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 两败俱伤
    “区区二十四剑而已。”玉虚公子一脸冷笑,眼中毫不掩饰的轻蔑,“斩天诀在你等凡夫俗子手中,真是明珠蒙尘,只有在我手中,才能大放光彩。”

    玉虚公子丝毫没有将眼前这二十四剑放在眼里,眼看着那二十四剑就要及体,才好整以暇的举剑准备抵挡,只是也在那一刻,玉虚公子脸上的风轻云淡一凝。

    因为他发现自己握剑的手居然变的无比的迟缓,明明只是一个抬手的动作,都变的无比的缓慢。

    而也就是这一迟缓,那二十四剑已经及体,他甚至已经能够感觉到那锋芒刺入皮肉的巨痛,这让玉虚公子也是骇然变色,此刻哪里还顾得上抢夺那青铜剑匣,脚尖只是轻点地面,身子已经如同一片飘絮一般,急速后退。

    苏灿怎么能容忍对方就这样轻易的摆脱自己的攻击,手中迟滞法阵毫不犹豫的向着对方的身上打去。

    一瞬间空间蠕动,玉虚公子感觉自己浑身都好似陷入了泥潭一般,所有的动作都变的无比的迟缓起来。

    而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张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虚空凝阵!”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子,居然还是一个阵纹师,而且居然已经达到了虚空凝阵的程度。

    哪怕是他们那里,阵纹师都是万中无一的存在,而能够达到虚空凝刃,那都是老掉牙的老古董,可是眼前这个小子,年岁恐怕还不如自己……

    这一刻,玉虚公子心中妒意更甚,眼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杀机。

    想自己被家族誉为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哪怕在门中都被号称为百年一见,被称之为玉虚公子,可是即便是自己也无法成为阵纹师,凭什么眼前这个凡世的小子就可以?

    凭什么?最可恨的是这家伙的这张脸,凭什么比自己还要帅气那么一丝丝……

    好,既然自己比不过,那么就毁掉。

    只要毁掉,那么自己还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还是门中百年一见,振兴本门的希望。

    二十四剑切肤的巨痛让玉虚公子一张脸都扭曲了,一声爆喝中,紧接着气机大放,那原本打在身上的法阵瞬间爆碎,而浑身如坠泥潭的迟滞敢瞬间消失,一瞬间,玉虚公子身子宛若幻影一般爆退的同时,手中宽刃剑一扬,二十四剑瞬间被击溃,虚幻的二十一剑支离破碎,而真实的三柄剑瞬间激射向苏灿。

    苏灿只是一招手,三柄剑就停滞在苏灿的身前,而后轻灵旋转,悬空而立。

    此刻的苏灿并没有松一口气,一张脸上已经满是凝重,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家伙强的有些离谱,刚才那一瞬间挣破自己法阵时,爆发出来的气势甚至让他有种心悸之感,哪怕是当初自己遇到那个龙一老道都没有过这种恐怖的压力。

    一股杀机笼罩向自己,紧接着就看到那破掉自己斩天诀的玉虚公子,浑身是血的漂浮在空中,宛若鬼厉一般可怖。

    “很好,很好!你居然让我动了杀机。”玉虚公子脸色阴冷冰寒,“能死在我的剑下,是你的荣幸,这是我入世以来,第一次动剑!”

    说着,玉虚公子一扬手中的那柄宽刃剑,满脸狰狞的向着苏灿扑来,没有花哨的剑招,没有凌厉的气势,就那样看似平淡无奇的向着自己刺来。

    明明看着平常无奇的一剑,却让苏灿浑身寒毛陡立,因为他发现这看似无奇的一剑,却滴水不漏,让自己看不到丝毫的破绽,甚至有种让自己退无可退之感。

    怎么可能?剑法怎么可能会没有破绽?

    苏灿一招手,三柄剑出现在身侧,紧接着飞速的击向了眼前这个玉虚公子的身体各处,攻其不得不守之处,可是任由他攻击对方身体的任何一处,对方的防御都滴水不漏。

    叮当轻响中,三剑被击退,而那宽刃剑从始至终好似没有改变痕迹一般,依旧平缓的向着自己刺来。

    苏灿一脸错愕,他的剑没动,可是如何挡下自己的攻击的?

    不对,他手中的剑动了,只是……对方攻击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自己肉眼也没有捕捉到对方宽刃剑的轨迹,所以好似那宽刃剑从始至终没有动一般,至始至终锁定自己。

    嗤!

    剑刃入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阵钻心的巨痛在胸膛蔓延开来,苏灿清醒过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刺在自己胸膛之上的那宽刃剑,看着刺目的鲜血从剑刃开血槽中涌出……

    见到这一幕,剑侍和焦小娇都是俏脸煞白,忍不住惊呼出声,两女紧张的就准备冲上来,却在这时只见苏灿伸手一把直接扣住了胸前的长剑。

    剑锋滑过五指,瞬间鲜血如注,不过却是挡住了长剑刺入胸膛之势。

    几乎同时,苏灿一声沉喝,另一只手已经戴上了拳套,毫无保留的一拳轰向对方。

    “没用的,在我面前,你所有的举动都只是无力的挣扎。”玉虚公子一脸的轻蔑,先前的一拳,自己只是随手为之,对方都落了弱势,现在就算是戴着一个铁拳,就以为可以抗衡自己?

    玉虚公子狞笑,沉声喝气,一拳比先前更加凌厉的迎向对方轰来的拳头的同时,握剑的手更紧了几分。

    他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剑刃滑过对方的五指骨节,发出刺耳的声响,看着那鲜血瞬间剑身以及指缝间涌出,玉虚公子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浓郁,眼中毫不掩饰的戏虐。

    此刻眼前这个家伙,在自己眼中就如同一头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自己宰割。

    你是阵纹师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不过很快,玉虚公子脸上的狞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错愕,因为就在双拳再次轰击在一起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对方拳头上涌来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

    咔嚓!

    骨头清脆的断裂声响起,玉虚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扭曲变形,甚至有森白的骨头从皮肉钻出,不过对方那拳势依旧不减的冲来,连带着自己扭曲的臂膀,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那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浑身骨头都要碎了一般,整个身子如同败絮一般踉跄飞退,人在半空,一口鲜血已经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