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0章 前因后果
    “认祖归宗?”苏灿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这几十年来,那些人干什么去了?你一直都在,也没见他们来找你,现在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让我认祖归宗了?”

    “事出无常必有妖,我看他们的目的恐怕不单纯。”一旁的苏山也接口道。

    苏灿点点头,而一旁的苏明珠张张嘴,最后却欲言又止,只是脸上更多了一丝落寞:“一切我儿说了算,妈都听你的。”

    苏明珠脸上的那丝落寞和哀怨并没有躲过苏灿的眼睛。

    苏灿虽然对玉虚门,以及那个什么门主父亲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会真的去争什么少门主之位,但是他还是好奇自己这个母亲当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想自己的母亲,当初也是风华绝代,名满燕京,而且出身燕京的苏家,好歹也是华夏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

    这样的身份,恐怕追求者都能够排到燕京五环外了,什么样的少年俊杰没有?为什么那么多追求者中,她却唯独选了一个抛弃妻子的负心汉,这眼光也太差劲儿了。

    而且自己跟她相认以来,在今天这玉虚公子出现之前,她绝口不提那个男人,哪怕是今天,她脸上除了落寞、怅然和幽怨,也没有怨恨之气。

    一个被抛弃了二十多年,守着活寡,而且跟自己的血肉离散二十多年的女人,为什么对那个抛弃妻子的那个男人没有怨恨?

    这明显就有些不合常理。

    不过苏灿很快就抛开了心中的好奇,她如果想说的话,自己即便不问,她自然会告诉自己。

    而她如果不想说,自己又何必提一嘴,让她又沉浸在伤心往事之中?

    现在,他最该关心的是那个玉虚公子此行的目的。

    今天,这主仆来到这里,想要自己认祖归宗,结果目的没有达成,苏灿不认为对方就会这么算了,迟早还是会找上门来。

    虽然他先前一副丝毫不将对方放在眼里的姿态,但是太祖都说过,要在战略上蔑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玉虚公子这对主仆,如果恢复伤势的话,苏灿还真不得不慎重对待,而且即便是搞定了玉虚公子,在玉虚公子背后还有那个自己从未听过的玉虚门。

    苏山口中,这是比隐世家族更加神秘的存在,苏灿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当初带走甄甜甜的那个神机门。

    当初那个神元子,同样臭屁的模样,当初苏灿就怀疑这神机门很有可能是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修真者的门派。

    那这玉虚门和神机门是不是同样级别的存在?

    想到当初在晋省时跟神元子的交手,苏灿心中一动,紧接着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此刻正在逗弄小满丫头的母亲:“他……姓龙?”

    原本正在陪自己孙女的苏明珠一愣,脸上也是一脸的惊讶紧张之色:“你怎么知道?”

    果然!

    苏灿脸上神色难看了几分,从那个神元子的口中得知,他跟他的师父是游历到了晋省,结果碰到了一个叫‘龙老鬼’的‘老朋友’,一路跟踪下去的时候,碰见了被绑架的甄甜甜。

    苏灿就一直怀疑,这龙老鬼很有可能就是那刺杀自己的石元轩幕后的主使,而现在从自己母亲的口中得知自己那个便宜老子同样姓龙。

    这其中意味着什么?

    就算那龙老鬼不是自己的那个便宜老子,也很可能是玉虚门中的人。

    玉虚门中居然有人想要自己死!

    而这个玉虚公子又想让自己认祖归宗……这就有些好玩了!

    苏灿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细思极恐,继续深思下去,苏灿想到了更多。

    比如从九灯和尚口中得知,还在襁褓中的自己当初被九灯和尚带着一路南下,结果遭受了一路的神秘势力的追杀,是不是也是这龙老鬼的手笔?

    见到苏灿眼中闪过的那丝冷冽寒光,苏明珠脸上泛起一丝激动之情来:“怎么了?是不是……除了今天这几人,之前也有人来找你了?”

    说着,苏明珠脸上难以抑制的开心,最后更是双眼都微微泛红的呢喃着道:“我就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管自己的孩子,无论怎么样你都是他的血脉,他怎么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失落在外!”

    “不忍心。”苏灿冷笑着道,“知道吗,当时一个叫‘龙老鬼’的家伙派人来刺杀我,让我差点儿死在晋省。”

    苏明珠脸上的激动在这一刻僵滞,紧接着瞪大了眼睛,脸上花容失色:“你说什么,你……说刺杀你!”

    虽然苏灿有些不忍心看着她幻想破灭,伤心难过,不过还是将晋省发生的那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知了自己母亲,在自己提到神元子口中的‘龙老鬼’时,苏灿在暗中偷偷的看着自己母亲的神色,发现她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变幻。

    很显然,她在之前也没有听过‘龙老鬼’这个名号。

    不过即便是这样,在听到苏灿的讲述完之后,苏明珠也是怒不可及的客厅里来回踱步:“岂有此理,简直欺人太甚,他们真当我们母子可欺不成,早知道是这样,刚才……就不该让那个小子全须全尾的离开,说什么认祖归宗,全都是谎言。”

    相比苏明珠的愤怒,苏灿反而神色平静,因为他从始至终就没有对这个玉虚门抱有什么幻想,最后反而是他在安抚自己母亲的怒火,直到最后看着时间不早,才告辞离开。

    苏灿刚离开了别墅大门,身后就传来略微急促的脚步声。

    苏灿扭头看着脚步有些匆匆的苏山,那张精致没有一丝瑕疵的脸蛋,不由轻轻一笑,对于她跟出来苏灿并没有丝毫意外。

    两人一前一后向着停车位走去,一路无话,直到看到苏灿准备上车,站在车旁边的苏山才犹豫着开口道:“其实……有可能事情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什么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苏灿先将小满送上车,才看着苏山笑着开口道。

    “比如……刺杀事件……或许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呢?”苏山贝齿微咬着红唇,轻声的道。

    苏灿听着她的话,脸上不由也多了一丝古怪之色来,接着嗤笑出声:“好似……你对这个玉虚门很熟悉的样子。”极品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