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自己人?
    苏灿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再次碰见这个玉虚公子,居然是在自己母亲的会客室。

    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灿目光扫向了颜如玉,难道是这个女人透漏了自己的身份?所以玉虚公子找到了自己的母亲,想要通过自己的亲人来要挟自己?

    不过见到自己目光投向她,颜如玉却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而也在这时,那玉虚公子已经轻笑着站起身来:“你就是苏灿?咱们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不识自家人。”

    “怎么?你们认识?”拉过苏小满,正在嘘寒问暖的苏明珠不由好奇的开口道。

    玉虚公子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微微点点头道:“自然认识,当时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是为兄的不对,那晚的事情,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听着玉虚公子的话,苏灿愈发疑惑的瞟一眼颜如玉,很显然这个女人没有透漏自己的身份给玉虚公子,这个玉虚公子在自己来这里之前,很显然也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不过这个家伙跟自己套近乎是几个意思?还满口为兄……

    这是分明在占自己的便宜!

    特别是看着对方那张满是虚伪笑容的脸,苏灿只感觉膈应的慌。

    苏灿眼睛微微瞟一眼对方那晚被自己轰断,此刻似乎看不出伤势来的胳膊,紧接着嘴角就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而后满脸‘热情’的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使劲儿的摇晃:“你看你,见外了不是?要说道歉,那也应该是我道歉,我这一不小心,把你胳膊给打断了……对了,你这胳膊好的怎么样?用不用我给你介绍医生?”

    “……”玉虚公子脸皮一抽,即便他城府深沉,听到苏灿的话也让他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滞。

    特别是眼前这个小子的手,看似关心自己,实则在暗下黑手,他虽然修为深厚,恢复力较之常人要快很多,但是毕竟才过去两三天,即便是他断骨接合,此刻已经能够感觉到钻心的巨痛一阵阵的袭来……

    看到这一幕,不待玉虚公子反应,他身后原本乖巧站立的丫鬟玉儿已经满脸怒容的踏前一步:“放肆,公子千金之躯,岂容你羞辱。”

    苏灿眼睛微微一眯,看向了满脸怒容的丫鬟玉儿,见到她手中并没有抱着那宽刃剑的剑鞘,不由好奇的眨眨眼睛道:“我的剑鞘呢?”

    原本满脸怒容的玉儿就化作了一脸的愕然,接着俏脸发黑,什么叫你的剑鞘?

    那分明是公子的剑鞘。

    一想到那剑鞘,她又是咬牙切齿,忍不住就想起了那把被眼前这家伙留下了的剑。

    一个剑客失了剑,已经算是奇耻大辱了,这混蛋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简直可恶。

    苏灿没有理会满脸怒容的玉儿,又将目光落向了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状态的颜如玉,一脸教诲的叹道:“你看看你,身为玉虚公子的暖床丫鬟,实在是不称职,你看看人家玉儿姑娘,还知道君忧臣辱,君辱臣死,你怎么一点儿为奴为婢的自觉?”

    颜如玉一听,不由瞪大了眼睛,自己又没惹这家伙,这家伙属疯狗的吧,为啥又把自己给扯上?

    特别是注意到玉虚公子和那个玉儿死丫头投过来的狐疑的眼神,更是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自己已经在努力的淡化自己的存在了,毕竟眼前这位苏家的大小姐跟她也算是半个姑嫂的关系,再次相见自己沦落到成为别人的暖床丫头,已经够羞耻了,结果这混蛋还要把自己拎出来数落……

    此刻会客厅气氛变的有几分怪异起来,苏灿和玉虚公子虽然依旧满脸笑容,可是双方话语里暗藏机锋,刀光剑影,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听得出来。

    苏明珠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虽然眼前来者让她沉寂了二十六年的心难以抑制的激动,但是一听两人之间有矛盾,无论是谁对谁错,她肯定站在自己儿子这边。

    不过听到自己儿子的话里意思,似乎是不小心把人家的胳膊给打断了……

    好吧,只要不是自己儿子吃亏,别人是断胳膊还是断腿,跟她有什么关系?

    而面对苏灿的言语暗损,玉虚公子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胳膊,皮笑肉不笑的道:“奴才还没有调/教好,让你见笑了。”

    说着,玉虚公子一顿,脸上的表情也是收敛了一分,沉声的道:“既然在这里碰见你,那么今天正好跟你要回我的剑,你不会不给吧?”

    “为什么要给?”苏灿不由瞪大了眼睛,一副看傻叉似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道,“我自己凭本事留下的东西,凭啥要还给你?对了,既然在这里碰见你,今天你好事做到底,留下剑鞘再走!”

    “……”玉虚公子脸上的表情终于全部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大家都是自己人,你是真的准备把事情做绝?”

    “自己人?”苏灿不由扭头看向了自己母亲,不明白这家伙口中的自己人是什么意思。

    苏明珠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声音幽幽的开口道:“是他……派来的人。”

    他?

    苏灿先是疑惑,接着脸色冷冽了下来……

    苏灿瞬间明白了自己母亲口中那个满是苦涩的‘他’指的是谁!

    十有**就是那个抛弃妻子的负心汉了。

    苏灿此刻不知道心中是何滋味儿,如果是跟苏明珠相认之前,他可以当对方不存在,但是从跟苏明珠相认以来,说实话,苏灿对于这个男人,苏灿有的只是不齿他的为人。

    一个男人抛下自己的妻儿,让自己的妻子未婚先孕,以至于成为了燕京城的笑柄,忍辱负重几十年。

    而且,听九灯和尚的意思,当初自己被抛在明珠的垃圾桶旁,是因为九灯被人追杀,这里面有没有那个渣男的手笔,不清楚,但是却造成了自己母亲骨肉分离二十五年。

    而现在,这个渣男居然又派一个小渣男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专程来恶心他们的吗?

    这一刻,苏灿脸上一丝笑容都欠奉,目光冰冷的盯着眼前这个玉虚公子,沉声喝气到:“滚。”

    玉虚公子表情一僵,一旁的玉儿再次怒目圆睁,只见这女人伸手一拂腰间,踉一声,一柄软剑抽出,指向苏灿:“你放肆,虽然你是门主公子,但是我家公子乃是我门少主,身份何其尊贵,岂容你以下犯上!”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