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 剑侍遇险
    随着长剑的消失,那青铜剑匣上微弱的符纹亮光也消失,好似从始至终未出现过一般。

    不过玉虚公子眼睛却是瞬间亮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剑侍手中那偌大的青铜剑匣,脸上从始至终一副处事不惊的淡笑终于化作了失态的狂喜:“法器,这剑匣居然是空间法器,此行不虚,不枉此次俗世之行……哈哈哈……”

    剑侍看着眼前这个什么玉虚公子那副狂喜的失态神情,俏脸不由紧张的绷紧,一双眼睛满是戒备的盯着眼前这个男子:“你说过的,只要我从你手中拿回我的剑,你就放我走。”

    玉虚公子的狂笑声一收,而后眼睛微微眯起,轻笑着看着眼前的剑侍道:“是吗?”

    说着,玉虚公子又扭头看看身边抱剑而立的玉儿道:“玉儿,我刚才有说过这话?”

    玉儿抿嘴一笑,带着戏虐的瞟着剑侍,摇摇头道:“公子自然是没有说过的。”

    说着,玉虚公子又瞟一眼此刻几乎都把自己胳膊夹在那丰盈的沟壑里的颜如玉,笑眯眯的道:“月儿,我有说过?”

    颜如玉此刻还处在震惊之中,先前在她的眼中,眼前这个扛着偌大剑匣的女孩子,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自己手中的银狼都不堪一击,结果这样的存在,却挡不住这个男人身边的一个丫鬟,那这个玉虚公子该何其恐怖?

    此时听到玉虚公子的话,颜如玉立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满脸甜腻讨好的笑容,满脸都是毫不掩饰的妩媚挑逗:“公子自然是没有说过的,还有……公子,小女子不叫月儿,小女子叫颜如玉……”

    “从今天开始,你就叫月儿了。”玉虚公子不容否决的道。

    “你……”剑侍一脸愤怒,怒目圆睁的盯着眼前这一唱一和的主仆,还有那个狐狸精似的颜如玉,“你们卑鄙。”

    “你看你,又淘气了。”玉虚公子眼神灼灼的盯着青铜剑匣,接着身子已经飘然而出,宛若鬼魅一般的一晃,身子已经出现在剑侍身边,一手已经抓向剑侍手中那偌大的剑匣,“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心儿了。”

    “……”

    剑侍骇然,因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原本还有数丈距离的这玉虚公子居然已经出现在了身边,而那手已经搭在了自己的青铜剑匣之上,形同鬼魅。

    在她身边的人中,如果论速度,恐怕要数苏灿了,而眼前这个玉虚公子的速度,恐怕要比苏灿的疾风行还要快上几分。

    剑侍反应过来,也是飞快的一抓剑匣,就想揉身而退,结果剑匣之上,一股拉扯之力传来,让剑侍身子不受控制的向着对方的怀里冲去。

    这让剑侍也是瞬间变了脸,一双眼睛之中也是闪过一丝凶悍,既然想要全身而退不可能,那么就只有拼命了。

    就算是死,也不能受辱!

    剑侍发出一声尖啸,娇小的身子已经带着凌厉的气势,宛若一只小母老虎一般,攻向近在咫尺的这个玉虚公子。

    ……

    焦小娇看着从暗格里面爬出来,正在拍灰的苏灿,满脸的错愕,低头用手机灯光往里照一照,里面哪里还有一张毛爷爷?

    “钱呢?”焦小娇愕然的道。

    苏灿立马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眨眨眼睛道:“什么钱?”

    焦小娇看着苏灿那副表情,额头就青筋直冒,一把拎住苏灿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道:“少给我装蒜,我问你藏在里面的钱呢?”

    焦小娇一边说着,一边搜着苏灿,浑身所有的口袋都搜遍了,也没有找到一毛钱。

    这让她气急败坏的同时,也满是疑惑不解。

    本来她看到那满满一个小房间的毛爷爷,苏灿就算拿,在她想来也拿不了多少,毕竟他除了口袋,也没有别的东西去装这么多钱。

    她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个小房间里最少也有两个多亿,结果……钱被搬完了,最郁闷的是这家伙浑身除了灰,一毛钱都没有,自己都不知道这混蛋把那么多钱藏在哪里了。

    难道……就像玄幻小说中那般的,有空间袋空间戒指之类的?可是藏毛爷爷?

    焦小娇又细细翻了一遍,却忍不住一脸的挫败,哪里有空间袋,空间戒指更不可能,这混蛋十根手指空空,哪里有戒指的影子。

    苏灿已经忍不住得意洋洋的道:“你看,哪里有钱?搜出来全归你。”

    “……”焦小娇咬牙,不过依旧不甘心的道,“这是赃款,李承风的钱,每一张都充满了鲜血和罪恶……”

    “恩,我帮他们洗脱罪恶。”苏灿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又让焦小娇忍不住翻白眼,却也在这是,寂静的黑暗中,突兀的一声清越的尖啸声远远的传来。

    焦小娇好奇这大半夜的,是谁在鬼叫,却见身边原本还嘻嘻哈哈的苏灿一时间变了脸色:“不好,剑侍示警!”

    剑侍?

    焦小娇瞪大眼睛,接着立马明白过来,怪不得先前那一女一狼跑了,苏灿一点儿都不急,原来是已经安排了人在外守着了。

    焦小娇正如此想着,却发现苏灿已经一把拦腰抱着自己,身子一跃跳下了阁楼,而后宛若一道疯狂一般,冲出那破旧的老宅,向着那尖啸传来的方向呼啸而去。

    快!

    风驰电掣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速度。

    焦小娇一脸骇然,她只感觉黑暗中,身边的树木房屋在飞速的从两边闪退,那冷厉的夜风拍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过转瞬之间,就已经远远的离开了那个偏僻的郊区小村落,下一刻,黑暗的前方,似有人影出现在视线中。

    焦小娇还没有看清,但是苏灿却是将那人影看的清清楚楚。

    只见此刻一个男子手中扛着剑匣,正得意的哈哈大笑,一只手随意的迎向剑侍,将剑侍拍倒在地。

    剑侍狼狈的爬起来,继续发狠的冲向对方,却又被对方拍的一个跟头翻到在地。

    剑侍屡败屡战。

    苏灿变了脸色,剑侍的本事,他是深有体会,他如果不是因为脑海中那九幅图的机遇,自己都不是这丫头的对手,结果剑侍此刻在这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男子手下,居然狼狈的没有反抗之力。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