒痒,白玉玄甲在幽冥的手中,自己这次差点儿死掉,肯定是幽冥这个混蛋搞的鬼。

    自己自从回到明珠之后,先是遇到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现在又遇到这一幕,都跟那个半死不活的混蛋脱不了干系,这个混蛋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苏灿发誓,如果让自己逮到那个混蛋,自己一定把那个混蛋沉臭水沟不可。

    苏灿心中咬牙诅咒,他不知道的是远在华夏的西北一处正在军营的荒野地下,那地下古老的石门前血祭的幽冥等人也差点儿死掉。

    此刻那幽暗的甬道里,那扇石门之前,幽冥九人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早已气息奄奄,一个个脸色死灰,眼底满是恐怖。

    如果不是那恐怖的吞噬之力好似被切断,他们这些人哪怕有生命元液,也要被吸成干尸不可。

    场上九人中,最凄惨的莫过于幽冥,哪怕有高纯度的生命元液,此刻的他如同被吸尽了生机一般,满头白发,满脸褶皱上布满老年斑,一双三角眼中浑浊无关,整个人垂垂老矣,好似只吊着最后一口气。

    其次就是戴家家主三人,他们不过使用的都是普通的生命元液,那点儿生机之力在先前血祭时根本无法补充身体损耗,此时也是早生华发,两鬓斑白。

    跟着幽冥的贾道长比起戴家家主等人就要幸运很多,拥有幽冥提供的高纯度生命元液,虽然也两鬓斑白,但是还是一个中年人的形态。

    而相比这些人而言,琉璃几人就要更加的幸运的多了。

    他们不仅仅有苏灿提炼的最高纯度的生命元液,而且‘备货’充足,先前根本就跟喝纯净水一般狂灌,不过即便如此,也被吸的脸色苍白,满脸无泽。

    “咳咳!”老瞎子无力的咳着,尤自对着人堆里爬不起来的那已经变成‘老妪’,满脸老年斑的女道长咧嘴道,“我说了,你印堂发黑,头顶凶兆,你还不信。”

    “老瞎子,你现在倒是去替她解胸/罩吧。”西域狂刀心有余悸的道。

    “不好。”老瞎子犹豫了一下,轻轻一咳道,“太老了。”

    “……”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