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 玉虚公子
    “走?我说过让你们走了吗?小丫头……真淘气。”

    男子笑眯眯的道,却是让剑侍脸色一沉,因为她分明感觉到一缕气机锁定了自己,让她也是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而也是她这么一顿的空档,原本慌张的颜如玉却是眼睛一亮,而后脸上飞快的化作了惊慌失措,迫不及待的开口道:“我答应当你的暖床丫头,公子救命,这个小丫头她要杀奴家。”

    说着话的同时,颜如玉小心翼翼的绕过剑侍,慌张的跑到男子的身边,一脸花容失色,同时一双手已经紧张的拉住了男子的胳膊,半个身子都藏在了男子的身后,娇弱的身子似乎因为慌张而显得有些无力的靠在了男子的臂膀旁,胸前一团柔软毫不吝啬的在男子的手臂上挤压变形,呈现一抹诱人的弧度。

    男子眼睛也是一亮,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的浓郁起来,目光却是落在了剑侍的身上,笑眯眯的道:“以后都是自己人,打打杀杀多不好?”

    “找死。”

    剑侍终于按耐不住,一声冷斥,手中长剑已经化作一道流光,娇柔的身子同时揉身而上,向着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男子攻去。

    而面对剑侍的暴起而攻,男子脸上却依旧是满脸淡然的笑容,悠悠的道:“你看看你……又调皮了。”

    说着,男子瞟一眼身边抱着长剑的女子,笑着道:“玉儿,上去告诉这个小丫头,什么叫做尊卑礼节!”

    “是,公子。”那抱着长剑的古装丽人微微的点点头,而后身子就宛若幽灵一般,飘然而起,直接迎向了凌厉攻来的剑侍。

    叮!

    剑侍凌厉的长剑剑尖点在了那突然出现在剑前方的那把宽刃剑剑鞘之上,火花四溅,一股巨力透过剑刃传来,让原本凌厉前冲的剑侍身子也是一滞,接着不受控制的落地的同时,连连的后退。

    这让原本一肚子火气的剑侍也是瞪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自己含怒一击,对方都没有出手,只是让身边一个丫鬟模样的丫头出手,却连剑都没有拔出来,直接用剑鞘就挡下了自己的攻击。

    剑侍心头涌起一丝挫败感,却见对方衣袖飘飘,宛若一谪仙子一般,飘然而来,那一只纤细好似柔弱无骨的手从那飘然长袖中伸出,向着自己的长剑抓来。

    剑侍一惊,手中长剑就是一扬,这可以将那巨狼的狼头轻易斩断的锋利长剑,在斩向对方手掌的时候,却好似站在了金属之上一般,再次发出一声脆响,紧接着五指收拢,居然一把扣住了自己的剑刃。

    黑暗中,剑侍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只手,不是因为那手纤细完美,而是因为……此刻那手居然宛若羊脂玉一般通透圆润,不像是血肉之手。

    这又是什么功法?居然可以让血肉变成玉石一般?

    剑侍强压下心中的紧张,就想要抽回手中的长剑,却见眼前这个女人的身子借着自己抽回长剑的力道,飘然而来,另一只手一扬,就向着自己的胸膛印落。

    而看着这一幕,那男子居然紧张了起来:“玉儿,不可伤了我的粗使丫鬟!”

    剑侍羞恼,难道自己现在在他的眼中,就已经是沾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不成?

    而听到男子的话语,那个玉儿印向自己胸膛的手分明一滞,而后那凌厉的气势弱了些许,也终于让剑侍有了反手抵挡的机会,一掌迎向了眼前这个叫玉儿的女孩。

    两掌相印,剑侍就瞪大了眼睛,因为她感觉到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从自己手臂涌来,让她一声闷哼,剑侍脸色苍白,紧接着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涌出,而身子再次踉跄摔倒在地的同时,握剑的手终是一松,长剑已经落入这个叫玉儿的女孩的手中。

    玉儿并没有乘胜追击,飘然站立在那里,一双眼睛带着毫不掩饰的傲慢和轻蔑,居高临下的瞟着剑侍。

    剑侍一脸的茫然,接着就是深深的挫败,在她记忆中,自己长这么大,同龄人中,还未逢敌手,即便是苏灿……在回国之前,还不是任由自己揉捏?

    可是他今晚居然败了,而且还败在一个跟自己年岁相差无几的女孩手下,最让她无法容忍的是,这女孩还只是眼前这个恶心的什么公子身边的一个丫鬟而已。

    “怎么样?你可服了?”男子笑眯眯的上前一步,而后从玉儿的手中接过那柄被夺走的长剑,食指压在中指上,而后微微的一弹在剑刃之上,剑刃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嗡鸣,让男子也是眼睛放光:“好剑,勉强已经可以达到灵兵层次了。”

    说着,男子目光又落在了剑侍脸上,看着那张不服输的脸,轻笑着道:“给你一个机会,当我的丫鬟,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孕育剑灵,并且可以传你御剑之法。”

    “不稀罕。”剑侍吃力的站起身来,拄着青铜剑匣,俏脸清冷的道,“还我剑来,这女人既然有你庇佑,我带不走那就算了。”

    剑侍此刻心中已经忍不住把苏灿骂的体无完肤了,要不是因为苏灿要求,自己哪里会遭遇这么一对男女。

    一个丫鬟都已经能够压制自己了,这位少爷出手,那自己岂不是更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如此一想着,她又忍不住继续暗骂苏灿,这混蛋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过来?

    “我说过我身边还缺一个丫鬟,那么你就是我玉虚公子的人了,没有我的允许,谁允许你走了?”男子脸上一脸淡然的姿态,双眼瞟一眼剑侍,看着剑侍那副严肃的表情,又轻笑出声,“看来你还是不服气,既然这样,本公子给你一个机会。”

    说着,男子随手一拄剑侍的长剑,对着她一脸随意的轻笑道:“只要你能从我手中取回你自己的剑,那么……我可以放你走,否则你就乖乖的当我的丫鬟……当然,表现的好,可以给你留一个妾室的位置,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很大方的。”

    “真的?”剑侍漠然的盯着眼前这个男子,“只要我能够拿回这把剑,你就放我走?”

    “哼,我玉虚公子想来说话说一不二。”玉虚公子一脸傲然的道。

    剑侍瘪瘪嘴,她才不管这个家伙是玉虚公子,还是肾虚公子,她现在只想着赶紧从这里脱身。

    此时听着眼前这个男子的话,剑侍眼睛也是一亮,接着微微咬咬牙,而后一手拍落在身边那偌大的青铜剑匣之上。

    那一刻,剑匣的一面似有符纹亮起,而后在玉虚公子错愕的目光中,那剑化作一道灵光一闪而逝……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